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要把360装进你车里

市界

发布时间: 06-0207:00鲲鹏计划获奖作者,北京南瓜动力科技有限公司官方帐号

2013年的一个晚上,周鸿祎在新浪微博上宣布,将以低价高性能模式,推出一款360手机,正式加入手机大部队。

那时,手机行业内已有华为、小米、OPPO、vivo等多个玩家。做软件出身的三六零独辟蹊径,采用了一种所谓“特供机”的模式,即硬件生产和售后服务均由硬件厂商负责,三六零基于原生安卓系统加以改进,加入安全特色,并负责互联网营销。

2015年,周鸿祎又开始涉足智能手机的硬件制造,推出了几款奇酷手机,仍然以安全为主打概念。

但两种模式都没能成功。2019年,三六零宣布暂停手机业务。

进入2021年,手机端的流量早已见顶,智能电动汽车行业发展进入白热化阶段,以蔚来、小鹏和理想汽车为代表的造车新势力,已经有大量产品跑在马路上,新选手也在陆续进场。

此时,周鸿祎再次发声,要下场“造车”。

几年时间过去,吃一堑长一智的周鸿祎换了种玩法。这次三六零自己不独立造车,而是牵手哪吒汽车,除了真金白银的股权投资外,还为其提供智能驾驶互联网安全、智能座舱等产品服务,并设想在未来把这些服务推广到其到车企。

最近,三六零公司内已经开启汽车团队组建,招聘岗位涉及感知融合算法、软件架构、信息安全、智能驾驶开发等。

6月1日上午,周鸿祎特地在个人微博转发了三六零智能汽车团队招聘的消息,并表示在薪酬待遇方面全面放开、全面支持。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天正好是哪吒汽车品牌发布三周年。不过,这振臂一挥换来的却是水花寥寥,半天之后,这一条微博下仅有几十条评论。

曾经的互联网行业“搅局者”周鸿祎,这几年越来越低调,他还能在已经沸腾的智能汽车市场中切下一块大蛋糕吗?

01、比小米汽车更“平价”?

早在今年4月份的上海车展期间,周鸿祎现身车展现场,就已经受到了媒体关注。当时有消息称,三六零筹划造车已有一段时间,正在与合作伙伴敲定相关事宜。随后三六零回复“无可奉告”,正如此前多次否认造车的小米。

随后,三六零就开始了密集的动作。

4月26日,三六零公司领投了哪吒汽车的D轮融资;5月11日,三六零召开三六零集团智能汽车战略媒体沟通会,周鸿祎宣布其将正式成为哪吒汽车的产品经理,并表示“我们选择的是联合造车,而不是自己造车。希望通过互联网对传统汽车进行基因重组,编辑出全新的智能汽车基因”。

(图注:周鸿祎)

谈及为何选择哪吒,周鸿祎说得十分坦诚:“年销量超过1万台的公司,有蔚来、理想、小鹏、威马、哪吒、零跑。前面四家已经名花有主了,人家都已经融过资了,或者已经上市了,所以我选择哪吒。”

更直白地说,周鸿祎没什么更好的选择。

一直远离聚光灯的哪吒汽车,是合众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旗下的汽车品牌,其母公司合众新能源创立于2014年,当时正是众多创业者涌入汽车行业的时期。

和“蔚小理”造车新势力三强相比,哪吒汽车几乎在市场上没有什么存在感,这与其早期主攻B端市场的发展方向有关。

但周鸿祎在媒体沟通会上表示,哪吒“闷声发大财”,“悄悄”做到了4万辆下线。

乍一看,4万台的销量确实不能小觑,因为今年4月,销量领先的蔚来才宣布第10万辆车下线,威马汽车累计销量也刚突破5万台。

但实际上,偏重B端市场的哪吒,和面向个人消费者的蔚来等,销量成色差距不小。

哪吒汽车总裁张勇,曾经担任北汽新能源副总经理,主管渠道建设、市场销售,他把北汽新能源倚重B端的模式复制了过来。2018年3月,张勇曾向媒体介绍过第一款车哪吒N01的销售策略,“主要面向对公市场,同时兼顾对私用户”。

《出行一客》曾报道,哪吒汽车已经建厂或者筹备建厂的浙江嘉兴、江西宜春、广西南宁三地,政府和企业从公务用车采购、到企事业单位团购,都在以真金白银的方式支持哪吒汽车。

低调经营至今,张勇在上海车展期间表示到2025年哪吒汽车的重要任务依旧是“活着”,他和创始人方运舟都没少操心如何给哪吒找到新的融资。

除此之外,如何塑造品牌,如何形成品牌个性鲜明的形象,也是张勇和方运舟担心的问题。

对于造车新势力来说,上市几乎是一道生死线,哪吒同样对资本市场极度渴求。

早在去年哪吒C轮融资时,哪吒就提出今年要冲刺科创板上市,但目前还没有上市相关的动静。

而周鸿祎的出现,正好能够暂缓哪吒汽车的资金困境。

在正式宣布合作时,周鸿祎提到“我们要在资本上帮助哪吒获得融资,我们也要帮助哪吒将来很快实现和资本市场的对接,来弥补原来融资能力弱的这个缺点。”

截至2020年末,其实际控制的A股上市公司三六零,手握265.56亿元现金。

至于哪吒缺少的“品牌个性”方面,周鸿祎也有所长。

2011年做杀毒软件的时候,周鸿祎推出免费模式,引来众多同行的讨伐声。但他最终颠覆了行业,改变了数亿消费者的使用习惯。

如今,周鸿祎再次高喊着“不做豪华车”,表示将与哪吒合作,造出10万元左右的智能新能源汽车,并且力争达到市场上30万元、40万元汽车的驾驶体验和售后体验。

从一以贯之的风格来看,他似乎是要在“平价”路线上一条道走到黑。

小米雷军曾经提到,小米第一款汽车定位中高端,售价10万-30万元,“我们三年后发布的第一款车,一定会代表那时的尖端技术和尖端水平”。

三六零哪吒联手造的车,会比小米汽车更“平价”吗?

02、被迫再创业

哪吒造车不是一天两天了。但周鸿祎为何此时宣布加入造车,这或许还要从他的上市公司三六零说起。

自2011年推出国内第一个提出免费概念的杀毒软件后,周鸿祎带着三六零于2011年在美国纽交所上市,2018年2月从美股私有化回归A股,借壳当时的A股上市公司江南嘉捷,实现曲线上市。

大家对三六零的印象,可能还停留在“免费杀毒软件”上。

三六零的模式其实很简单,很多年前,在杀毒软件都采取收费模式的时候,它靠着免费,俘获了一大批用户。等到流量达到一定规模,再向旗下浏览器、360软件管家等产品导流,通过下载、导流和广告等方式赚钱。

目前,三六零旗下的软件产品包括360安全卫士、360手机卫士、360手机助手、360清理大师和360浏览器等,遍布PC端和手机端。

硬件产品方面,在电商平台上可见的产品包括360智能摄像头、儿童电话手表、行车记录仪、随身Wifi等等。

可以说,三六零靠“安全”的概念,打出了一套“组合拳”。上市之后市值一度超过3000亿元,收入最高在2018年达到131.29亿元,净利润在2019年最高达到59.5亿元。

从收入结构来看,2017年以来,三六零以广告业务收入和游戏收入为主,占总收入比重在74%到90%之间;硬件收入占比近几年有扩大趋势,从9.98%提高到18.44%。

PC端(电脑端)曾经是“360系”软件产品的主战场。根据三六零年报中披露的艾瑞咨询数据,截至2020年末,其在PC安全产品的市场渗透率高达98.01%,平均月活用户4.8亿以上,安全市场持续排名第一。

但随着更多流量从PC端向移动端转移,以及移动端的增量逐渐见顶,三六零业绩增长逐渐出现困难。

2019年,三六零的收入开始下滑,从上一年的131.29亿元降至128.41亿元,2020年再次下滑至116.15亿元。其中,广告业务波动最大,两年时间下滑了29.52%。

归母净利润的下滑延后了一年,从2019年的59.8亿元降至2020年的29.13亿元,2021年一季度继续下滑至2.7亿元,同比再次减少了24.85%。

盈利能力方面,三六零的毛利率和净利率也在不断下滑,四年多时间,其毛利率从73.07%降至58.78%;净利率更是拦腰砍断,从27.96%降至10.08%,利润空间一压再压。

红极一时的三六零,出了什么问题?

年报解释,广告业务收入下滑,是因为行业竞争太激烈了,公司尝试了创新和转型,试图稳固其在PC端和移动端的竞价广告市场优势。

年报没说的是,三六零这种“通过免费打开市场,聚集流量后变现”的打法,已经在如今的互联网时代遍地开花。

更重要的是,越来越多的流量在向移动端和短视频平台聚集,各大手机厂商和互联网厂商的应用商店、以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才是现在广告投放最密集的领域。

根据近日被曝光的一份访谈内容,字节跳动2020年的广告收入高达1830亿元,2021年目标为2600亿元。

市场就那么大,新的流量入口赚钱了,老的流量入口生意自然就不好做了。

除此之外,三六零近两年一再被官方点名批评。

2019年5月,《人民日报》跟踪报道“浏览器主页劫持”等技术霸凌问题,三六零的浏览器主页劫持问题被广泛讨论。

2020年2月,国家网信部门在巡查过程中,发现360导航存在为色情低俗小说引流的情况。

2021年3月15日的消费者权益日,央视再次点名批评了360搜索和UC浏览器为虚假广告改头换面的现象。

三六零终于不得不面对过去“野蛮生长”带来的问题。

借壳上市后,市值从3000多亿元一路下滑到目前的800多亿元,缩水超过七成。

未见好转的财报一份又一份,周鸿祎在这种低迷的形势中,迎来了一个“重要时刻”。

2021年5月17日,实控人周鸿祎持有的三六零最后一批限售股正式解禁,2.46万股股票对应市值在29.56亿元左右,占其目前总持股数量的三成左右。

虽然持有的所有股票都解禁了,但对比曾经3252亿元的高光时刻,周鸿祎似乎很难开心得起来。

在这个特别的节点,周鸿祎宣布加入造车大军,实在有些微妙。

03、“逼上梁山”

近日,兴证全球基金董承非谈到了对新能源汽车领域的看法。他表示,现在这个行业是“一锅粥,一锅大杂烩的粥”,对投资来讲是非常混乱的一个阶段。

汽车分析师张翔对市界表示:“造车是一个风口,各行各业都在造车,三六零不造车反而会显得被动;同时,三六零自身业务也陷入瓶颈,需要寻求新的话题支撑股价和市值,三六零造车某种程度上也是被迫造车,不得已而为之。

被“逼上梁山”的三六零胜算几何?在造车这个陌生的领域三六零手里又有什么牌?

周鸿祎一再强调,要为哪吒汽车提供互联网赋能,并且表示哪吒所缺少的智能驾驶、智能座舱或者说互联网基因、互联网思维,包括整个车载的安全,都会由三六零来提供。

(哪吒V樱空小魔女)

对比同样下场造车的互联网企业,百度在自动驾驶领域已经深耕已久,华为则同时占据软件和硬件两条赛道,目前又把触手伸向了汽车销售渠道。

在遍地互联网造车的形势下,三六零对于哪吒汽车的赋能显然需要自己独有的“杀手锏”。

这个杀手锏会是“汽车安全”吗?

张翔认为,三六零做汽车信息安全不是独一家,蔚来、小鹏自己也都会做,三六零可能有些自己的积累,但是优势不明显。

而关于周鸿祎提到的,要在哪吒上试验安全功能后,再输出给其他的网联车厂商,这一点的实现可能并不容易。

资深汽车分析师钟师表示:“车企的网联、自动驾驶系统一定是封闭的,不可能半张纸(指一半自研、一半交给第三方),OTA(在线自动升级)等都是车企的性命,涉及到汽车安全和社会安全这样的关键点,三六零很难介入进来。”

不过,早在2016年就成立车联网安全中心的三六零,要在汽车安全上实现突破,与整车厂建立深度合作又是不能绕开的一关。

“对于一家安全厂商来说,如果不能跟车厂深度耦合,还是用解决手机和电脑网络安全的思路去解决车的安全问题,是很难做出保障车辆安全的解决方案的。”提到为何下场造车,周鸿祎在近期的一次活动上如此回应。

除了安全,周鸿祎强调要把智能汽车价格做到10万上下,并且实现与三四十万车相似的空间、自动驾驶、智能座舱、售后服务体验。

虽然目前我国的新能源产业链已相对成熟,但各造车新势力仍在亏损的路上。周鸿祎的平价路线,又谈何容易。

此次与哪吒联合造车,三六零可以减少大量在制造层面的成本,但是周鸿祎表示要发力的自动驾驶、智能座舱,投入成本不可小觑。

目前来看,近期三六零领投的哪吒汽车D轮融资,总融资额约为30亿元。

高投入背后,却是并不明朗的回报周期。

造车新势力三强中,目前仅有理想汽车一家在去年四季度盈利后,今年第一季度再次转亏,其他两家则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特斯拉的盈利也是碳积分收入占了大头。

这一点,周鸿祎自己心里也有数,“我从来不觉得造车这件事是一个两三年就能决胜负的东西,未来一定是个5~10年长期的投入和长期赛道。”

周鸿祎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对于未来不确定的结局,周鸿祎似乎也不得不佛系起来,“前面我们看到的企业家有几百家,有很多已经出师未捷身先死,未来我觉得还会有更多的像三六零这样的公司冲进来,但是呢,现在冲进来最后也未必能抢到。

(作者丨余聪 林夏淅 编辑丨韩忠强)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