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 陈玉静)5月20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美联储今夏将发布有关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DBC)相关报告,为美联储决定是否发行CDBC提供参考。
今年以来,多国央行加速研发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DBC),在此背景下,数字货币未来会对国际货币体系产生何种影响?
5月22日,在2021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紫光金融学讲席教授、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鞠建东接受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专访时表示,首先,未来国际货币体系的改变是大方向,其次为了使未来国际货币体系改变的成本更低、更加有效,对世界各国都有好处,数字货币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式,至于怎么用,要去试。
央行数字货币自然要从M0到M1、M2
此前有观点认为,央行数字货币替代M0只是起步,但也有人认为,央行数字货币会仅限于M0。对比,鞠建东对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表示,数字货币作为一种新的技术替代纸币,自然是要从M0到M1、M2,但走到什么程度,纸币和数字货币之间的份额是什么样,如何互相支撑,还要慢慢看,现在只能是一步一步向前走。
未来,数字人民币的发展会对跨境支付会产生什么作用,又会对现有的国际货币体系产生何种影响?
鞠建东表示,跨境支付本身和数字货币是两回事,现在的银行电汇就是跨境支付,因为数字货币技术的发展,自然会支持以前货币所有的功能,跨境支付同样是一种应用的方向。
但当前跨境支付结算体系由美国主导,对此,鞠建东此前指出,我国必须加快数字金融基础设施的建设与升级,推动建立数字人民币跨境支付结算新体系,要运用区块链等新技术全力实现人民币的跨境支付功能,通过人民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DC/EP)解决计价问题,暂时搁置人民币的储备功能,在(DC/EP)框架下完善人民币与其他货币的直接汇率询价机制。在此基础上建立一个“数字人民币跨境支付结算新体系”。
鞠建东表示,以新体系替代旧体系有两个关键问题要关注,第一,是攻克现有体系的网络外部性,实现新体系的网络外部性,网络外部性是指:接入体系的用户数量越多,所有用户所获得的价值会呈几何级数增长,一旦该体系被大部分市场主体接纳,其便利性和低成本则无法被超越,系统便会自发形成具有使用粘性的稳定网络;第二,是如何确定数字人民币与其他法币的合理兑换比率。兑换比率既要对用户有吸引力,即不能扭曲性地低于外汇市场的法币交易汇率;又要防止投机资本利用不同平台进行套利,即不能扭曲性地高于外汇市场法币交易汇率。
未来改变国际货币体系
数字货币是一种方式
目前关心的是在未来国际货币体系的演变方向中,数字货币技术到底会对国际货币体系的变革有何种帮助。
“在过去的历史过程中,国际货币体系曾有几次变化,但过往国际货币体系每次制度性的变化,都伴随着金融危机或战争。因为国际货币体系本身具有非常强的外部性,对旧的货币体系的改变,需要一个强烈的外部冲击,过去的冲击就是战争、金融危机。”鞠建东在接受大河报·大河财立方专访时表示。
鞠建东认为,现在关心的是以美元为主导的货币体系,会不会发展到以后的新的货币体系?比如以美元、欧元、人民币多极货币体系为主导的新的货币体系,这也有可能,“但以什么方式改变,会不会像以前一样,通过战争、金融危机,不一定,因为现在有新的技术——数字货币技术,未来国际货币体系的改变是大的方向,为了使未来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成本更低、更有效,对世界各国人民都有好处,应用数字货币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式,至于怎么用,需要尝试。
那么,数字货币对于国际货币新体系的建立有何作用?鞠建东表示,只能说,从历史上的发展路径看,要改变一个过去的系统只能通过战争或者危机,未来如果不想通过战争、危机的方式,那新的技术是一个方式,至于新技术如何用,可能有各种方法。
责编:陶纪燕 | 审核:李震 | 总监:万军伟
举报/反馈

大河财立方

215万获赞 18.3万粉丝
中原地区最具影响力财经全媒体平台
河南大河财立方传媒控股官方账号,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