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黑迷失是维吾尔人,生年不详。1265年,入蒙古宫廷,当世祖忽必烈的宿卫。1271年忽必烈改蒙古国为大元。次年,为昭告南海诸国中国已是大元天下,并希望各国来朝贡,派亦黑迷失作为大元使者出洋访问。
忽必烈为何会派一个贴身侍卫作为出洋使者,这与元朝廷的特殊格局有关。元朝廷虽然有文武百官,但皇帝身边仍留有一群“斡脱”(蒙古语意为合伙,即见圣旨随处做买卖之人),他们多为皇帝贴身侍卫同时也是商人,常常被派往海外经商替皇家王族打理生意,亦黑迷失即是“斡脱”中的一员,为大元打理海外事务,20年间,曾六下西洋。
丝路
海上丝路hangxian
1272年亦黑迷失第一次下西洋,是奉忽必烈之命出使“海外八罗孛国”,即印度西南部面对阿拉伯海的马拉巴尔。亦黑迷失率领的这支规模可观的大船队,沿岸航行,走走停停来回用了两年时间。此间,大元船队停靠了南亚洲许多国家和地区,最后,经过菲律宾群岛,于1274年返回泉州港。这支船队回国时还带来了八罗孛国使臣,向大元朝廷献上了很多珍宝。忽必烈见到远在西洋的国家都臣服于大元,非常高兴,颁赐金虎符特别嘉奖亦黑迷失.。
1275年亦黑迷失第二次下西洋,还是出使八罗孛国。亦黑迷失第二次来到八罗勃国,再度和平交往,得到了八罗孛国的信任,该国派出“国师”,携带名药乘坐亦黑迷失的返航船回访中国,忽必烈赏赐甚厚。1277年,亦黑迷失授兵部侍郎。亦黑迷失两次到达的八罗孛国,即印度西南部的马拉巴尔海岸,150年后,七下西洋的郑和即死在这个海岸上的古里城(今卡利卡特)。
1281年亦黑迷失第三次下两洋,是奉命招谕占城国。此行大元的目的是让占城臣服,成为大元控制东南亚的基地。但造占城人拒绝,亦黑迷失奉命与平章阿里海牙、右丞唆都跨海远征占城。元军的战斗打得并不顺利,只占领了沿海地区,却无法深入内地低地。两国对阵了数年,唆都战死。亦黑迷失报告镇南王,请屯兵大浪湖,伺机而动,镇南王奏报朝廷,朝廷采纳亦黑迷失的意见,撤军回国。
1284年亦黑迷失第四次下西洋,代表大汗忽必烈到僧加剌国(今斯里兰卡)礼佛。忽必烈命亦黑迷失率船队前往僧加剌国,这是一次大规模远航,船队途经印度支那半岛、马来半岛进入印度洋,最终到达僧加剌国。这次出使的任务很简单,即观佛钵、舍利(即佛牙),并赐僧加刺国以玉带、衣服、鞍辔。此次归国后,忽必烈命他留驻泉州,随时听候调遣。
1287年亦黑迷失第五次下西洋,奉命出使马八儿国(今南印度一带),取佛钵、舍利,航海遇逆风,行一年才到达,得良医善药:该国遣使臣来贡方物,亦黑迷失自己也购买紫檀木殿材献给朝廷。回国后,一次在服侍忽必烈洗澡时,世祖问他已出海几次,他回答说四次(实际上以任务而论已是五次了)。忽必烈念他劳苦,赐玉带,授资德大夫、江淮行尚书省左丞、行泉府太卿的官爵。
泉府司“掌领御位下及皇太子皇太后诸王出纳金银事”,泉府派商队从事海外贸易,最鼎盛时,泉府司有海船1.5万艘。后来泉府司发展成为有海船有军队的专门经营海外贸易的强大实体。泉府太卿为从二品,是管理泉府司行政长官。
1292年亦黑迷失第六次下西洋,这一次的任务是招谕与征讨。1280年,元朝遣使爪哇,爪哇亦回派使节表示通好。但忽必烈要求爪哇国王亲自来大都朝觐,遭对方拒绝。1289年,元朝再次遣使爪哇,爪哇国王将元朝使臣孟琪黥面放还。忽必烈大怒,决定南征爪哇。
1292年初为征爪哇,忽必烈特设福建行省“命亦黑迷失与史弼、高兴并为平章政事,将兵征爪哇,用海船大小五百艘,军士二万人”,“亦黑迷失惟熟海道海中事,当付之,其兵事,则委之史弼可也。”远征部队在泉州后渚港会师。“五旬有余至其境,惊禽骇兽破胆走……”忽必烈原想此战十分简单,对平章说:“你们到了爪哇,应派人回来报告,你们留在那里,其他小国就会臣服,可遣使去招他们来朝。若他们来朝,皆是你们努力的结果。”
亦黑迷失等人率大元舰队行至占城时,先派郝成、刘渊等人为使臣,先行苏门答腊招南巫里、速木都剌、不鲁不都、八剌剌等诸小国臣服大元。1293年,亦黑迷失率兵攻爪哇的葛郎围,这里正在内战,葛朗国王室后裔哈只葛当起兵,杀葛达那加剌。葛达那加的女婿土罕必耶,剌闻元兵至,请求救援,表示愿意归降。元兵协助其击退哈只葛当之兵。但得胜后的土罕必耶,又集结军队,反过来夹攻元军。元军征讨不成,匆匆随船回国。亦黑迷失和高兴因此获罪,没收家财三分之一,不久忽必烈义把没收的家产还给了亦黑迷失,并授集贤院使兼会同管事。
根据《元史·亦黑迷失传》,远征爪哇后,亦黑迷失“告老家居”,根据最新研究成果,此处回乡,并非新疆,而是泉州,其主要依据是泉州出土的其妻的墓志《盛柔善墓志》。亦黑迷失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任职泉府司时,迎娶了泉州盛氏之女柔善。盛氏是当地望族,盛柔善是南宋诗人盛世忠的孙女。于是,泉州成为亦黑迷失的第二个家乡,从此定居泉州。亦黑迷失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根据《一百大寺看经记》碑文,他曾在元祐三年( 1316) 为全国各地的一百大寺各施钞、施田、年收息钞,轮月看转三圣教一藏。按《元史》地理志记载的行政区划,一百大寺几乎遍及当时的各行省,据陈得芝先生估算,亦黑迷失施钞、施田数目,总计达一万五千锭,“足可称百万富豪了”,可见,通过海外贸易,亦黑迷失也积累了大量财富,这也从侧面反映了元代中国海外贸易的繁华。
举报/反馈

信使courier

473获赞 27粉丝
传播文明交流互鉴相关的历史知识和学术研究
历史学博士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