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亿人灵活就业,他们的生活更“灵”了吗?

新华财经客户端

2021-06-07 08:58中国经济信息社新华财经官方账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人社部数据显示,我国灵活就业人员已经高达2亿,占到了我国城镇就业人员的一半左右。这个群体如此庞大而缄默——他们或许是起早贪黑的摊贩阿婆,或许是下班路上副业接单的网约车师傅,又或许是行色匆忙疾驰而过的外卖小哥。灵活就业,让他们的生活更“灵”了吗?

“新业态”推动“新经济”

据我们调查了解,灵活就业人员中,很大一部分选择了依托互联网的新就业形态,比如快递小哥、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网络主播等等。58同城招聘研究院《中国灵活用工市场研究报告》显示,灵活用工招聘需求主要集中在餐饮配送、家政服务、共享交通、物流仓储、数字营销、直播/短视频6大领域;在薪水上,2020年前三季度,灵活就业司机类职位支付月薪较高,平均超过10000元。

35岁的杨延坡在北京大学国际医院做医院护理及陪护工作。每天下午5点下班之后,他都会换上衣服,成为一名“骑手”穿梭在大街小巷当中。杨师傅这份护理工作的月收入在7000多元,加上下班空余时间和周末的空档期出门跑单,他每月能有近万元收入,这让他非常满意。他说,“每天工作压力挺大,下班之后就想换换环境跑跑单放松,还能增加客观的收入。”

事实上,新冠疫情在带来巨大的经济冲击的同时,也加速了我国有关人力资源方面的政策出台,国家在针对多渠道灵活就业的方向上,更是给予了政策重点的支持方向。如2020年7月31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的意见》明确提出,要“拓宽灵活就业发展渠道,加大对灵活就业保障支持”,灵活用工重要性持续凸显。今年5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将部分减负稳岗扩就业政策期限延长到今年底,确定进一步支持灵活就业的措施。

“新就业形态”不仅有效缓解了灵活就业个体的经济压力,还强力推动了整个共享经济的快速增长。国家信息中心《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1)》显示,2020年,共享经济参与者人数约为8.3亿人,其中服务提供者约为8400万人,同比增长约7.7%;平台企业员工数约631万人,同比增长约1.3%。报告同时预计2021年共享经济增速还将有较大回升,有望达到10%-15%;未来五年,我国共享经济年均增速将保持在10%以上。

灵活背后 困于隐忧

人社部数据显示,灵活就业人员中,小商小贩多、生活服务业就业多、大龄失业人员多,抗风险能力弱,受疫情冲击更直接;此外,还面临着资金筹集难、场地支持难、服务保障难、能力提升难等问题。

作为传统灵活就业的主力军,个体户尚能获得国家的一些社保补贴和政策扶持。而对于数量庞大的共享经济从业人员来说,他们既尚未被纳入政府补贴体系,又因与平台劳动关系松散不明确而面临着社会保障缺位、易被“算法”步步紧逼的问题和风险。

以外卖配送员为例。根据目前的法律法规,骑手与外卖平台之间,多数为外包模式,劳动关系归属于第三方外包公司。这些“平台劳动者”,为平台工作,但游离于平台。

一些平台管理者认为,平台与其没有雇佣关系,因此“不签合同、不缴社保”。但与此同时,“按单计价”的外卖平台利用数据和算法不断压缩配送时效,通过准时率、差评率、取消率等进行考核手乃至罚款。

清华大学民生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王勇指出,平台的算法背后是资本意志,追求的是效率和利润,但是“零工”(灵活就业者)需要有保障、有尊严,需要休息,也需要有保险。从这个角度来讲,在算法追求效率和零工追求保障方面,存在着一定的对立,从中也可以看到当前用工平台运作中存在的一些问题。

2020年年底,某外卖平台送餐骑手韩某在送餐途中猝死,外卖平台方面称其与平台没有劳动关系,只能给予2000元人道主义补偿一事引发舆论关注。事实上,骑手为赶时间,横冲直撞、超速、闯红灯、逆行、骑行时看手机等交通违规行为屡见不鲜;而一旦发生事故,由于未与平台签订劳动合同,他们的工伤认定将麻烦不断,索赔更是困难重重。

“灵活就业对稳就业的作用不容忽视,但也要看到新经济并没有为劳动者带来与之相适应的‘新保障’,解决好这些基础问题,才能让这种方式走的更好、更远。”一位业内人士说。

要顺势而为 更要补齐短板

疫情以来,灵活就业在解决劳动者生计的同时,缓解了城镇就业压力,成为吸纳就业的“蓄水池”。

然而,新业态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缺失,越来越受到广泛的关注,如何规范此种新模式下的发展态势,亟待探索解决。今年,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指出,要加强对“互联网+”模式下新业态从业人员合法权益的保障。众多全国人大代表也在提案中建言,要补齐有关法律法规政策的短板、建立多部门联动的协调监管机制等。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到“继续对灵活就业人员给予社保补贴,推动放开在就业地参加社会保险的户籍限制”被列入2021年重点工作。显然,灵活就业群体的权益保障制度正在提速。

事实上,平台经济企业也有了一些新的改革动向。美团CEO王兴在近日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关于骑手福利,看到关于政府计划试行将灵活就业人员纳入工伤保险范围的报道,这个由政府、平台与保险公司合作的项目,可以为包括骑手在内的灵活就业人员提供更好的保障和保险,同此前传统的工伤保险有区别。

北京礼矩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振宁认为,灵活就业蓬勃发展,劳动者权益保护更应及时跟进。各方应坚持放开搞活与规范发展并重,顺势而为,补齐短板。一是劳动法律法规亟待健全,国家应尽快在劳动关系、工资工时、保险保障等方面制定统一明确的标准;二是当前针对灵活就业人员的社会保障体系缺位,就业保险仍然有待破局;三是已经给完善对灵活就业劳动者就业培训机制,提高他们的专业素能和法律意识;四是平台也应该进一步提升社会责任意识,在企业自身发展的同时更加注重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谈瑞 沈寅飞)

#灵活就业#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