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峰会】专访昆山杜克大学张俊杰

新华财经客户端

发布时间: 05-1521:09中国金融信息网官方帐号

新华财经福州5月15日电(刘铭)今年是向“碳达峰”“碳中和”目标迈进的元年,绿色金融成为助力可持续发展的一个重要的金融手段,同时也成为各大资管机构未来拥抱转型的重大方向。

绿色金融对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带来哪些积极影响?如何重塑产业、资本格局?绿色金融又该如何投资?在第二届中国资产管理武夷峰会上,新华财经专访了昆山杜克大学环境研究中心主任张俊杰。

金融创新和碳交易

采访一开始,张俊杰就表示:“以前提到治理环境,第一反应就是政府投资,但是对于气候的投融资,跟治理环境显然不是一个量级。单靠政府投入不现实,因为撬动的体量太大了,未来40年,这个缺口非常巨大,所以要调动整个市场的积极性,让他们能主动参与到绿色和低碳的投融资中”,同时他也指出:“在这个过程中,政府需要做的就是做好监管,创新机制”。

3月18日,兴业银行南平分行日前通过“碳汇贷”综合融资项目,为福建省南平市顺昌县国有林场发放2000万元贷款,这是以远期碳汇产品为标的物的约定回购融资项目。

据了解,双方签订的是林业碳汇质押贷款和远期约定回购协议,将远期碳汇交易权作为担保方式,并设定林业碳汇远期约定回购,为顺昌县国有林场林业碳汇交易权进行综合质押融资。

跟“碳汇贷“相似的还有”一元碳汇“。

”一元碳汇“针对的主要是贫困户,通过各自保护的一小块林地,按照份额往下平摊,通过”卖碳“获得资金支持。这个过程,既保护了生态,也支持了碳汇交易,同时达到了帮扶的作用。

“跟南平情况比较相近的地区不少,尤其是生态资源丰富,发展程度有所欠缺,但是又不希望通过破坏生态自然资本的地方,可以通过这种绿色金融的形式,给当地提供专项的支持。“张俊杰表示。

百万亿级的市场从何产生?

碳达峰、碳中和能够带来巨大的市场,已经得到了市场的一致认同,那么,有多大呢?

中国金融学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主任、北京绿色金融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院长、G20可持续金融研究小组共同主席马骏做过测算:100万亿似乎是非常保守的估计,而几百万亿是大概率事件。

几百万亿的市场从何而来?张俊杰认为来源于现有的传统碳排放大户——电力、工业、建筑、交通。要让这些行业净排放量降为零,本质上是对国民经济的重建。毫无疑问,在这点上,无论产业端还是资金端都面临巨大的挑战,但同时也面临着机遇。

在产业端,以高耗能的钢铁、水泥行业为例,碳中和的背景下,正在倒逼产业升级。一方面,通过技术创新提高冶炼效率,减少甚至消除碳排放;另一方面,随着新材料研发的推进,钢铁、水泥这类传统材料将被大量替换,这也将带来新的增量市场。

“然而,新工艺、新材料对投资来说是一个风险,它很可能爆发,但也可能失败,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VC、PE来进入这个行业,他们能看到未来巨大收益的可能性,也愿意承担现在这个阶段的风险”,张俊杰说。

机会很多,困难也不少

尽管市场看到了碳中和下绿色金融的机会,但是就目前而言大规模推广并不容易,张俊杰认为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

首先,目前国内没有强制性的市场,市场参与者大都基于自愿,而基于自愿的市场规模就不会大,所以张俊杰建议建立强制性市场,比如全国碳市场,并且考虑一定比例的履约,如果企业的履约率达到减排目标,可以通过购买碳汇来实现,这样就能形成市场的联动。

其次,期限错配。中国离达到碳中和的目标还有40年的,这是一个长达接近半世纪的长线投资,而目前国内绝大多数的个人投资者都没有这个耐心,这也制约了机构在投资策略上的决策。所以,吸引更多长线资金投资将成未来的关键。

最后,成本和收益错配。张俊杰举了个例子:南平减碳全国受益,但是南平却没有得到相应的收益,所以这对主动减碳的主体不公平。只有把外部收益内部化之后,才能吸引更多的资金投资低碳行业。

标准要尽快完善

放眼全国,绿色金融作为金融创新的一部分已经对一些产业、行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但是,对标国际上绿色金融领先的国家和地区,比如欧洲,中国还存在较大的差距,核心焦点就在标准的制定上。

如果没有一个清晰的标准来认定是否是绿色投资,很多公司就会“钻空子“,贴上各自的绿色标签,结果就是无法认定它是否是真正的绿色资产,甚至是棕色的资产。长期看,不仅对生态造成破坏,还影响信用,一旦信用丧失,金融也就失去了基础。

所以,张俊杰认为:“不仅要有一套标准,还要可操作、可执行,宁可少一点、质量高一点,让市场对绿色投资有信心。否则真正做绿色资产的就会吃亏,可持续发展将成空谈。“

尽管目前绿色金融面临着或多或少的问题,但是对于绿色金融的前景,张俊杰也表示非常有信心,随着国内外的金融机构开始关注中国的绿色投资,关注ESG,这个市场的基础设施建设也将愈加完善。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