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无税」强农富农,真金白银惠农民

北京日报客户端

2021-06-18 10:44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关注

【历史瞬间】

皇粮国税 成为历史

我国税制的变迁始终呼应着百姓的冷暖,也见证着国家的进步。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税制改革也以攻坚之势不断向纵深挺进。

2005年12月29日,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9次会议决定,《农业税条例》自2006年1月1日起废止。至此,在中华大地已存续至少2600年的农业税与广大农户全面告别,农业税也走进了历史的博物馆。

免除农业税的惠农政策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这让9亿中国农民彻底告别了缴纳农业税。在中国税收历史上,取消农业税是最具里程碑意义的改革之一,它进一步调动了广大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也为新农村建设奠定了稳固的根基。

“全面取消农业税”纪念邮票

强农富农

真金白银惠农民

北京税务博物馆里,一张张照片和税票记录着农业税曾经的时光。“这个‘税’字左边为‘禾’,右边为‘兑’,喻示着税收最早正是起源于农业,农业税的雏形就是缴粮,这才有了‘皇粮国税’与‘田赋’的说法。”石景山区税务局副局长、原北京市地税局农税处副处级调研员徐慧卿向记者娓娓道来。

望着展柜内字迹斑驳的《农业税通知书》,朱印渐褪的《农业特产税完税证》,还有当年自己每年必见的“老熟人”——《农业税秋征工作手册》,徐慧卿的思绪又回到了三十多年前。

“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农民负担问题逐步突出,引起了中央高度重视。”徐慧卿回忆说。从1990年到1999年,中央着重解决国家税收之外对农民的各种收费、罚款和摊派问题。2004年,国务院开始实行减征或部分免征农业税的惠农政策。

最终取消农业税这一壮举,不仅给亿万农民带来了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利益,也给进一步解放农村生产力带来更深刻影响。

农业税改革提上日程

1989年,23岁的徐慧卿来到北京市财政局农业财务管理处的农税组工作。虽然因为工作性质在机关待的时间多,但徐慧卿有机会总愿意走进基层与农户和基层干部多聊聊。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长期是一个农业大国,在我国税收体系的初步建立过程中,以及新中国成立初期恢复生产和开展建设过程中,农业税都曾提供了有力的支持和保障。”徐慧卿说。

徐慧卿向记者打开了话匣子:“但农业生产往往靠天吃饭,一场大风袭来玉米可能就会大面积倒伏,一阵冰雹过后葡萄园也许就颗粒无收,至于病虫害问题同样严重,而且几乎年年或多或少都会遇到。种种不利因素的影响,使得国内农民收入的波动性不小,农业税对一些农民来说,确确实实存在着一定负担问题。”

“从早期的乡财政所干部,到后来的地税所干部,以前常要跑到各家各户征公粮、收农税,干部们要跑断腿磨破嘴皮,农户中也有人愁眉苦脸。”徐慧卿回忆,不要说农民有时因为收成不好会拖欠农业税,就连一些国营渔场、果园受到天气和病虫害影响后,在缴纳农业特产税时也偶尔“囊中羞涩”,无奈拖欠。

“一些基层干部也曾向市财政局和市地税局反映,农业税征收总额相对较小,但征收成本巨大,总感觉这一税种有改革的必要。”徐慧卿对记者说。

在上个世纪,我国部分农民的税费负担依然较重,有时甚至会影响到农户的生产和生活。在进入新世纪后,我国经济结构发生重大变化,农业在国民经济中的生产环节不断下降,取消农业税为农民减负也得已迅速提上日程。

生产环节免税反哺农户

绿色的稻田、蓝色的天空,还有一个硕大的“税”字,指着北京税务博物馆内国家邮政局发行的“全面取消农业税”纪念邮票,徐慧卿告诉记者,这是农业税这个古老税种的告别纪念。事实上,种地免田赋是中国农户的千年企盼。

“取消农业税就是要直接为农民增收。”徐慧卿说。在她看来,取消农业税是一系列多予、少取、放活政策措施的开端,这使得农民可以更好地休养生息。在2003年底前,这项关系到北京300多万农民福祉的政策已酝酿成型。

作为2004年北京市政府为市民办理的实事之一,北京市从当年元旦起正式取消农业税,300多万农民也提前享受到了生产环节的“零赋税”。对此,徐慧卿至今仍难以抑制激动的心情,她说:“至此,本市对农村实现了由‘取’向‘予’的重大转变,也按下了农业发展的‘快进键’。”

“现在政府不仅不收农业税,农业补贴和税收优惠也越来越多。”曾从事15年农业税工作的徐慧卿,说起从缴纳农业税到取消农业税,再到政府不断出台各种农业扶持政策的巨大变化,总是感慨不已。

通过取消农业税给农民带来的“真金白银”实惠还不止于此。2004年3月,北京市地税局宣布,对北京农民所欠的农业税,地税部门不再进行追缴,减税红利进一步得以释放。

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

千钧将一羽,轻重在平衡。“减税是古今不少纳税人的共同愿望,也是历史上通行的惠民政策和做法。”徐慧卿说,“但彻底取消农业税的壮举,在中华文明的历史长河中,直到新中国才得以实现。”

中华民族历来憧憬“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美好世界,面对农民与农业发展的迫切需求,免除农业税也开启了新农村建设的美丽篇章。

徐慧卿发现,取消农业税的效果可谓立竿见影。“在走基层的时候我跟当时密云雾灵山林场会计孙启君沟通过,以往每年为了缴纳农林特产税,他们都要砍伐四百来棵树卖木材创收。”徐慧卿动容地说,“自从免除农业税,他们彻底卸掉担子,再也不用伐木,伐木工都转行当了护林员,果树越种越多,林地覆盖面积越来越大,绿水青山真正变成了金山银山。”

“取消农业税后我还是经常会去郊区逛逛,眼看着餐馆也开起来了,农家乐越来越多,京郊的土特产收成不错还卖到了网上,我再次深深感到了税费改革的必要性,也看到了农民们真切享受到了税改红利。”徐慧卿兴奋地说。

随着农业税取消,北京新农村发展不断提速,硬件基础设施变好了,公共服务水平也不断提高。1980年,本市农村居民人居消费支出仅为253元,2017年这一数字已达到18810元,足足是1980年的74倍多。更有统计显示,2006年取消农业税后,我国农民人均减负额已经超过了百元大关。

2018年10月18日,农机在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赣马镇的稻田里收割水稻。

【记者手记】

掀开税改新篇章

北京市取消农业税这份“大礼包”,当年给农民带来的影响立竿见影。当时曾有统计显示,按北京每名农民平均缴纳的农业税金额来粗略计算,对于当时京城这300多万农民来说,意味着他们什么都不干,每年就能先“挣回”了8000余万元。

全国层面的统计进一步揭示,免征农业税、取消烟叶外的农业特产税可减轻农民负担500亿元左右,这让国内的亿万农民直接受益。眼下,各项税收优惠正助力乡村经济在神州大地迅猛发展,农民在致富路上也更有奔头。

取消农业税对于中国亿万农民来说,无疑是件天大的事情,而对中国税制改革而言,这也开启了我国减税降费的新篇章。

自2006年取消农业税后,我国税收改革也加速驶入快车道。近年来,我国个人所得税免征额相继由1600元提升至2000元,随后又上调至3500元,最近一次则是上调至5000元,六项专项附加扣除等优惠政策也随之配套推出。此外,伴随着营业税被取消,以及深化增值税改革等一系列优惠举措接连登场,“真金白银”的实惠带来了个人致富与市场繁荣的新局面。

在我国税收征管改革的征程上,始终以人民为中心的密钥,正保障着中国之治的税收实践顺利前行。站在“十四五”开局的新起点,税收在促进国民经济发展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我国的税收改革之路也将愈走愈宽。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