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孵化与电竞江湖:比心陪练实现别样“造星”

光明网

发布时间: 05-3116:03光明网官方帐号

“电子竞技”曾经更像是个一锤子买卖。魔兽世界、英雄联盟、星际争霸……年轻人投身爆款游戏,“最终在25岁左右就放弃,回家乡找工作转型”。直到2014年,在线新文娱产业的快速发展,让电竞变了样貌。

2014年,在线新文娱的万亿市场与电竞行业接驳。

这一年,斗鱼TV、虎牙直播、火猫TV、战旗TV等耳熟能详的直播平台相继成立,将各路顶尖选手及明星主播接引至平台;在另一赛道上,“比心陪练”正式宣布成立,瞄准游戏体验环节,让中长尾的电竞从业者拥有了立足之地。

至此,电竞人的社会价值开始得到肯定,一个完整的电竞江湖逐步成型,武林宗师、天下高手、门派新秀共领风骚的“IP时代”大幕拉开。

一场属于普通人的“电竞造星运动”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默默无闻的普通年轻人一夜红遍大街小巷的故事,尽管在娱乐圈发生了无数次,但仍让人津津乐道,故事主人公往往也会成为那段时间里的明星或偶像。

在2014年,一场属于普通人的“电竞造星运动”悄然发生。那一年,中央电视台《体育人间》栏目首度两次聚焦电竞,通过系统报道为电竞正名。同年,中国电竞职业战队获得了国际赛事冠军,赢得了高达五百万美元奖金,打破了单项冠军最高奖金吉尼斯世界纪录, “打游戏也能做职业”也成为了社会热议话题。

社会评价的提高,职业发展的话题性,游戏对年轻人的吸引力,这三种因素的结合让从事电竞行业成为了许多人向往的职业路径。从业人数和关注人数的增加使得属于电竞行业的网红IP孵化成为可能,更多人在关注职业赛场的同时,也将目光瞄准了另一赛道——成为电竞领域的“网红”。

与直播平台不同的是,在以比心为首的电竞陪练平台上大多是普通人,他们的技能或许达不到职业水平,但远胜普通玩家;他们希望投入电竞,也需要稳定的经济来源养家糊口。

今年34岁的全职陪练寒林(化名)是最早一批入驻电竞陪练平台的人,2016年的时候,他才开始接触电竞陪练。对于寒林来说,“陪练过程中积累了不少铁粉”,虽然不是大网红,但因为大家都在一起玩,粉丝“忠诚度”更高,也让他获得了不菲的回报。

当普通人不再籍籍无名,能力与魅力俱佳的路人甲有了被广泛记住的名字,个人IP的打造就水到渠成。也正是在那几年,职业选手,包括电竞陪练、解说等个人IP建设得到极大增幅。中国第一个英雄联盟世界冠军成员“草莓”于那一年退役,退役前月薪2万元,退役后他的IP价值通过入驻某平台进一步延伸,网传年薪达到500万元。无独有偶,当时在圈内有相当名气的解说员小智亦入驻某平台,网传年收入1500万元。

区别于电竞直播“顶流”,比心陪练上的普通人们也逐步迎来升华。根据比心陪练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入驻比心的明星指导已有上百位,其中既包括各大冠军战队明星选手,也包括在电竞游戏圈人气超高的游戏主播、自媒体达人们。英雄联盟iG、WE、EDG战队全员;王者荣耀WB 、eStarPro、AG超玩会、DYG战队全员;和平精英AG、Tianba、Agfoxblack战队全员;以及包括游戏红人林颜、不羡仙、草莓果冻、咬米、苓妹妹吖、狗子队长在内的一系列游戏红人。曾经的平凡人,如今一跃成为炙手可热的“网红”。

沉浮之后的陪练网红IP崛起

繁花似锦终有轮回之日。所有“网红经济”都不可避免要面对持续发展问题,对于很多网红来说,趁着网红IP热度尚在发光发热,即使昙花一现也不留遗憾是主流选择。网红和娱乐明星一样,有潜力,肯努力,有资源之外,还需要一个机会。但由于电竞行业的粉丝积累很大程度上受限于一款游戏的寿命,转换赛道非常艰难,类似英雄联盟这样的爆款游戏并不常见,蜂拥而至的人也使得赛道格外拥挤,浮浮沉沉之中,网红换了一茬又一茬。

以电竞陪练为中心的兴趣社交平台出现和发展则为那些顶流之外的大多数人,创造了持续的IP塑造机会,也使得网红IP塑造不再仅仅使职业选手和头部的少数人受益,也不再是昙花一现。

2019年,比心陪练开始有意识的在平台上发掘有个人风格特色的用户或者大神进行IP塑造尝试。在持续至今的三年时间内,一共打造了50多个网红IP,总粉丝量达9亿4千万。

同时,与其他平台的赛道差异,使得比心陪练拥有更多的网红IP培育机会。正如比心陪练副总裁杜江明近日在2021中国网络表演(直播与短视频)行业年度峰会所讲,“比心给这些个人赋能,本来在陪练平台上做大神,现在可以做网红,目前孵化的IP平均下来每个网红近2000万粉丝。”

当局限于某款游戏的“青春饭”变成依靠游戏技能创造财富“技能饭”,网红IP的生命周期被最大程度延长了,更多的流量被分到了中长尾群体。

陪练场景的用户付费逻辑很简单,我觉得你游戏技术不错,性格合适,希望能和大神一起在开心的气氛进行游戏或提升技术,用户提前下单预约,大神通过平台接单。如今,比心陪练注册用户已经达到6000万,注册陪练师超过800万,其中2020年新增陪练师300万;累计为大神创造收入超200亿元,全职陪练平均月收入7905元,兼职陪练平均月收入2951元。

和其他业态不同,他们不需要那么高超的沟通和表演技巧,但拥有极强的可复制性和持续性,更多人也可以在不放弃主业的前提下,以兴趣为出发点,获得一定的发展空间。

电竞网红IP迈向产业化

从“造星运动”,到自上而下的网红IP培育探索,电竞行业在孵化网红IP方面完成了从0至1的探索,但对于生态的建设还处于初期阶段。

以娱乐行业为样本,一个明星可以拍电影,可以踏足时尚界,可以成为歌手、舞者、导演在跨界、转型与互动中创造无限的商业机会,并完成职业生涯的降落。对电竞网红IP来说,实现这样的跨越还相对艰难,但已经有转变之象。

在比心陪练生态中,网红IP孵化的产业化路径是明确的,链条上下的各个环节都能找到出路和上升机会。具体来说,包括三种模式,其一是“星计划”,针对不能成为职业选手的大神,通过与渝欣、薇龙、麦抖、大鹅小象等头部MCN合作,打造红人IP,帮助大神增收;其二是“星火计划”,通过链接平台电竞用户与顶级电竞战队,打造专业人才选拔的通路;其三是 “降落伞计划”,引导退役选手转型做主播、陪练大神等,开设职业战队专区,即帮助网红IP完成落地和再孵化,目前已有22位职业选手入驻。这样全周期的培养方式,在其他平台并不多见。

当然,也有其他的方式,通常来说偏水平向发展,即平台通过包容兼蓄的方式,去开拓一个新的转型场景,做大蛋糕。例如美股上市的思享无限,在疫情期间加大了电商领域的直播布局,培育自己的电商直播生态,再返回滋养主播和公会。

但毫无疑问,怎么保证平台的持续增长,以及网红IP持续造血的可能性,正在成为所有平台的突围方向。

陌陌相关负责人在公开场合透露,平台在2020年将“做中长尾”定为关键词之一,认为中长尾的用户和主播是长远发展的基石,并推出了新主播的政策,以及腰部主播的培养计划,包括站内的曝光机会、活动玩法,以及站外宣推的机会等等。

无论是融合其他业态场景,还是纵向开拓发展上下限,都是电竞领域的在线新文娱平台的一次产业化尝试。

对于每一个热爱电竞和游戏的人来说,最近十余年的发展形势都是令人喜悦的。电子竞技走向台前,逐步实现了规范化和透明化,包括电竞陪练师、电竞选手等一系列职业获得国家和社会认可,电竞专业也进入大学。

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和中国游戏产业发展研究院联合发布的《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中国电子竞技游戏市场收入从2019年的947.27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1365.57亿元,同比增长44.16%。2020年,中国电子竞技游戏用户规模达4.88亿人,同比上涨9.65%,用户数量保持稳定增长。

对于电竞行业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时代,如何承接时代带来的红利则需要包括比心陪练等在内的平台掌握好发展方向,也让仍处朝阳中的电竞江湖更有生趣。

来源:北国网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