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长期存款利率一夜之间下调?并非降息来了,而是定价机制变了

新京报

发布时间: 06-2210:59新京报社官方帐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昨天认购20万以上三年期大额存单,利率还是3.99%,今天就降成3.55%了。”6月21日,一家股份行理财经理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存款利率要降”、“大额存单遭抢购”等消息不胫而走,还有流传版本简称为“降息”,但这一说法其实有误。6月21日,尘埃落定,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揭开长期存款利率下降的答案: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确定方式有所调整。

总体看,定价机制的变化主要有两点,一是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由存款基准利率一定倍数改为加点;二是短端利率的上限有所上升,一年以上的长端利率自律上限有所下降。

为何要这样调整?受访人士表示,按照之前的定价机制,远期利率水平会明显偏高,比如三年期的定期存款利率高到4%以上,抑制了中长期投资,而三个月定期存款利率却可能低到1.5%左右。定价机制调整后可以缩小长短期存款的利差,也对抑制短期通胀有利。

一夜之间,银行一年期以上定期存款、大额存单利率普遍下调

上周末,“存款利率要降”、“大额存单遭抢购”等消息在业内流传,有银行理财经理在朋友圈发出“大额存单欲购从速”的消息。在记者6月21日的走访中,一家股份制银行理财经理也证实,有用户上周五新开的卡,听到消息后,在周末迅速转了50万现金进来,用于认购大额存单。

一日之差,利率差了多少?该理财经理告诉记者,“以三年期大额存单为例,上周日(6月20日)认购20万以上,利率还是3.99%,今天(6月21日)就降为3.55%了。两年期大额存单利率则从3.15%降到2.9%。”

有地方行和国有行的理财经理也对记者确认,自6月21日起,一年期以上定期存款、大额存单利率普遍下调。“比如三年定期、认购超1万元的话,昨天买利率是3.85%,今天买就是3.25%了。认购不足1万元,利率不上浮,执行基准利率2.75%。”一位国有银行理财经理介绍。

一位地方行理财经理称,该行大额存单固定在每月1日、15日发行,下一期要等到7月。不过当日定期存款利率已经调整,一年定存利率为2.25%,两年定存为2.9%,均比前一日有所下降。

与此同时,一年期以内的短期定存利率却有所上升。如前述国有行6月20日6个月定存利率为1.755%,6月21日升为1.8%;3个月定存利率6月20日为1.485%,6月21日升至1.6%。

调整背后:定价机制改变

此前有“坏银行”抬高利率扰乱市场竞争

“是不是降息来了?”看到部分存款产品利率下降的消息,很多人感到糊涂。

实际并非如此。6月21日,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揭开长期存款利率下降的答案: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确定方式有所调整。

根据公告,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确定方式,将原由存款基准利率一定倍数形成的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改为在存款基准利率基础上加上一定基点确定。另一个变化在于,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有升有降”,半年及以内的短端定期存款和大额存单利率的自律上限有所上升,一年以上的长端利率自律上限有所下降。

为何要做出这样的调整?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在公告中指出了一种“坏银行”的做法。按照存款基准利率倍数确定的利率上限,存在明显杠杆效应。由于长期存款基准利率较高,执行利率也明显偏高,扭曲了存款的期限结构。

“特别是个别金融机构利用长期存款利率较高的问题,通过多种不规范的所谓‘创新’产品吸收长期存款。其他银行为稳定存款来源,被动抬高存款利率揽储,推升整体负债成本,出现了存款市场由坏银行定价的问题,不利于存款市场有序竞争。”公告称。

招商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廖志明向贝壳财经记者进一步举例称,之前三年期的定期存款利率上浮后能达到4.1%左右,但三个月的定期存款利率很低,可能仅有1.4%-1.5%,那么存三个月的定期甚至一年定期,都不如买利率更高、流动性相对更佳的货币基金,导致大家存短期定期的意愿低。此次定价机制调整可以缩小长短期存款的利差。

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也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之前存在远期利率水平倍数过高的问题,会抑制中长期投资。此次调整会带来短期利率一定程度的上升,对抑制短期通胀有利,也能避免资金过度涌入短期理财市场,导致存贷款结构不合理的现象。

王红英认为,长期看,由于利率压低,会使得大量资金增加社会融资整体规模。“从这个角度,对权益类资产,如股市、企业股权投资市场的改善等都会有积极作用。”他进一步称,由于政策是对所有金融机构实行统一标准,所以从政策角度来说,不会加大银行间异常的竞争揽储力度。

那么,定价机制改变对普通消费者有何影响?公告表示,各金融机构仍可在自律上限之内,与存款人自主协商确定存款实际执行利率,存款实际执行利率并不一定会有大的变化。目前,各金融机构存款利率定价总体平稳,有关调整正有序推进。

“新方案实施后,金融机构无需大幅调整所有期限的存款利率,而且一年以上的存款占比也较小,总体看对金融机构和存款人的影响都不大。”公告称,长短期存款利率之间的利差将有所缩窄,有利于引导银行存款回归合理的期限结构。此外,新方案同步调整了中小银行和国有银行的存款利率自律上限,二者之间仍存在合理利差,有利于维持目前相对均衡的市场竞争环境。

存款利率是利率体系“压舱石”,目前全面降息可能性不大

事实上,去年疫情暴发初期,央行多次下调贷款利率水平,市场上就曾出现过同步降低存款基准利率给银行“减负”的猜测,银行也自主下调过大额存单等存款产品利率。

例如2019年还有银行3年期大额存单收益率达4.125%(即在3年期定存基准利率2.75%基础上上浮50%),去年下降到3.85%(在基准利率上上浮40%)。彼时多位银行理财经理解释称,一是因为降准,银行资金充足;二是央行采取多种措施引导贷款利率逐渐下行,甚至有的存贷款利率出现“倒挂”,为防止资金套利,加上银行为了降低负债成本,存款利率走低。

对于市场上出现的降低存款基准利率的声音,在去年4月召开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央行副行长刘国强明确,存款利率跟普通老百姓关系更加直接,要充分评估并考虑老百姓的感受。央行官网显示,上一次存款基准利率调整还是在2015年10月。

刘国强表示,存款利率是利率体系里的“压舱石”,所以实行起来要考虑得更多。除了百姓感受,还要考虑比如物价情况、经济增长,内外平衡因素等。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程维妙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付春愔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