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一遇“热穹顶”已致北美近600人死亡 彭博社硬扯中国

新浪财经

发布时间: 07-0220:29新浪财经官方账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来源:观察者网

原标题:千年一遇“热穹顶”已致北美近600人死亡 彭博社硬扯中国

近期,最令北美地区民众感到担忧的可能不再是“高烧不退”的新冠疫情,因为他们正经历一场真正的“高烧”。过去一周,一波极端高温天气炙烤着美国和加拿大多地,还形成了巨大的“热穹顶”,导致热浪无法消散。

在此期间,各地的历史最高气温纪录被接连打破,加拿大一地区甚至出现了近50摄氏度(49.5摄氏度)的高温。

糟糕的天气状况还导致美加两国部分地区的“意外死亡”案例激增数百个,至少已有578例,医学专家认为其中绝大部分都和超高气温的出现有关。

高温天严重威胁到了当地民众的生命和健康,部分医院的急救和就诊量激增,让医务人员想起了疫情初期的严重状况。此外,人们的日常生活也受到极大影响,用电难、出行难、避暑难、基础设施受损等问题接踵而至。

对于这波极端高温的出现,科学家和政府官员认为全球气候变化可能是重要原因,美国总统拜登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也持相同观点。许多气候专家都敦促必须关注气候危机,减少使用化石燃料和碳排放。

值得注意的是,在报道和分析近期高温气象时,美媒彭博社援引了一名气象学家的观点作出“分析”,却在标题上故意直接指向中国。

标题声称,是中国6月下旬的洪涝暴雨导致了北美形成“热穹顶”并持续高温,可内文里事实上却又提及了其他诸多因素。

《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最高温纪录不断被打破,逼近50摄氏度

据《华盛顿邮报》当地时间6月30日报道,过去的一周时间里,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美国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的气温均创下了历史纪录,“历史性的热浪”导致太平洋西北部地区的数百人死亡。

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利顿地区(Lytton),气温连续数日刷新历史最高纪录:6月27日46.6摄氏度、6月28日47.9摄氏度、6月29日更是飙升至49.5摄氏度。高温之下,

利顿村90%用地被林火吞噬,

用当地村长博尔德曼(Jan Polderman)的话讲,“整个村子都着了”。

面对如此极端高温,加拿大“环球新闻”(Global News)的首席气象学家安东尼·法内尔(Anthony Farnell)直言:“作为一个气象学家,这是我从没见过的情况。”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则形容,这一波高温天气是“前所未有”的,并警告称,这让人意识到必须解决气候危机了。

当地时间7月1日,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发生野火,升起滚滚浓烟。图自澎湃影像

同样,在美国西北部地区,也经历着高温天气。华盛顿州西雅图6月27日、28日分别创下104华氏度(40摄氏度)、108华氏度(42摄氏度)的高温;而俄勒冈州波特兰市则在6月26日、27日分别创下108华氏度(42摄氏度)和112华氏度(44摄氏度)的纪录后,气温继续飙升至116华氏度(46.6摄氏度)。

然而,可怕的高温还远远没有结束,华盛顿州东部一些内陆城市以及俄勒冈州的最高气温可能会达到115至120华氏度(46.1至48.9摄氏度)之间,爱达荷州和蒙大拿州本周晚些时候也会迎来创纪录的高温。

与此同时,美国东部的气温也在上升,在东海岸“交通大动脉”95号州际公路沿线主要城市,体感温度将达到100华氏度(37.8摄氏度)。

千年一遇的“热穹顶”,持续推高气温

更糟糕的是,据美媒报道,在这些高温地区的上空,还形成了一个所谓的“热穹顶”( heat dome),

它像一个罩子一样,完完全全盖住了这些地方,使得热空气被困在其中,热浪无法消散。

一些专家认为,正是“热穹顶”导致了多地连日高温。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就在报道中,用“千年一遇”(once-in-a-millennium)来形容目前的状况:“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现象比一千年才发生一次的事件还要罕见。也就是说,如果你在某个地方生活1000年,可能只会经历一次这样的‘热穹顶’。”

CBS报道截图

“热穹顶”,其实指的是天空中热高气压区域停滞不动,并像泵一样不断排斥冷空气,吸收热空气,使气温越升越高。

CBS分析称,任何热流都是由高度放大后的气流引起的,这些极端气流的扰动是大气自然运动的一部分,但伴随着波动性更强,弯曲度更大和缓慢移动的气流出现,会产生一种被称为“阻塞”(blocking)的现象。

这时,大气气流的波浪会被拉长,以至于发生断裂、静止和旋转的情况。这种情况下,太平洋西北部出现了“Ω块”(Omega Block),顾名思义,“Ω块”看起来形似希腊字母“Ω”,在其内部,热量聚集并加剧,这也就导致了高温不散。

CBS所标识的“Ω块”

北美高温期间气流走向图 图自《卫报》

数百人因高温死亡

医院疫情初期景象再现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首席法医官丽莎·拉普安特(Lisa Lapointe)告诉美联社记者,从上周五(6月25日)至本周三(6月30日),该省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已报告至少486例“突然和意外死亡”案例,这一数字比通常五天内全加拿大的死亡人数还要多出数百人。

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虽然现在断定这些死亡案例和高温有关还为时尚早,但据信,报告死亡人数的明显增多可能是因极端天气造成的。”

当地警方透露,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死亡案例中,有98例出现在温哥华市,三分之二的死者年龄在70岁及以上。英国广播公司(BBC)则报道称,温哥华市自6月25日以来,已有130多人突然死亡,当地政府指出,和太平洋西北部地区的许多房屋一样,由于没有空调,居民很容易受到高温天气的影响。

面对这种情况,温哥华的一名警官史蒂夫·艾迪森(SteveAddison)说:“我当了15年警官,在这么短时间内,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多突然死亡(的案子)。”

当地时间6月28日,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当地迎来高温,一名男子戏水消暑。图自澎湃影像

俄勒冈州法医办公室则表示,经初步调查显示,自6月25日以来,该州至今已有72人的死亡“可能与太平洋西北部的热浪有关”,其中至少有45人在该州最大的县——马尔特诺马县(Multnomah County)。

马尔特诺马县法医称,死者年龄在44岁至97岁之间,许多人有潜在健康问题,45人中暑死亡的数字,明显高于2017年至2019年期间的12人。

华盛顿州也报告,包括该州金县(King County)和斯诺霍米什县(Snohomish County)等地,至少已有20人死于高温天气,政府官员表示,这个数字预计还将会上升。

持续飙升的气温还影响了美国其他地区,比如在亚利桑那州,气温曾一度超过118华氏度(47.8摄氏度),当地数十人的死亡也被怀疑与极端高温有关。

《华盛顿邮报》称,高温天气导致数以千计的各地民众拨打紧急急救电话以及前往医院就诊,有医务人员还将当下的病人涌入现象和去年新冠疫情大流行初期的情况联系在了一起。

西雅图港景医疗中心(Harborview Medical Center)急症部主任史蒂夫·米切尔(Steve Mitchell)告诉《西雅图时报》:“这种感觉非常像疫情暴发初期所发生的事情,我们医院的呼吸机等基础设备用量已经遇到了困难。”

高温天,多地电力不足

道路受损,生活困难

连续高温除了给民众的生命健康构成威胁之外,还带来了许多生活上的极大不便。酷热之下,华盛顿州第二大城市斯波坎市(Spokane)的22万居民却不得不面对停电的情况。

据法新社6月30日报道,受高温天气影响,电力需求大增,令供电系统难以负荷。斯波坎市的最高温度达到了109华氏度(42.2摄氏度),这是该地区有史以来的最高温度。

当地电力公司“Avista”总裁兼CEO丹尼斯·维米利奥(Dennis Vermillion)说,近期公司不得不实施停电,因为“电力系统经历了一个新的需求高峰,高温造成的供电压力影响了系统,要求我们主动关闭一些客户的电源。这比预想的来得要快。”

另一边的美东地区,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也在推特上敦促市民节约用电,根据纽约市政府官方的通知,即便是高温天,市民也应该少用电,不然可能会面临被限电或断电的情况。

图自推特

美国网络杂志媒体“Slate”6月30日刊文称,为缓解高温对民众的影响,俄勒冈州的一些城镇放宽了对游泳馆、电影院和商场等公共场所的疫情限制措施,试图给公众提供可以集中避暑的场所。

当地时间6月28日,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当地空调数少,民众待在集中供冷中心避暑。图片来源:东方IC

可刚刚想到“好办法”,却又遇“拦路虎”。对于想要前往那些场所避暑的民众来说,还有其他的障碍:

高温导致一些地方的路面受损、变形弯曲,出门都成了问题;一些暴露在室外的电网线缆也被高温熔化,许多基础设施受损严重。

此外,还有一些群众抢订酒店“吹空调”,导致当地酒店宾馆房间的价格飙涨;另一些人选择自费买空调,许多电器商店排起了长队,公共部门也担心电网无力负担这么多空调运行。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2019年的美国住房调查数据,

华盛顿州西雅图市只有44%的家庭安装了空调,这一比例在全美前15大城市中是最低的。

众人再提“气候危机”,美媒又硬扯中国

对于出现这场高温天气的原因,外界都有不同的观点,除了有专家认为“热穹顶”的产生是一大原因之外,还有人认为干旱和全球气候变化是主要原因,特别是后者。

美国总统拜登30日就表示,是气候变化导致了高温,这还可能增加森林火灾的风险。白宫国家气候顾问吉娜·麦卡锡(Gina McCarthy)也赞同拜登的观点,她告诉美国有线电新闻网(CNN),这种极端天气可能成为一种“新常态”。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大气科学教授、《新气候战争》一书作者迈克尔·曼恩博士(Michael Mann)认为,情况可能比“新常态”更糟糕,只要人类继续使用化石燃料和碳排放导致地球变暖,未来还会有越来越多的极端高温、干旱、森林大火和洪水发生。

他表示,北极的急剧变暖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气候的稳定,现有的气候模型还是低估了气候变化对一些事件的实际影响,比如现在北美地区所出现的高温天气。

英国《卫报》援引英国政府前首席科学顾问大卫·金(Sir David King)的观点称,科学家们几十年来一直在警告极端天气的发生,现在能够采取行动的时间不多了。“没有任何地方是安全的,谁能预测到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气温会达到48、49摄氏度?”

《卫报》报道截图

就在极端天气发生后,大家都在寻找原因和对策之时,美媒彭博社的一篇报道中,竟然又在这一问题上硬扯上了中国,标题为——“热穹顶打破西北部高温纪录,这源自中国的降雨”。

彭博社报道截图

可是这篇文章的内文却提出了一种有别于标题的猜测性分析,是由于中国的暴雨、横跨北太平洋的暖流和急流交织汇聚,使得太平洋西北部出现了一股罕见的热浪,并创下了历史最高气温的纪录。

文中,耶鲁大学气候传播项目(Yale Climate Connections)的气象学家杰夫·马斯特斯(Jeff Masters)进一步分析称,6月23日中国各地的洪涝暴雨,导致了如今北美西北部的高温热浪天气,这给横穿北太平洋的急流注入了能量,使其比往常更强劲,引发了气候的连锁反应。

事实上,在分析这一气象科学问题时,尚无准确的定论,有关专家在分析时虽提及中国,但也谈到了其他诸多因素的存在。而彭博社在最吸引人注意的标题处,不提其他因素,只谈中国,明显暴露出了想要营造中国是“问题源头”的意图。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