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力保留科技“火种” 让国产DRAM芯片产业迎来曙光——访西安紫光国芯半导体有限公司总裁任奇伟

中国日报网

2021-06-28 09:28中国日报网官方帐号
关注

2020年5月,多款搭载长鑫存储DRAM芯片的内存条上市,成功打破国外三大厂商的长期垄断;此后不久,世界首款基于紫光国芯异质集成嵌入式DRAM(SeDRAM)技术的超高带宽、超低功耗的数据分析芯片成功量产上市……一时间,国人仿佛在国外垄断的阴云中,看到了国产DRAM芯片带来的曙光。

这一系列重大突破,让紫光国芯总裁任奇伟感到无比激动和欣慰。多年前,他在风云诡谲的国际半导体行业剧变之中奋力保留下来的“火种”,正呈星火燎原之势,推动我国在DRAM芯片领域不断取得突破。

任奇伟是西安紫光国芯半导体有限公司总裁,早年就读于清华大学,先后取得学士、硕士学位,后赴荷兰代尔夫特大学深造,获博士学位。学成后,任奇伟长期从事DRAM及其它存储器产品研发,曾在风云诡谲的国际半导体行业剧变之中,为我国保留了一支具有世界水平的DRAM芯片研发设计团队及大量技术资料,有力推动了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西安高新区是任奇伟归国后创业生涯开始的地方,但他的贡献早已溢出西安高新区,奉献于整个行业乃至国家。

2006年,任奇伟告别供职多年的荷兰飞利浦公司,举家回国,落户西安。当时,奇梦达科技(西安)有限公司刚从德国英飞凌拆分成立,任奇伟入职该公司,负责DRAM存储器产品设计。

作为奇梦达最重要的研发中心之一,奇梦达科技(西安)有限公司拥有一支50人规模、具有世界水平的研发团队,独立负责消费类存储器的全过程设计研发。在任奇伟的参与带领下,该中心曾成功设计开发出多款存储器产品,在全球实现大宗量产销售,尤其在2007年基于70纳米工艺开发设计的2Gb DDR2产品,是当时世界上单片容量最大的存储器。

不料,国际市场的激烈竞争及全球经济危机的席卷蔓延,让奇梦达这个当时全球第二大存储芯片公司仅仅存活了三年。2009年,奇梦达宣布破产,奇梦达科技(西安)有限公司开始解散清算。

作为一名长期从事存储器行业的专业人员,任奇伟深知,保住这支研发团队对中国存储器的发展意义重大。“DRAM芯片的核心技术一直被少数国外厂商垄断,当时,留住这支具有国际先进存储器研发积累的核心团队,是我最大的心愿。”任奇伟说。

为此,任奇伟积极斡旋于政府、国内企业及奇梦达总部之间,最终促成了浪潮集团山东华芯对奇梦达科技(西安)有限公司的收购、改制与重建,任奇伟本人也注册公司,共担风险共同投资参与收购,西安华芯半导体有限公司由此诞生。

这次收购是在当时金融危机背景下,中国为数不多的几宗高科技收购的成功案例之一。此次收购使得中国短期内掌握了世界先进水平的半导体存储研发技术,以及一流的产品设计、测试与研发的软硬件设施平台。

2015年,西安华芯半导体被紫光集团收购,西安华芯半导体有限公司更名为紫光国芯。在紫光“芯云战略”布局中,任奇伟带领的西安团队成为紫光大存储战略中的重要一环。

2020年,由紫光国芯历时七年自主研发设计的异质集成嵌入式DRAM(SeDRAM)技术终于取得成功,基于此技术的超高带宽、超低功耗的数据分析芯片产品成功量产上市。这是世界首款基于此技术实现量产的产品,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任奇伟说:“这项技术充分发挥了公司在DRAM存储器和先进ASIC芯片产品设计两方面技术的长期积累和综合优势,也是国内科技创新能力的生动表现。”

如今,中国存储产业推进如火如荼,创新成果接连出现,发展瓶颈不断突破,任奇伟贡献突出。从出国到归国,从奇梦达到华芯再到紫光国芯,十多年来,任奇伟以满腔的爱国热情、坚毅的品性、过人的胆识和一流的专业水平,用一名科研工作者的无声行动,在国外垄断的巨幕上撕开了一道口子,让国产存储器发展迎来曙光。

面对收获,任奇伟不忘“大后方”给予自己的强力支持。“西安高新区在电子信息产业领域的雄厚基础,以及‘亲商助企’各部门对企业快速高效专业的支持服务,为企业开展技术创新营造了良好的环境。”任奇伟说,“今年是西安高新区而立之年,我衷心祝愿高新区奋勇争先再创辉煌,为西安加快建设国家中心城市提供强力支撑,早日发展成为世界领先的硬科技开发高地!”

(中国日报陕西记者站)

来源:中国日报网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