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异病毒突袭!广东:以牙还牙

海外网

发布时间: 06-1112:30海外网官方帐号

自“5.21”疫情发生以来,刚好过去了20天,几千万人经历了什么?

齐齐核酸检测,齐齐苦中作乐,齐齐排队买叉烧,一边搞笑一边心酸!眼看就要终结,中间突飞出南沙、番禺的两只“黑天鹅”搅局,还好,最终有惊无险。

曙光已经出现,再忍忍……

回想,这次的变异病毒,是否长了眼睛?

靶向精准,直捣广东最TOP的双子星城,大有要扳倒这两座巨无霸城市的野心。

全国四大一线城市中(不含新一线),广东占了两个,广州与深圳。两个城市的经济总量接近整个广东的50%。

偏偏两个不同病株的病毒突袭广深,一个瞄准75岁的老婆婆(老人相对免疫力低),一个瞄准全国集装箱吞吐量最大的单一港区盐田港(防不胜防),靠着这两个不同的传播链来发展它的“下线”。

是要把经济撂倒,还是想通过流动性最大的人口来传播?似乎都是,病毒此举一箭双雕。

这还不算,趁广深都忙于快速应对时,居然来个声东击西,突袭广东的“老三”,佛山。

怪不得选择在荔湾,不就是处于广佛交界,容易得逞!

这招够狠!始发地虽然是荔湾的老城区龙津街(目前已解除中风险),但逐步暴露出更多的感染者却是荔湾的芳村(与荔湾老城区隔着珠江),因为这里与佛山相邻。

三个经济最强的城市,又是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之城,基本同时被病毒入侵,看来此毒亦非等闲之辈。

传播快,潜伏又狡猾,估计“西毒欧阳锋”自叹不如!

先分析下,三个城市,广州常住人口1860万、深圳常住人口1756万,佛山常住人口949.9万,但实际人口,广深基本超过2000万,佛山约1000万,也就是说,三座城市加起来,人口超过5000万。

如此庞大,对于病毒而言,是不是很利于其快速传播?

对于生活在这三个城市的人民而言,却是一种突遇的巨大压力,加上城市属性的流动性,一不小心就会殃及全省、全国。

这是从人口的分析,再从经济的角度剖析。

广、深都是外向型经济特性,去年就因受疫情全球化影响,广州“鸭梨山大”,一度被人质疑“老四”地位不保。

广州的前三季度一直处于被动及逐渐复苏状态,直到第四季度才扳回一局,直接把前三的缺失一口气追补,将平均值拉高,成了一线城市中GDP增幅最大的城市。

深圳胜在“科创之都”的定位与极其韧性的外贸,尤其是外贸,虽然备受疫情的冲击及严峻复杂的外部环境,深圳外贸进出口2020年7月份率先翻红,全年进出口总值增幅高于全国总体水平,对全国在前五大外贸城市中贡献最大,外贸增长贡献率达到12.4%。而2020年GDP依然坚挺,全国第三、全省第一。

而佛山作为广东第三大城市,却是全国乃至全球重要的制造之都。跟东莞的定位不一样,佛山一向的“自主产权”较多亦较强,外向型占比相对少,但是佛山制造基本揽了我们“衣电住行”的方方面面。“有家就有佛山制造”这句广告语没有夸大,贴切地反映了佛山在全国轻工制造的举足轻重!

这三个城市的经济总量(按2020年计,广州25019亿,深圳27670亿,佛山10816亿)加起来是6.3505亿元,四舍五入的话,6.4万亿,这是什么概念?

超过荷兰(9098亿美元),超过瑞士与沙特。

三个城市的总量超过我们印象中的三个富裕国,先不管它国家小不小。

如果因为受疫情影响,这些城市按下暂停键的话,这后果,难以想象!

一个盐田港停工两天,集装箱就堆积如山,所涉及的深圳进出口贸易企业亦将遭遇多方面损失,但在病毒面前,再大的损失也不及民众的生命健康重要。

所以,硬气防控,重拳出击,来不及怠慢一秒钟。

不说多的,若然,这三个大城的GDP受疫情影响都下降10%的话,那就是损失了6400亿。

6400亿,相当于一个温州的GDP。

因此,无论从上述的人口还是经济的两个层面看,疫情若未能把控好,三大城市“失守”的话,广东2021年的GDP在“连续32年第一”的辉煌后将会改写。

而这还不是关键的,广深两地的流动人口密集程度不差北上,而变异病毒的传播毒性比以往都要快且强,显然对全国都会产生巨大影响。

如此,广东的压力可想而知?

关键,就在于如何决策与病毒的决战!

病毒“长眼睛且狡猾”,既然遇上做事啥都要“敢为人先”的广东人,那就过招吧。

还有得选择吗?顶着上,紧张中求淡定,边还击边谋定。

既然病毒哥你瞄上了广州、深圳与佛山,那就“以牙还牙”,重拳还击!

那么喜欢广深佛是吗?那就以“广深佛”来还战。

广,广度,广泛开展排查,直接点,全民检测,一个也不能少;

深,深度,深度流调,对感染者及确诊者所有涉足过的轨迹,第一时间要全部圈定;

佛,佛系,佛系生活,不是佛系行动,而是在防控期间的生活态度上要佛系,继续保持正常秩序,不恐慌不悲观、不信谣不传谣,以积极乐观的态度应对疫情。

这“广深佛”以牙还牙的三招是怎样使出的?

且看部分特写。

第一招:广!

三座大城,约5000万人,全民加入核酸检测,这样的广度,硬气!

广州:自荔湾起,两天内全民参与核酸检测;此后,全市11区全部加入,约2000万人的大城,在省内几个兄弟城市的医护支援下,全部完成检测,且重点地区已开展第二轮、第三轮的核酸检测排查。

深圳:全民检测,我们是认真的。过去三天一层楼,你们惊叹深圳速度;今天三天检测全深圳市民,让你再瞧瞧啥叫深圳速度!

佛山:因紧邻广州荔湾,佛山于5月28日起,在禅城区首先启动全民核酸检测行动后,其余四区均加入行动,完成全市全民核算检测。

90后美术工作者陈志杰创作《核酸检测上河图》,惊现全国。

345个人物、15个景点,不愧是来自“功夫之都”,真功夫!

这真是一边广度核酸排查,一边“佛系”苦中作乐,可谓“广佛同心”!

第二招:深!

如何深度流调(流行病学调查)?

流调侦探!

自疫情以来,广州警方共组织全市近300名刑侦流调力量支援荔湾区疫情流调工作,与卫健部门前端的13个流调小组混编,同步开展流调,齐心协力为斩断传播链条和病毒“赛跑”。

“说白了,流调就是找上家、寻下家,摸清轨迹。”流调警察黄畅科解释,“上家是传染源,看有没有控制住;下家是疫情可能播散的范围,要提前采取行动,走一步看三步,下先手棋。行动也要足够快,按照国家规定,个案调查表要尽可能于24小时内完成,而这一次,我们流调队的规定是4小时内完成。”

比时间的紧迫更让人紧张的,还是那不断的电话,最多时一天带来100余个流调任务。“广州是一座有2000余万人口的城市,慢一秒,人群被感染的风险就大一分,得赶紧处理。”黄畅科说。

如何精确锁定密切接触者?广州市公安局流调专班中的感染者轨迹调查专班成员苗兴介绍,如一个感染者曾经去过某个酒楼,知道了感染者去用餐的时间,侦查员们就开始根据卫健部门专家的意见设置排查条件,倒追感染者进入酒楼之前的几个小时内曾进入酒楼的所有人员。他们需要将这些人员全部找到,列为密切接触者(以上资料来源广东公安)。

真可谓抽丝剥茧!

广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张周斌还谈到:我们的流调要加速,我们的核酸筛查要加量,我们的一些防控措施要加码,只有做到比病毒传播的速度更快,我们的措施更坚决,我们才有可能跑到它的前面去!

以广佛为例,由离穗、离禅的原72小时核酸证明上调为48小时,这就是一种主动的担当!

张周斌还谈到,这样做就是希望通过我们更加严格的一个防控措施,提前阻断传播,防止外溢,将疫情牢牢的控制在我们能够掌控的范围。

事实上,这几天虽有新增病例,但大部分还是来自荔湾区的隔离管控区域。也说明了,广州疾控在这方面做的工作已初见成效。

流调与核酸检测是互补和支撑的关键手段!

对此,华大广州“火眼”实验室总指挥杜玉涛谈到,“你在人群里不停的做核酸,但是我不知道我要找的人在哪,或者说这个传播链在哪?这是不行的,但是如果我只做流调,首先流调肯定要对这个群体去(做核酸),他的密接、次密接去做核酸检测,所以这两个是一定要非常紧密地配合在一起的。”

可见,深度流调与广度核酸息息相关!

亦由此说明,“广深同心,携手战疫”!

第三招:佛!

佛即佛系,这个就要好好解释了。

防控的行动上是容不得半丁点佛系的,否则出大事,而是防控时期的生活思想上、态度上,要佛系。想必大家都印象深刻,下方这个熟悉的画面——在广州排队排长龙的,除了做核酸、打疫苗,还有买烧腊……

除了体现广东人“以吃为名”,更是体现老广面对困境始终波澜不惊。

生活就是要有点佛系,不管遇上啥大事,社会秩序一定不能乱,否则就会一败涂地,人心惶惶,风声鹤唳,疫情还没大范围传播,已经被吓倒、扳倒。

这个想必对疫情所在的城市而言,是最最重要的社会状态!

当然,疫情尚未结束,对于扎堆去买烧腊还是小心为妙,尽量减少。

有了广度排查,深度流调,百姓的“佛系”配合,整个社会秩序就会持续井然,就会有利于专业医护人员开展砍断“病毒传播链”的闪电行动。

病毒快速被锁死,传播链被截断,来不及在大范围扩大,只能小范围继续发挥它的“余孽”。

狡猾如它,似乎不甘心,心想总有空子,除了5月底在茂名被发现的广州返乡之餐厅服务员为无症状感染者外,同样在粤西的湛江吴川,被它悄悄附上了自广州返乡的小伙子身上……

好在,茂名湛江也不是吃素的,出现一个就立马把它堵死。

吴川甫一发现一无症状者时,即迎来了吴川大范围的核酸检测,及将病例密切接触者、次密切接触者55人第一时间作隔离医学观察酒店进行健康监测。

归根,别看广东人脾气好,一副人字拖配短裤的低调,一旦遇大事急召,人字拖也要跑出刘翔的速度……

广州是千年商都,亦是全国自明清以来,开眼看世界的第一城,见惯世面的气质使内心多了几分淡定与从容,再次拿出“十三行”航海精神,对于突发风浪,快刀当且斩断乱麻,且有钟南山院士、岭南中医大拿等压阵加持,全城积极响应,齐齐乐观抗疫。

深圳,别以为深圳只是个40年的特区,城市是年轻的,文化却是有底蕴的,“深圳”地名始见史籍于1410年(明永乐八年),于清朝初年建墟。深圳曾叫新安、宝安,这个特区之傲,面对疫情,拿出“新安”精神,新老深圳人一鼓作气,众志成城,严防严控,硬气保深圳平安!

佛山是千年古镇,曾为中国四大名镇之一,一个由名镇变成的名市,功夫之城从来不是浪得虚名,再现黄飞鸿、叶问、李小龙精神,重拳出击,全城急召,星夜排查。

病毒要怎么SI?选择被无影脚踢,还是被咏春击,又或小龙哥的双截棍劈……

此次疫情,变异病毒虽然传播的速度可怕,但及时防控与出击,再可怕也会有应对的策略。

以广州为例,暨南大学教授王声湧认为,到目前为止,病人相对集中于荔湾区,呈散在点状分布,个别病灶点有聚集性发生的特点。

他表示,由此可见广东“科学防控、主动出击、检测搜索、围堵歼灭”的防疫战略和“分级分区、精准防控”的封闭封控管控措施是可行且有效的。

广东,此仗虽未完,但黎明在即,起码稳住了病毒“不外流”。

像一束光簇拥另一束光,在今天的广东,我们看到了更加真实的广东——

包容、无畏、乐观,纵然面对大灾大难,依然人间烟火气……

刚刚还看到一个好消息,此轮广州疫情的首例确诊患者,荔湾75岁的郭婆婆已正式出院,真的要好好感谢广州八院的医护人员,他们奉献太多了。同时亦意味着广州此番抗击疫情已经迎来曙光!

广东三兄弟,全国为你打气!

昔日“蔡李佛”,今日“广深佛”,此仗必赢!

来源:古歌读舒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