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商品,我买反而更贵?!“大数据杀熟”怎么办?

人民资讯

发布时间: 05-1616:27人民网人民科技官方帐号

关注

第60期

近日,红网《百姓呼声》栏目一网友发帖留言称,自己在某电商平台购买奶粉时,同一产品、同一时间、同一下单页面,商品显示的价格却与同事手机里的定价相差20元,而自己还是付费会员,同事仅是普通会员,百元商品竟遭遇如此“大数据杀熟”,该网友不禁对会员定价机制产生了疑惑。

网友上传的图片

本是为了享受更优惠的价格付费充值了会员,却发现买东西反而花得更多了?作为消费者,面对这种随机优惠背后隐藏着的“大数据杀熟”问题,我们究竟该如何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对此,湖南省消保委第一届律师团团长、湖南通程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彭震律师为我们提供了法律方面的提示。

“大数据杀熟”是互联网平台利用大数据和算法对用户信息与数据进行分析,从而根据不同用户需求收取不同价格的行为。南都反垄断研究课题组于2020年12月22日发布《互联网平台竞争与垄断观察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包含了一千余份消费者态度调查问卷以及一百余份互联网反垄断案例。根据《报告》对于消费者态度的问卷调查,消费者最为重视个人信息过度收集与滥用、“大数据杀熟”两大问题。其中,有73%消费者反对“大数据杀熟”的行为,但无奈于无法避免在生活中使用这些进行“大数据杀熟”的平台交易。

“大数据杀熟”的问题在日常生活中太过于常见,在“消费维权”栏目中也同样经常出现关于“大数据杀熟”的投诉,旅游软件、购物软件、打车软件是该问题的“重灾区”:同一趟航班出现两种不同的票价、同一个路线不同手机出现不同的价格、同一个商品会员却比非会员更贵等等。

一、消费者权益保护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以及2021年5月1日实施的《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中均对消费者个人信息收集做出了规定,要求经营者收集、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应当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且应当经过消费者同意。其中《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要求网络交易经营者公开其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的规则,且不得采用一次概括授权、默认授权、与其他授权捆绑、停止安装使用等方式,强迫或者变相强迫消费者同意收集、使用与经营活动无直接关系的信息。

然而事实上,网络交易经营者对消费者个人信息的滥用十分普遍。比如无处不在的“精准推送”,当你在聊天中提到某样商品,即可收到手机上购物软件的相关推送,实在是让人感到非常“惊喜”。

在消费者进行搜索、浏览的时候,却不知平台正在悄悄对个人信息与数据进行大量收集,然后利用收集到的信息、数据进行加工处理和精准预测,同时使用整合的数据对消费者进行“用户画像”,即精准定位和分析。在“用户画像”完成后,经营者便开始了“宰羊”。网络交易经营者在违背消费者意愿的前提下对消费者个人信息、数据进行收集、处理,其本质上构成对消费者个人信息权的严重侵犯。

但在消费者对于“大数据杀熟”行为进行维权的过程中,拦在所有人面前的是举证这一道难关。基于一般证明责任分配原则,此类案件的举证主体一般是消费者一方,即消费者对网络交易经营者利用消费者的信息、数据进行“大数据杀熟”这一事实承担证明责任。然而,算法等内容储存在平台服务器之中并予以加密,并不会向社会公开或提供给消费者,因此消费者想要获取该项证据是十分困难的。而且经营者通常会以商业秘密为由,不公开其使用的数据分析和算法,这使得消费者举证难度大大增加。再者,互联网交易中所形成的证据往往是电子数据,电子数据的获取以及固定也较为困难,消费者想要收集证据加以举证,将会付出极大的精力与成本。除此之外,经营者还会以消费者购买商品型号或配置不同、交易套餐优惠不同、交易时间不同等等借口为自己开脱。即便消费者跨越难关维权成功,对于市值几十亿甚至上百亿元的互联网企业而言,微小的罚款也无法具有警示效果。

笔者认为,对于消费者举证难这一现象,可以考虑在相关案件中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的规定,由网络交易经营者通过公开自己的算法、数据等信息证明其没有实施“大数据杀熟”的行为会更为公平合理,如此规定也可以体现对于作为弱势方的消费者合法权益的保护。

二、反垄断

2021年2月7日,反垄断委员会发布了《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其中明确提出,“大数据杀熟”的行为可能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反垄断法》对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做出了禁止性规定,即经营者不得在无正当理由的情形下,对具备同等条件的消费者实施区别化定价、不同等对待等差别待遇。而《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中的第十七条对于“差别待遇”是这样规定的:“分析是否构成差别待遇,可以考虑以下因素:(一)基于大数据和算法,根据交易相对人的支付能力、消费偏好、使用习惯等,实行差异性交易价格或者其他交易条件;(二)实行差异性标准、规则、算法;(三)实行差异性付款条件和交易方式。” 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平台经济领域经营者,可能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无正当理由对交易条件相同的交易相对人实施差别待遇。对于“条件相同”,《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规定:“条件相同是指交易相对人之间在交易安全、交易成本、信用状况、所处交易环节、交易持续时间等方面不存在实质性影响交易的差别。平台在交易中获取的交易相对人的隐私信息、交易历史、个体偏好、消费习惯等方面存在的差异不影响认定交易相对人条件相同。”

根据上述规定,互联网交易平台通过大数据算法,向条件相同的消费者提供不同的交易价格的行为属于“实施差别待遇”,而此种行为违反了《反垄断法》的相关规定。但互联网平台的商业模式较普通线下模式来说更为复杂,并且涉及范围广、专业性强,仅靠消费者自身的维权行为无法对市场进行有效监督。

在当前营商环境优化的宏观背景下,互联网平台经营者的垄断行为所受到的监管将会逐渐严格。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与国家其他行政部门相互之间积极履行职能,对互联网领域中经营者利用数据、技术以及资本等优势进行不正当竞争及垄断的行为进行防范,才能促进社会主义经济市场的良性发展。

我们正身处飞速发展的数字时代,而“大数据杀熟”的行为也正在一步步侵犯着消费者的合法利益。经营者收集、分析消费者数据,利用算法分析并对消费者个性定价的行为严重破坏了市场经济秩序。虽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允许经营者在一定条件下区别定价,但是被赋予的这种权利绝不能成为经营者侵犯消费者权益的工具。应通过建设健全制约“大数据杀熟”的事前法律体系的方法,使大数据和算法在互联网领域的使用更加公正、有序,从而进一步形成良好的互联网消费环境。

本文来源:红网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