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和快手的对手可能来自另一个宇宙

盒饭财经

发布时间: 06-1710:09鲲鹏计划获奖作者

作者 / 谭丽平

来源 /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当抖音和快手用短视频的方式,成为新一代流量黑洞,并重新定义电商与社交时,它们要警惕,看不见的对手可能来自另一个宇宙。

在大海上体验冲浪,在金字塔上体验滑雪,在珠穆朗玛峰上和“蝙蝠侠”一起爬山,在娱乐城尽情的豪赌,而你,甚至可以变换外形、性别、物种,包括任何动漫、电影、游戏形象,总之没有你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

如果有这样一个“世界”,你想去吗?

它如同科幻电影《头号玩家》中的一个虚拟世界“绿洲”。“在这里,唯一限制你的,是你自己的想象力”这是电影中的一句经典台词,也描绘了绿洲世界的终极形态。不仅能为玩家提供感官体验,本身还具备完整社会形态、商业准则,数字内容和物品都可以买卖。

如今,人们也正想要打造一个现实版的“绿洲”——“元宇宙”。人们畅想,在未来的互联网世界中,会拥有虚拟形象,能够在虚拟世界中拥有和现实世界一样的“人生”,生活、社交、工作、娱乐。

2021年3月,一家名为Roblox的游戏公司,第一次把元宇宙这一概念写入招股书,并成功以近300亿美元上市,元宇宙瞬即成为了游戏行业、投资圈甚至其他行业的当红“新”概念。

各大公司纷纷入场。腾讯投资了Roblox并独家代理Roblox中国区产品发行,字节跳动以近1亿元投资了“中国版Roblox”代码乾坤,美国游戏开发商Epic获得10亿美元融资,宣布用户开发元宇宙业务,天美也将开发一款游戏大作,对标《头号玩家》中的虚拟世界“绿洲”。

媒体科普、资本疯狂入场、争抢中国版Roblox、VR/AR重放光彩,只要与元宇宙概念贴上边,就像坐上火箭,关注度空前。

目前“绿洲”是数字化影像塑造的世界,现实世界中的元宇宙也始终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没有确切的定义。参与者都在盲人摸象。有人摸到了大象的尾巴,有人摸到了大象的腿,有人蹭过去摸到了大象身边的大树,假装是大象腿。

不过,它并非只是一个看似性感的概念,或对《我的世界》之类的旧瓶装新酒。它的意义,也不仅是游戏领域的新革命,也可能成为新一代人的社交或电商工具。这是一个自己也不知道会发育成什么样子的宇宙生态。

01 蹭上元宇宙的快车

2020年4月,正值疫情期间,举办一场全球演唱会已经成为一种奢望。但美国歌手Travis Scott却实现了。

在Epic Game旗下的游戏《堡垒之夜》中,Travis举办了一场线上虚拟演唱会。尽管这场演唱会总共只持续了10分钟,却吸引了超过1200万名玩家参加,达到了线下场景不可能实现的规模。Travis还把玩家带到了深海、太空中,让玩家体验来自虚拟世界的奇幻感受。

这只是元宇宙的一个小小切口,商业价值却已经体现。

元宇宙,一个诞生于1992年,大火于2021年的概念。

29年前,美国的著名科幻小说家尼奥·斯蒂文森(Neal Stephenson)在自己的作品中畅想未来时,描绘了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网络世界——元界(Metaverse)。在斯蒂文森笔下,所有的现实世界中的人在元界中都有一个网络分身(Avatar),元界是实现虚拟现实后的下一个阶段的互联网的新形态。

29年后,Roblox第一次将元宇宙(Metaverse)写进IPO招股书。

其中写道:“有些人将我们的类别称为‘Metaverse’,该术语通常用于描述虚拟世界中持久的、共享的3D虚拟空间的概念。30多年前未来学家和科幻小说作者已经描绘了一个有关Metaverse的想法。随着功能越来越强大的计算设备、云计算和高带宽互联网连接的出现,Metaverse的概念正在逐渐成为现实。”

Roblox是一款兼容了虚拟世界、休闲游戏和自建内容的沙盒类游戏,游戏中的大多数作品都是用户自行建立的。到底是谁第一个把Roblox和元宇宙联系在一起,已经无从查证。但可以看到,头顶“元宇宙第一股”上市后,Roblox就获得300亿美元市值,三个月过去,如今Roblox市值已经涨至500亿美元。尽管Roblox已经连续13个季度亏损,却挡不住元宇宙带来的“未来感”。

资本圈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热闹,犹如暗夜中出现了一颗明亮的星星,进入元宇宙,已经成为投资人和游戏圈的执念。

一批游戏开发商火速入场。游戏开发商Epic完成一轮10亿美元的融资,主要用来布局元宇宙领域,目前公司估值287亿美元;以创造一个全年龄段的虚拟世界为终极目标的“MetaApp”,于今年3月宣布完成1亿美元C轮融资,也是国内该行业内最大的单笔融资;字节跳动以近1亿元投资了“中国版Roblox”代码乾坤;天美也将开发一款游戏大作,对标《头号玩家》中的虚拟世界“绿洲”……

在目前所有数字化的形式中,游戏是最易接近元宇宙的交互形式,但元宇宙是包容万象的生态。一些社交、视频会议等平台也计划“蹭”上元宇宙的概念。

今年3月,虚拟办公平台“Gather”获得红杉资本数百万美元投资,“Gather”已经将其服务拓展到校园、婚礼、聚会等场景。

5月11日,中国语音社交软件Soul递交招股书,正式打上“社交元宇宙”的标签,Soul在招股书中表示,其任务是建立一个“灵魂”的社交宇宙。如果Soul能成功上市,那就标志着其将成为社交元宇宙第一股。

类似的社区社交、虚拟偶像、AI视觉技术等领域,与元宇宙相关的公司也先后拿到了融资。例如游戏AI公司“超参数”获得五源资本和高榕资本的3000万美元A+轮融资;虚拟偶像企业“万像文化”完成数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

作为元宇宙落地的技术支撑,硬件、VR/AR、游戏引擎、AI内容生产等领域也被盯上。

比如VR/AR领域,爱奇艺VR完成数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NOLO VR完成2000万美元B轮融资;欢创科技完成8000万元人民币B轮融资;玩美移动完成5000万美元C轮融资。

诸如Facebook、微软、英伟达、腾讯等大厂也在从硬件、游戏引擎、游戏开发等方面入局元宇宙概念。

总结起来,主要有三类“元宇宙”领域公司较受资本青睐:第一类是类似Roblox的公司,涉及教育、游戏和沙盒;第二类是VR/AR类的公司;第三类是“为这件事情服务的公司”,例如底层游戏引擎、AI内容生产等。

值得一提的是,还有部分看上去不那么“元宇宙”的企业也盖上了帽子。

比如,在一篇文章中,语音社交平台荔枝,也被认为吃到了Roblox概念股红利——Roblox上市当天,热门中概股多数收跌,但荔枝股价逆势上涨15.5%,当日收盘价为7.90美元。此后几天,荔枝再次上涨。文章称,荔枝股价连续上涨,有两方面原因。其中之一是荔枝旗下面对海外市场的音频社交软件“Tiya”,与Roblox用户高度重合,同时Tiya还是Roblox众多场景中的高频社交工具。

Roblox带起了一场元宇宙概念的狂欢。

02 如何定义元宇宙

如此多公司入场,到底谁才算做真正的元宇宙?

首先我们要弄清楚影响元宇宙的关键因素。

“千万不要对任何无法用蜡笔将公司业务描述清楚的股票进行投资。”投资界的传奇人物彼得林奇有这样一条投资规则。相较之下,与元宇宙相关公司受到热捧,似乎有些许违和感。因为没有人能给出“元宇宙”确切的定义——元宇宙始终只是一个概念。

Roblox CEO Baszucki认为,元宇宙有八大特征,分别是: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时随地、经济系统和文明。

著名分析师Matthew Ball则认为,元宇宙应具有以下六个特征:永续性、实时性、无准入限制、经济功能、可连接性、可创造性。元宇宙不等同于“虚拟空间”“虚拟经济”,或仅仅是一种游戏亦或UGC平台。在元宇宙里将有一个始终在线的实时世界,有无限量的人们可以同时参与其中。它将有完整运行的经济、跨越实体和数字世界。

Epic Game CEO Tim Sweeney认为,这将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参与式媒介,带有公平的经济系统,所有创作者都可以参与、赚钱并获得奖励。

腾讯CEO马化腾也在提及类似的概念“全真互联网”时提到,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的大门已经打开,无论是从虚到实,还是由实入虚,都在致力于帮助用户实现更真实的体验。

总结看来,元宇宙将会是一个始终在线的虚拟世界,有无限量的人们可以同时参与其中,也有一个完整的经济系统在不间断运行,并且可以跨越真实世界和数字世界,不同的个人、企业可以在其中产生内容,使这个世界越来越繁荣。

同时,业界也有许多共识:元宇宙不会一夜之间出现,也不会有一家公司能够垄断式的打造或运行。就如同真实世界,将由许多个人、公司、组织共同实现,也会有非常多的工具、基础设施、协议来支持它的运行。

想象一下,未来的某一天,我们在元宇宙的世界里,白天去工作区域和同事一起工作,累了就到游戏区放松一下,偶尔看了一场NBA,周末有空了再去参加一场全球演唱会,或看看画展买买数字艺术收藏品。工作、生活所需可以足不出户就在元宇宙里完成,我们看视频不再会去爱奇艺、抖音、快手,元宇宙里遍地都是电影院,也不用去淘宝、京东上挑选服饰,元宇宙里有更真实、多元的体验与服务。

可想而知,如果元宇宙真的成型,内容创建、分发与消费、身份验证、支付流程、广告等都将重构。

在此背景之下,几个关键影响因素就显得尤为重要:虚拟身份与资产、用户创造、经济体系、沉浸感、社交性。

以社交属性为例,显示中,人类是社交动物,作为现实世界的替代品,元宇宙也必须是以社交为核心功能。

Baszucki说,“人们可以做一切事情,从玩传统游戏,到只是一起闲逛和聚在一起的社交体验,无论是在餐馆工作还是躲开龙卷风。在这个非常困难的时期,我们已经看到很多人用《Roblox》作为保持联系的一种方式,无论是尝试办生日派对,还是高中毕业典礼”。

03 谁在蹭热度

基于上述因素,我们可以看到,为什么Roblox是最接近元宇宙的形态,以及为什么有人蹭上元宇宙后被质疑。

事实上,Roblox不是一款游戏,而是一款多人在线的游戏创作平台,其中兼容虚拟世界、休闲游戏和自建内容。游戏中的大多数作品都是用户自行建立的。有专门面向开发者的应用Roblox Studio,让创建者可以直接开发,且采用“乐高式封装”,降低了编程门槛,还会举办开发者大赛,吸引创作者加入。此外,Roblox上的玩家有独立的身份,也有虚拟货币Robux,可与实际的货币实现双向互换。

玩家可以自己开发产生内容、兼容多人在线、有独立身份、有经济体系,构成“元宇宙”的一些基本元素都有,可以说,Roblox的模式已经有了元宇宙的许多关键性因素,也因此被认为是初具元宇宙的雏形。

不过,现阶段的Roblox并没能脱离游戏平台的范畴,Roblox目前更像一个巨型游戏UGC内容平台。距离人们可以在数字化的虚拟世界娱乐、消费生活甚至工作的畅想还差很远。

走向真正意义上的元宇宙过程中,Roblox才刚迈出去一步。即使这一步中,尚还有许多需要磨合的地方,比如沉浸感。要让更多的人参与,就很难保持制作标准,Roblox牺牲一定的沉浸感,换取开放性,也因此许多人上手会觉得有一股“像素风”。目前,Roblox的主要用户是儿童,他们对画面质量的要求没那么高,这一问题也不算突出,但若要设计面向成年人的元宇宙平台,就必须考虑到画面质量上升所造成的成本提高,以及对开放性的破坏。

照此看来,那声称要打造社交元宇宙第一股的soul,算是元宇宙吗?

需要注意的是,元宇宙是一个发展的概念,在现阶段也会受到目前想象与实践的限制。

Soul是一款兴趣社交软件,从元宇宙概念的特点来评价,只有社交性和虚拟身份上有些许关联。某种程度上,Soul发展的社交占据了未来元宇宙的一个子集,未来或许可能会发展成为元宇宙的一个起点。

但毕竟现在没有达到元宇宙标志性的一些特点,尽管人们每天会花非常多的时间在上面,但人们无法真正生活在其中,沉浸感不强,也没有自己的货币经济体系,所以,目前也称不上一个完整的元宇宙。

有投资人指出:现在市场上真正的元宇宙项目并不是特别多,很多项目都是在“挂羊头卖狗肉”,并不符合大家对元宇宙的认知。

繁荣入局背后,有多重因素。

一方面,外部的资本推动行业发展。Roblox带动的元宇宙概念股出现时,文娱、2C的投资面临项目少、出手少、退出难,也缺少政策支持,需要一个标志性的新事物重新唤起激情。而此时出现的元宇宙概念,又正好被Roblox展现的超高市值。

另一方面,蹭热度的企业本身也面临一定的瓶颈或者处于某个节点。比如,soul需要为上市讲一个新故事,而其在27个月内亏损11.7亿,始终面临变现难题。包装元宇宙的概念,也算是一条突围路。

但目前看来,元宇宙的建设和我们电影中看到的样子依旧相差甚远。

04 “绿洲”还有多远

大华是一名Roblox的玩家。

去年疫情期间,他和表弟一起解锁了这个游戏。起初,顾虑到表弟还小,打打杀杀的游戏可能不太好,就选择了这类沙盘的游戏。大华原本就是一名沙盘类游戏的爱好者,上手Roblox后,他觉得Roblox门槛比较低、很容易上手,也没有什么主线剧情,特别自由,玩起来也不像枪杀游戏那样容易疲劳。另外有一点就是,里面的游戏非常丰富,由许多创作者提供,他喜爱玩的就包括监狱逃脱、元素战场、死亡酷跑等。

随着疫情之后Roblox的知名度更高,大华也触及到了元宇宙这个概念。对于绿洲这样的虚拟世界,他很向往,但也明白,还有诸多差距。比如,工作与生活所需还无法在上面满足。

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虚拟世界,注定要有足够的包容性,这也是给了诸多玩家蹭一杯羹的原因。

但即便玩家入局了,想要达到“绿洲”这种“终极形态”,还有许多未知。至少在目前,我们想象中元宇宙所依赖的VR/AR/MR、AI、云计算、高带宽互联网、脑机接口等等技术,都还在逐步构建过程中,并不能大面积面向C端使用。

在关于元宇宙研报中,国盛证券表示,元宇宙是数字社会发展的必然。

但走向未来的元宇宙,还需要诸多技术基础。国盛证券将构筑元宇宙的技术赛道归纳为“BAND”,即区块链(Blockchain)、游戏(Game)、网络算力(Network)和展示方式(Display),分别从价值交互、内容承载、数据网络传输及沉浸式展示融合构建元宇宙。

区块链技术提供了去中心化的清结算平台和价值传递机制,能够保障虚拟资产跨平台、脱离内容本身进行流通;电子游戏为元宇宙提供交互内容,是元宇宙内容发展与用户流量的关键赛道,用户创作能够为元宇宙提供了丰富的内容,也改变着人们对虚拟资产的观念;5G、AIoT、算力、云游戏等持续升级,能够保障信息的传输与计算能力;超高清及AR/VR设备也就可以获得较好的沉浸式体验

这四项对应的也正是影响元宇宙的几项关键因素,从这一层面上看,其实真正制约以及影响元宇宙发展的,是基于这些技术的基础设施。

好消息是,这些技术已经经过初步的探索,也正是目前大厂们集中进攻的领域。随着Facebook、腾讯、字节等互联网巨头相继针对元宇宙相关产业进行投资布局,从技术层面上,我们似乎正在向理想中的元宇宙不断靠近。

不过,就像几年之前大家看VR和游戏一样,或许元宇宙最后的结果也会不如预期。比如,早在2019年9月,本身是社交网络巨头又对VR心心念念的Facebook,发布了VR社交平台Facebook Horizon,并于2020年8月推出公开测试版。用户可以在其中构建环境和游戏,与朋友社交。

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在接受采访时谈到,“Facebook Horizon的开发周期比我们预计的要长,因为我们对他寄予厚望,这款应用将在建立更广泛的、跨VR和AR的元宇宙中起到很大作用。”在多年投入之后,直到去年VR硬件Oculus quest 2大卖,Facebook这一套生态似乎才开始迎来转机。

“又一场大洗牌即将开始。上不了船的人将逐渐落伍。”马化腾这样形容全真互联网时代。眼下,元宇宙或全真互联网的时代已经开启,但终局如何,还有许多未知数。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