王中军又拿地了!华谊兄弟仍在发力文旅地产

凤凰网房产

发布时间: 07-0508:38北京凤凰天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官方帐号,财经领域创作者

来源: 乐居财经家居

眼看已经进入炎炎酷夏,但对王中军、王中磊两兄弟来说,他们的冬天都还未结束。

曾经在电影市场叱咤风云的华谊兄弟,连续三年亏损62亿。雪上加霜的是,今年上半年公司遭受一连串打击,新电影扑街,被强制执行,“大王”还被限高。在种种难关之下,王氏两兄弟对地产的热忱却未有丝毫减退。

6月23日晚,长清区海棠路3736号的华谊兄弟(济南)电影小镇灯火辉煌,济南相关部门的政要莅临,代表着仪式规格之高,“二当家”王中磊则带着旗下艺人现身站台。

两天后,华谊兄弟又在长沙土地市场上搞起了大动作。华谊兄弟(长沙)电影文化城有限公司(下称“华谊长沙”)以29096万元底价摘得长沙大王山一宗商业用地,折合楼面价1880元/㎡。

一边电影小镇开业,一边大手笔拿地,“自救”下的华谊兄弟依然在坚持做文旅地产。

实景娱乐

事实上,华谊长沙拿地的背后并不是华谊兄弟占主导地位。据乐居财经获悉,华谊长沙成立于2015年8月,注册资本3亿元,经营范围涉及电影放映、文化旅游产业投资与管理等。

在股权上,湖南弘愿文旅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弘愿文旅”)、华谊兄弟(天津)实景娱乐有限公司(下称“华谊实景”)、罗晓分别持有华谊长沙89%、10%、1%股权。

其中,弘愿文旅由罗晓、罗一维各持股99%、1%;华谊实景则是华谊兄弟(全称“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控股子公司,后者持有前者54%股权。不难看出,华谊兄弟只是参股华谊长沙,并未达到真正的控股。

而对于不久前开业的华谊兄弟(济南)电影小镇来说,情况同样如此。该项目投资方是华谊兄弟(济南)电影城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华谊济南”),成立于2017年1月,注册资本10亿元,经营范围涉及旅游开发项目策划咨询、园区管理服务等。

在公司股权层面,济南西城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华谊实景二者各持股90%、10%。其中,前者是济南国资委旗下济南城建集团全资子公司。

由此看来,华谊长沙、华谊济南,只是华谊兄弟以参股方式获取少量股权,但并未达到控股,却被冠以“华谊兄弟”名讳。

事实上,这并非是华谊兄弟在实操中的个案。在文旅地产“狂热”的时期,房企跨界玩起了主题乐园,如方特、万达主题乐园等。

作为中国文化产业界的“元老”,华谊兄弟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大好机遇。2012年5月,华谊兄弟与观澜湖地产在海口共同开发了第一个实景娱乐项目——海口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电影公社(下称“电影公社”)。自此,华谊兄弟也开启了地产征途。

2014年,在华谊成立20年庆典上,王中磊提出华谊兄弟要“去电影单一化”。冯小刚跟着起哄:“我决定不当导演了,跟着中军去搞房地产。”

也是从那时候起,华谊兄弟将旗下各子业务整合为影视娱乐、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互联网娱乐三大板块。如今,再增产业投资板块,成为四大投资板块。

其中,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就是依托“华谊兄弟”品牌价值及丰富的影视作品版权储备,优选核心区位,结合地方特色文化打造覆盖全国主要城市的影视文旅实景项目。

王中军不太喜欢把它称为“文旅地产”,更愿意称之为“实景娱乐”。他希望,能够注入华谊兄弟多年积累下来的影视资源和IP内容,把华谊打造成为中国首屈一指的“全娱乐创新工厂”,成为像迪士尼那样的影视娱乐帝国。

然而,由于具有投入高、培育周期长、资金回笼慢等普遍特性,实景娱乐项目面临着较大的收益风险。

华谊兄弟曾表示,在实景娱乐及品牌授权上主要走轻资产的模式,负责品牌授权和项目运营,土地设备等资产则来自合作方,营收来源于授权费和运营分成。

王中军早先透露,“我们是轻资产公司,核心业务还是电影,主题公园的模式还是以入干股、品牌授权为主,真正的操盘则是合作方公司。假如一个项目华谊兄弟有30%收益权,但真正投入的现金并没有这么多,是靠部分现金加部分知识产权入股。我们不是真的拿了大量的现金去做物业、买地,不是这个概念,而是以品牌核心为主,我们是靠知识产权来赚钱的。”

合纵连横

6年前,王中磊曾向外界描绘其蓝图:华谊的小镇,要用4到5年落地20个城市,每年为华谊贡献180亿美元收入。

然后,王氏兄弟南下海口北上承德,征战济南、西昌、南京、郑州、苏州、深圳……全国各地找项目。

至今,6年时间过去了。华谊兄弟在全国已开业的电影主题小镇有5家,扩张目标未达预期。除电影公社、济南电影小镇外,还有华谊兄弟电影世界(苏州)、华谊兄弟(长沙)电影小镇、建业华谊兄弟电影小镇。正在推进中的包括武汉卓尔华谊兄弟小镇、秦皇岛文旅项目。

年报数据显示,去年,华谊兄弟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营收约1.25亿元。反观近几年业绩也呈现出波动不定的情况。同期数据在2016年-2019年分别约是2.57亿元、2.58亿元、1.5亿元、0.35亿元。

反观在项目上,电影公社投资方“海南观澜湖华谊兄弟冯小刚文化旅游实业有限公司”,去年净利润亏损8755.77万元;同期,华谊兄弟电影世界(苏州)项目公司“华谊影城(苏州)有限公司”,净利润亏损9275.79亿元。

很显然,华谊兄弟高估了自己,或者低估了地产的难度,运营则是地产这行最大的门槛。

华谊兄弟电影主题小镇主要通过华谊实景牵线完成,华谊兄弟实景娱乐项目投资主要集中在其旗下。而去年这家企业净利润亏损达5558.6万元。

资料显示,华谊实景成立于2011年7月,注册资本3.76亿元,王中磊担任法人。在公司股权上,华谊兄弟、西藏景源企业管理、北京华信实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西藏兴仁投资、华金超越(北京)投资管理各持股54%、19.7143%、11.5657%、11.5%、3.22%。

目前,华谊实景对外投资版图达16家企业(3家已注销),包含武汉卓尔华谊兄弟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深圳华谊兄弟文化创意产业有限公司、凉山华谊兄弟电影小镇有限公司等。在其间,不少电影主题项目,华谊兄弟都有10%股权。

包含历史投资在内的4家企业,可以看出华谊兄弟的房企“朋友圈”颇为强大,出现卓尔、恒大、建业等知名房企。例如,武汉卓尔华谊兄弟是由北京卓尔基业投资有限公司、华谊实景各持股90%、10%。

2017年,华谊兄弟与恒大达成合作,双方计划未来合作开发100个小镇,投入金额达上千亿元。每个小镇项目华谊都将获得1亿元的品牌费用加10%的股份。

武汉恒晨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就是双方合作的结晶,该企业成立于2017年6月,注册资本1亿元,由恒大地产集团武汉有限公司、华谊实景各持股90%、10%。

除此之外,华谊实景还擅长于拉上国资合作。例如,凉山华谊兄弟电影小镇有限公司是由凉山州国资委旗下凉山州文旅投资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有54%股权,西昌市国资委下属企业西昌大通文化广电传媒有限公司持有36%股权,华谊实景持有剩余10%股权。

一方面,华谊实景拥有强大的房企、国资朋友圈;另一方面,它还拉上了金融界大佬平安。在华谊影城(苏州)有限公司的股权上,平安信托通过其下属公司文昊佳美(天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控制华谊影城(苏州)38.0893%股权,成为大股东。

亟待走出困境

一边是在电影小镇“致富梦”上越来越远,另一边是业绩巨亏三年阴影缠绕,恐被ST。

年报显示,2018年-2020年,华谊兄弟营收呈现逐年下降态势,分别为38.14亿元、22.44亿元、15亿元;同期净利润亏损分别为11.69亿元、39.78亿元及10.48亿元,三年巨亏近62亿,华谊深陷“资金短缺”困境。

今年4月,王中军曾被限制高消费。该限消令关联案件为谢国良与华谊影城(苏州)有限公司等相关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4月20日,华谊影城(苏州)有限公司等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均为235290元。

对于王中军收限制消费令一事,华谊兄弟曾回应表示,相关公司不存在有能力但拒不履行的情形,是由双方信息沟通不充分不及时而产生的误解。目前问题已消除。

短短一个月后,华谊兄弟(天津)投资有限公司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超3.04亿元,申请执行人是中国民生信托。乐居财经获悉,华谊兄弟(天津)投资由王中军、王中磊兄弟二人各持股70%、30%,属于兄弟二人个人投资。

事实上,近几年电影产业上游存在极大的不稳定性与风险性,内容产业的价值一直都难以量化,一旦大盘总体疲软或是出品的影片票房不佳,就可能直接导致公司业绩不稳。

而这些年华谊兄弟并未持续性产出票房叫好作品;2018年,《手机2》“阴阳合同”风波后,华谊兄弟更是一蹶不振;去年,新冠疫情更是让华谊兄弟及整个影视圈遭受沉重打击。这些都是致使华谊兄弟业绩走下坡路的原因。

对于华谊兄弟的资金困境,也并非空穴来风。两年前,面对资金压力,当时王中军不得不忍痛割爱,卖掉自己收藏的艺术品,解决公司资金的流动性问题。

“我最近卖掉了一批艺术品,我拿过来一些现金来解决自己的流动性问题,也没有什么不好。我不觉着我卖画丢人……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什么都可以卖掉,这个没有什么丢人的。”王中军曾坦言。

去年,王中军还将其持有的香港中半山富汇豪庭2座高层A、B室相连的房子,以2.2亿港元出售。

今年4月,华谊实景还撤出了对河南某个文旅项目投资;一周后,华谊实景撤出对南京华谊电影小镇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全部1%股权投资。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