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贝果财经
五月销量掉出三甲 理想汽车再遇风波
本报记者/陈燕南/童海华/北京报道
在生日的一个月前,一直是理想汽车忠实粉丝的林钰(化名)兴致勃勃地订了一辆理想ONE,想要当作是自己30岁的礼物。然而一场换代风波让他的30岁生日变得并不是那么高兴,而他也决定彻底“脱粉”。
“4月28日订车,原计划是在5月30日提车,但是在还未见到自己的新车时,5月17日时销售人员就给我发送了交付单,我当时觉得疑惑也就并未签署,后来在22日时工作人员告知我新车已到,遂通知我进行交付。但是没过几天新款就上市了,也就意味着我的新车提车不到三天价值缩水好几万元。”林钰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据了解,5月25日,2021款理想ONE正式上市,售价为33.8万元,而选装特别版颜色的车型,售价需要增加一万为34.8万元,也就意味着升级换代后的理想ONE比老款增加了一万至两万元,但是其在发动机、芯片、辅助驾驶、雷达等方面进行了大幅度的升级。
伴随着理想汽车新款ONE的发布,网络上掀起了一股车主的愤怒之声。然而当舆论已愈演愈烈时,理想汽车还未有官方声音出现。对此,记者发函采访理想汽车,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北京市岳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岳屾山向记者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五百条的规定,当事人在订立合同过程中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提供虚假情况,造成对方损失的,应当承担缔约过失责任。据此,消费者有权要求经营者赔偿因购买老款车型而受到的损失。消费者在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时,需要注意收集经营者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提供虚假情况的证据。
资深汽车分析师张翔则告诉记者,出现此类问题的原因在于造车新势力与传统车企不同,规模还比较小且属于直营模式,无法更好地控制库存与定价权,新品发布的时间节奏也掌握不了。预计再过五年,汽车的行业集中度提高之后,不少车企能够走上规模化道路,也能更好地做到提前发布产品消息。
换代引发车主不满
与传统汽车企业不同,新能源汽车企业倚重用户运营,社区建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李想建立的用户社区中,粉丝们信任李想并且推崇理想汽车与独树一帜的风格和理念。“然而如今失望、伤心,曾经这样相信一个品牌,没想到最后成为了一棵韭菜。”
5月25日,当李想发布了2021款的理想ONE时,大量的车主涌至李想的微博进行口诛笔伐,李想的微博也停留在了5月25日,此后就寂静无声。
在调查过程中,有不少车主告诉记者,销售诱导提前进行交付,然而交付完成之后没几天新车就上市了。
“我是今年5月2日交的定金,过了一个星期看见网上有传闻称近期将会有新款上市,但是销售说并没有新款,并提前了4天也就是5月12日就进行了交付。当时销售告诉我如果不提车,我想要的颜色或许就没有了,遂签署了交付单。这样一来,购买的车就无法退回了。”一位车主告诉记者。
记者搜索各大汽车投诉网站发现涌入了大量关于理想ONE的投诉。其中,有不少车主在购车前曾反复向销售询问是否会有新款上市,但是不少销售仍表示,“新款还在研发,要到2022年才上市。”
在汽车消费网上的投诉中,一位消费者与销售的聊天记录显示,在新车上市前,该销售告诉车主,“当前老款理想ONE能够优惠一万余元,这时候入手非常合适。”至于为何让其提前提车,该销售的说法是,“理想汽车是互联网公司,非常追求效率。”
另外,也有不少老车主向记者表示,新能源汽车最重要的就是智能系统,花了30余万元就是希望理想汽车如此前承诺的那样,进行硬件软件上的升级,但是现在却被告知无法进行升级。老款理想ONE在遇到下雨等恶劣天气的时候,盲点检测会自动关闭,没有办法使用智能功能,所以性价比不是很高。
对此,记者走访了理想汽车的店面看到,目前仅有新款理想ONE在门店内。理想汽车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新款理想ONE在诸多功能上有所改进,而老款理想ONE无法进行升级,并且现在老款理想ONE的库存也并未剩下很多,目前仅有婴儿蓝、红色等颜色在售。
经过比对,记者发现,新款理想ONE在外观和内饰上与老款理想ONE并无太大区别,但是在辅助驾驶上由原来的L2增加至AD高级辅助驾驶系统,在毫米波雷达方面由1个增加至5个,在摄像头方面由130万像素前视摄像头增加至800万像素前视摄像头,在导航方面则升级为更加准确的高德高精地图,在芯片方面新搭载了征程3芯片。除此之外,升级了车内语音交互系统、按摩座椅等。
岳屾山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经营者向消费者提供的商品信息应当真实、全面。所谓“全面”,是要求向消费者提供的信息应当包含足以影响消费者是否购买的全部重要信息。消费者得知有新款车型将要上市的话,通常都会考虑是否再等一段时间去购买价格接近且性能更好的新款车型。如果有证据证明经营者在知情的情况下隐瞒,或者告知虚假情况,则涉嫌侵犯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也违反了诚信原则,属于在缔约过程中违背诚信原则的行为。
他进一步表示,关于是否属于消费欺诈的问题。欺诈系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和民事义务的过程中,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做出错误的表示行为。双方签订的是买卖老款车型的购车合同,在这个买卖合同关系中,根据目前情况来看,很难认定经营者构成欺诈。通过上述的情形,可见我国关于消费者的权益保障仍需要通过不断的立法完善,以充分保障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比如,在某些特定商品更新换代的前后,要求经营者作出保价承诺;或是规定新款商品上市销售应当提前一定时间告知消费者。
五月销量掉出三甲
换代风波的背后则是理想汽车所面临的巨大压力。
理想ONE作为奶爸车刚推出时备受消费者的喜爱,数据显示,从2019年岁末交付起,理想ONE累计交付新车已达5.5万辆,成为国内最畅销的新能源SUV车型之一,甚至还拿下过新能源SUV市场销冠。在造车新势力中,“蔚小理”(蔚来、小鹏、理想)稳坐三强宝座。然而,2021年赛程即将过半,理想汽车的排位却在悄然发生变化。
2021年5月,蔚来、小鹏、理想、零跑、哪吒5家造车新势力纷纷公布了月度交付数据。数据显示,蔚来以6711辆领跑,小鹏5686辆的销量位居第二。哪吒则在5月成为“黑马”,以4508辆的成绩挤进新造车三强。而理想和哪吒之间仅相差185辆,销量为4323辆,环比减少22%,这也是理想首次被哪吒赶超,而零跑等其他车企也对三甲的位置虎视眈眈。
同时,理想汽车近日发布的财报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的总营收为35.8亿元,较2020年同期的8.517亿元增长319.8%;净亏损3.6亿元,较2020年同期的净亏损7710万元扩大366.9%。有不少行业内人士认为,理想汽车作为一款增程式汽车,虽然可暂时作为新能源汽车发展中的过渡车型,但如果长此以往只有理想ONE这一款汽车,可能会稍显后劲不足。
张翔则告诉记者,现在的造车新势力的新车讲究爆款,产品投放的频率越来越高,也就意味着产品的生命周期越来越短。如今汽车的生命周期一般就是两三年的时间,和智能手机的销售模式有点相似。对于车企来说,如果要提前告诉消费者新车投放的准确时间,老车型就很难清理库存,所以损失也会比较大。新车投放时间也受很多因素的制约,包括研发进度、生产进度、市场价格、竞品分析,如果要提前发布消息和价格,就有可能像特斯拉一样频繁地更改价格也会引起消费者的不满。
他还表示,由于现在不少造车新势力规模还比较小,无法控制定价权。同时,与传统车企销售模式不同,造车新势力属于直营模式,无法更好地控制库存,新品发布的时间节奏也掌握不了。预计再过五年,汽车的行业集中度提高之后,不少车企能够走上规模化道路,也能更好地做到提前发布产品的价格和功能。
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沈亚楠则透露,由于新款理想ONE正经历产量爬坡以及芯片供应短缺,因此,目前新款理想ONE的实际产量达不到较高水平。
举报/反馈

新浪财经

4095万获赞 264.7万粉丝
新浪财经提供7×24小时的全球财经内容服务
新浪财经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