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直聘的“冰与火”

奇偶派

发布时间: 06-1622:28

“找工作,我要跟老板谈!”

相信大家对BOSS直聘这句洗脑广告语都不陌生。电视节目广告、写字楼的电梯间、地铁站的展示牌,看到过大量BOSS直聘的广告。

一直以来,招聘都是不少公司发展的痛点。企业招工难、求职者找工作难、数据不匹配,招聘双方长期处在难以协调对等的状态。

互联网招聘的兴起,为整个招聘行业带来了一些新的思路。

以综合招聘为主的智联招聘、前程无忧,以社交招聘为主的脉脉、LinkedIn,以在校生招聘的为主的实习生、应届生求职网和以垂直招聘为主的猎聘、BOSS直聘,众多招聘领域的创新方式逐渐打开了招聘市场的新局面。

2020年6月11日,主打直聊的BOSS直聘登陆美股纳斯达克,成为继前程无忧、智联招聘、猎聘后的第四家互联网招聘上市公司。发行价19美元,前两个交易日最大涨幅达到144.32%。总市值达到185.68亿美元。

相比而言,2018年在港上市的猎聘,目前市值110亿港元左右。而更早上市的前程无忧目前市值49亿美元左右。BOSS直聘甫一上市,就将两位前辈远远甩在身后。

但是第三个交易日,BOSS直聘的股价迅速回落,收盘下跌5.01%,市值也缩水到152.46亿美元。

在线招聘行业回复效率低,流程长,招聘速度慢。行业中已有前程无忧,猎聘,智联招聘等公司,刚上市股价上蹿下跳的BOSS直聘,面临着什么样的“冰与火”现实?

聊出来的新生意

互联网招聘企业一共经历了4个时期。

1994年到2008年,传统招聘主导期;2009年到2016年,招聘转型升级期;2017年到2019年,新型招聘爆发期;2020年以后,智能招聘起步期。

1994年——2008年的传统招聘时期,线下招聘和PC端是招聘行业的天下,综合招聘的前程无忧,智联招聘和中华英才网就是这个时期的产物。

2009年——2016年为招聘转型升级期,这个时间因为互联网的不断普及传统招聘平台谋求转型。社交招聘、垂直招聘等新新的招聘模式开始崭露头角,猎聘,脉脉和BOSS直聘就在这个时间诞生了。

2017年——2019年是新型招聘爆发期,因为抖音等算法的影响,招聘逐渐展露AI方向趋势,众多小程序AI招聘占领了市场。

2020年受疫情影响,空中招聘会,视频招聘,直播招聘,AI面试等招聘方式出现,招聘模式由简历海投模式转为直聊匹配模式。

BOSS直聘的创始人赵鹏,曾是智联招聘的CEO。离开智联招聘后,赵鹏先于2013年11月创办了创新招聘平台——看准网,以公司点评和招聘为主的招聘网站。

但是在看准网的发展过程中,赵鹏发现以公司点评为主的互联网招聘效率低下,并没有完全击中招聘网站的核心痛点。2014年7月赵鹏再次成立了新的招聘网站——BOSS直聘。

BOSS直聘在招股说明书中是这样描述自己的,一个促进老板和求职者之间即时直接对话的移动原生产品,提供精确的匹配结果,并由专有的人工智能算法和大数据洞察力提供支持。

在2015年以往的招聘软件中,公司通过简历数据进行人员筛选,除非是非常优秀的人才有权利挑选公司。但是,在BOSS直聘中公司可以主动联系求职者,求职者也可以主动联系公司,相比其他平台,BOSS直聘效率更高,回复也更快。

这也是BOSS直聘在移动端真正抓住的东西——“双向匹配”。

在直聊模式还没出来的时候,互联网招聘大多都采用搜索模式,门户式搜索招聘在2015年占据了互联网招聘的大半江山,在搜索简历库模式下,互联网招聘模式效率极其低下。

然而在赵鹏的思考下,招聘并不是公司甲方的事情,而是婚恋一样的双向匹配,在公司挑选求职者的同时,求职者也在挑选公司。

在BOSS直聘的设计下,简历的发送需要求职者的同意,求职者投简历也需要公司的同意。而企业在面试求职者的同时,求职者也在面试公司。

赵鹏在推出直聊后发现,大量招聘公司开始模仿直聊模式,但是据赵鹏所说:“大量的招聘平台根本聊不起来”。

58同城、智联招聘等产品先后上线直聊模式。但是这两家公司根本的逻辑是卖简历赚钱,而聊天讲究的是双方同意,单方面卖简历和投简历就会在卖简历的过程中吃掉聊天这个环节。

求职者如果投了简历就会认为自己在本公司的求职第一阶段已经结束了,回去等消息就行,卖简历的销售人员在销售完简历后,也会对聊天不感兴趣。而BOSS直聘在面试公司和简历读取时各有一次交互,双边同意才能申请面试和求职,在这个申请上双方可供聊天的次数就有所增加。

直聊对招聘公司来说增加了交流机会,对求职者来说也可以进一步了解公司。同样是互联网招聘,卖简历和双向匹配对公司和求职者的印象是截然不同的。

靠聊,BOSS直聘做出了和前辈们完全不一样的招聘平台。

烧出来的无底洞?

新颖的模式,吸引到了资本的追逐。

腾讯、今日资本、高盛、COATUE等大投资机构纷纷下注BOSS直聘。随之而来,公司的发展与扩张步伐不断放大。但是,市场规模扩张的背后,BOSS直聘却没有展现出和前辈一样的盈利能力。

作为头部品牌,BOSS直聘2021年一季度月活量在互联网招聘中排名第一,在中国前五大招聘平台增速最快,市场规模的加速也带来了营销费用的提高,2021年Q1的营销费用相比2020年Q1营销费用增长了2倍。

BOSS直聘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19年和2020年分别亏损5亿和9.4亿,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

从营收规模上,BOSS直聘2019年,2020年的年报营收数据分别是9.98亿元和19.44亿元。而猎聘的营收数据是15.13亿元和18.7亿元。作为老牌互联网招聘公司,前程无忧的营收数据2019年和2020年分别为36.89亿元和40亿元。创新性招聘平台与老牌的综合招聘平台,营收数据相差甚远。

虽然营收上,BOSS直聘赶不上前辈,但是在营销上却丝毫不输于前程无忧这些行业巨头。BOSS直聘在营销费用和代言人方面支出巨大。

招股书显示,2019年和2020年,BOSS直聘的营销费用分别达到9.17亿元和13.48亿元,营销费用要远高于猎聘,仅次行业龙头前程无忧。

据BOSS直聘官方广告显示,BOSS直聘在营销代言人上先后找来神奇女侠的女主——盖尔·加朵和喜剧电影如日中天的沈腾来代言BOSS直聘APP。

从2019年和2020年的营销费用与营收占比的数据来看,BOSS直聘在2019年和2020年营销投入占比分别为91%和69%。

营销投入占比收窄,并未带来BOSS直聘的亏损缩小。疯狂扩张的BOSS直聘在2019年和2020亏损合计14.4亿。同期,猎聘和前程无忧都处于盈利状态。

虽然官方在财报中解释BOSS直聘亏损严重的原因是在2019年和2020年都拥有巨额的股权激励费用,但是同期的调整后净亏损依然达到了4.68亿元和2.85亿元。

BOSS直聘除了存在亏损问题,在产品方面盈利能力也较为单一。招股书显示,BOSS直聘在营业收入中为企业提供在线招聘服务占营收的99%,其他收入仅占营收的1%。

相比之下前程无忧在收入上更加多样化。前程无忧在校园招聘,培训,评估公司薪酬等方面占比达到41.79%。招聘业务起家的前程无忧,在多样化战略下已逐渐降低公司对招聘业务的依赖。

资本逐利,但是并不代表资本的方向一定准确。从当前的现状看,BOSS直聘并没有展现出强势的用户增长与商业变现调和的模式。这或者正是考验它未来成长的关键问题。

想象力在哪儿?

能够打败阿里的不一定是京东和拼多多,也可能是跨界而来的抖音!

在抖音还没出来之前,电商行业被认为今后的龙头企业非阿里和京东莫属,但是在2015年这个时间,同时出现了两个互联网的新物种——拼多多和抖音。

拼多多利用自己的电商下沉市场和社交电商方式轻松超越电商行业龙头淘宝,抖音更是利用流量优势与算法在短视频领域建立起了购物生态圈。

彼时,BOSS直聘成立,更多将自身定位在为中小企业服务,在招聘算法上优化精准匹配的科技公司,这个模式类似抖音和拼多多的结合。

据BOSS直聘财报统计,经验证企业中有82.6%的企业是员工少于100人的企业,截至2021年3月31日已为1140家认证企业用户和550万家验证企业提供服务。

BOSS直聘财报中的用户结构数据上,白领人数为1.79亿人,占比为55%,蓝领和大学生用户分别占28.8%和16.2%,虽然BOSS直聘的用户大量都是白领,但是对于白领市场的渗透率只有26.4%,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在BOSS直聘的付费端上,BOSS直聘的业务以向B端付费企业客户提供在线招聘为主,同时以C端用户的活跃用户增长为企业提供增值服务。

向现有付费客户销售招聘业务中,贡献收入人民币为5000元以下的比例为47.2%,关键客户贡献收入50000以上的占17%,中型客户贡献收入5000以上的占31.1%。

BOSS直聘打造了一个用户生态圈,以营销为主加大求职者和企业入驻,随着AI撮合效率的提升,企业用户付费意愿更强,收入也自然水涨船高。

BOSS直聘在创收方式上与前程无忧类似,只是在项目中免费的方式更多,比如BOSS直聘可以免费无限次发布职位招聘,收费方式也更为灵活,分为13888元,16888元和19888元三挡收费价格,而前程无忧则选择买断方式,一年会员19888元。

除了直接买断的招聘方式,BOSS直聘还推出了VIP账号+牛人卡等模式,企业可根据需求选择短期招聘服务和长期跟踪式服务,而一个VIP的账号价格在4000元左右不等。

BOSS直聘目前处于商业化初期,与前程无忧相比商业化上还有巨大空间,向上可为关键客户提供更多的定制服务,向下可以为中小企业开通更多优惠服务,也可以用相对灵活的招聘方式吸引更多企业。

灰产之殇

立足中小企业,给BOSS带来了巨大的用户与流量。同时,优劣公司鱼龙混杂,也给BOSS直聘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平台上的中小企业难监管,是BOSS招聘的重大隐患。

此前,就有媒体报道,BOSS直聘平台有人发布暗藏色情的招聘广告。

报道称在杭州上海等地,多个岗位都存在色情招聘现象,此类信息都打着生活秘书,生活助理,董事长秘书等旗号,工作内容十分简短模糊,而实际要求是应聘者提供“性”服务。

这些面试地点一般都不是在正规的办公场所,而是在酒店,私人别墅等地方。

例如某家政公司就写着招私人保姆,薪资在1.5万左右,要求会做家务,外表漂亮,因为老板身份是影视圈老板,经常在家中宴请明星,对保姆有外貌要求。

除了长期的私人保姆业务,还有一种更容易的助理工作,“短期商务助理”主要工作是跟着老板前往各地出差,照顾老板起居,长则一个月,短则一周竞争非常激烈。

在招聘保姆的幌子下,招聘公司要求应聘者提供性服务,并开出每月1.6万的包养费用。

该职位经过媒体报道后,BOSS直聘第一时间关闭了招聘信息,事后BOSS回应称,报道中涉事企业已封禁,相关岗位全部下岗,同时平台已经展开相关排查。

但是在官方的回复的留言中,大批网友却纷纷质疑平台监管力度,为什么别的招聘公司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等问题。

除了招聘中的色情服务灰产,BOSS直聘在公司认证上也存在一些问题。

知乎上大量网友反映,在看到一些公司发布的职位后,通过邀约面试发现发布公司和招聘平台并不是一个公司,而大量虚假公司在网上告诉你在招员工,实际上到了公司和你聊合作,聊投资,并不是招员工的模式而是发展区域代理的形式,甚至有人投了发布虚假信息的公司后,公司直接跑路。

在招聘内容审核方面,BOSS直聘一直不够严谨,大量营销费用的投入却带来了虚假招聘信息,虽然发布虚假信息的并不是BOSS直聘官方,但是作为有权力监管自己APP内部的平台,应该杜绝虚假信息的发布与公告。

BOSS直聘如果想做好中小企业服务,在对中小企业的虚假信息上还需要多下功夫。

写在最后

成立7年来,BOSS直聘亏损不止。不过,领先的企业月活量、精准的双向匹配度和更高的用户留存度,让人看到了它的商业模式潜力。

但是,潜力之下的疯狂扩张,终究要回到现实。有意收缩的营销投入与营收占比,并没有给BOSS直聘带来亏损的缩小。这样惨淡的现实,也让市场对于它的持续价值存在纠结与分歧。前三日股价上蹿下跳的表现,显示出投资者对它的想象与犹疑。

更为严峻的问题是,对于立足中小企业和普通求职者的BOSS直聘来说,时常出现的虚假招聘信息乃至违法信息,让它作为招聘中介平台的权威属性一再遭遇挑战。如果反复出现重大安全事件,最终平台的品牌形象恐难以支撑起它更远的梦想。

当站在互联网发展的时点来看,当前处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往智能时代转换的时代大变革之中,互联网的创新从模式创新往技术创新的路线演进。

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BOSS直聘依赖模式创新积累下的优势,或许还不足以让它在面临资本的烈火烹油与现实的惨淡冰冷夹击之下,安然无恙。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