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疫情惨状让多国纷纷自危!邻国在为“最坏情况”做好准备

环球时报热点

发布时间: 05-1510:14《环球时报》社官方帐号

综合《纽约时报》、法国24新闻台等外媒报道,印度疫情居高不下使得一些情况类似的国家开始纷纷自危,邻国也在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附近的大多数国家/地区对印度都封锁了边界,而一些原本一直指望“印度制造”疫苗的求助对象,则转向了中国和俄罗斯。

尼泊尔医院已不堪重负

尼泊尔大部分地区已处于封锁中,医院不堪重负。而孟加拉国在承诺的供应被切断后,暂停接受民众的疫苗接种申请。斯里兰卡对依靠旅游业带动经济复兴的希望已经破灭。

印度疫苗出口已经暂停

报道称,周边国家很多跟印度同样拥有诸多脆弱风险因素:城市人口密集,空气污染严重,医疗体系脆弱,还有大量不得不在染病和饿死之间做出取舍的贫困工人。

印度医疗崩溃惨状吓坏国外同行

尽管这些国家的疫情并非都与印度有关,但官员们对自己国家是否会步其后尘心存恐惧。

“我感觉这是类似世界大战的形势,如果两周前实行封锁,关闭边界,更好地隔离从印度返回的移民工人,这种情况本可以避免。”尼泊尔靠近印度边界地区的一名医生拉詹·潘迪(Rajan Pandey)说,他每天都要拒绝30名前来寻求病床的患者。他补充道:“目前,我们仍在等待最糟糕的时刻。”

在去年的第一波疫情高峰之后,1月份尼泊尔的病例骤减。上个月,居民聚集在一起参加该国的新年庆祝活动,成千上万的出国打工者越境返回印度,与往年一样去寻找工作机会。但是,随着新的疫情在印度各地肆虐,许多人返回尼泊尔,新冠病毒伴随他们而来。

在坎昌普尔(Kanchanpur)的边境地区,每天有1500多名尼泊尔人从印度回国。当地官员称,其中约有五分之一的检测结果呈阳性。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工作人员拉杰什·萨鲁·玛加尔(Rajesh Saru Magar)表示,上周在班克(Banke)有9000名工人返回,由于检测能力不足,仅对其中两成人进行了新冠病毒检测,而在这些人中就有三成的结果是阳性。

即使是现在,尼泊尔政府也只关闭了其35个边境检查站中的22个,官员们说,这一决定对于确保公民能够返回是必要的。直到4月下旬,尼泊尔还在允许来自印度的乘客在其首都加德满都换乘或专机交通工具,对于那些试图绕开其他国家针对印度的旅行禁令的一些旅客来说,这可能是一个漏洞。

现在,尼泊尔每天新增9000例确诊,在检测人群中有四成以上的结果呈阳性。到本周三晚上,已有4200多人死亡。但专家说,案例还可能被低估了。

尽管如此,输入病例并不是这场危机席卷尼泊尔的唯一原因。与印度一样,去年当疫情似乎得到控制时,政府没有扩大医疗设施,执行社交距离措施的步伐也很缓慢。

批评者指出,就跟莫迪在印度举行的大规模无口罩集会导致感染率上升一样,尼泊尔总理和反对党在12月总理宣布解散议会后,也曾经举行过大型政治集会。

尼泊尔卫生部流行病学和疾病控制部门主任克里希纳·普拉萨德·鲍德尔(Krishna Prasad Paudel)说:“因此,这种病毒会传播到国家的每个角落。”

救援人员警告说,尼泊尔和印度之间还可能有更多的相似之处。类似印度那样,由于氧气供应短缺,尼泊尔政府已为每家医院设置了供氧配额制,医生说这还远远不够,患者因氧气不足而死亡的新闻报道已经满天飞。

尼泊尔红十字会主席内塔拉·普拉萨德·蒂姆西纳(Netra Prasad Timsina)在上周的一份声明中说:“如果我们不能遏制这一波疫情,印度的今天就是尼泊尔的明天。”

疫苗并不可能立即提供帮助,尼泊尔从世界最大的疫苗生产商印度血清研究所购买了200万剂。但是随着印度危机的升级,印度政府停止了疫苗出口,还有100万剂并未交付给尼泊尔。

印度疫苗供应的中断也使孟加拉国的疫苗接种计划变得混乱起来。上个月下旬,孟加拉国政府宣布,在印度血清研究所提供的物资被切断后,将暂时停止接受新的接种登记。

现在,孟加拉国缺少提供第二次注射所需的大约150万剂疫苗,更不用说第一次注射了,为此已转向中国和俄罗斯寻求帮助。

虽然有短缺,但孟加拉国的情况要好于其许多邻国。尽管孟加拉国如印度一般有许多拥挤的贫民窟和需要不顾封锁继续赚钱维持生计的贫困劳动者,但自从4月激增后,感染人数仍在下降中。

不过,官员们警告称,好运气恐怕也没法维持。上周六,当局宣布已发现首例最初在印度发现的病毒变体。

孟加拉国公共卫生专家安瓦尔·伊克巴尔(Anwarul Iqbal)表示:“如果印度目前的新冠感染和死亡情况发生在孟加拉国,那么我们的情况将像是被暴风雨刮倒的树木一样。”

在不丹与印度接壤的边境地区,病例也有所增加,尽管这个约有75万人口的国家,至少已为其95%的适龄人口接种了部分疫苗。在专家对印度劳工的人员流动提出担忧之后,不丹上个月暂停外国劳工入境。

由于政治关系紧张,巴基斯坦和印度之间的边界甚至在新冠大流行之前就已经关闭。但是在巴基斯坦,病例也在增加,领导抗疫的官员阿萨德·乌玛(Asad Umar)用“整个地区的确诊和死亡案例都在爆炸”这种描述来解释为何要实施新的封锁措施。

巴基斯坦在4月17日新增了6127例确诊病例,是自去年6月20日以来的最高数字。随着斋月结束和开斋节假期临近,巴基斯坦感到自己步履蹒跚。被邻国印度每天发生的新冠“恐怖秀”而感到震惊。

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的政府正在采取预防措施,但是面临着巨大的不利因素:应对疫情大流行性的疲劳感、密集的人口、斋月期间放宽限制、传染性强的病毒变体、有限的检测能力,疫苗冷链问题和不足的医疗基础设施。阿萨德·乌玛在5月8日发推文说:“危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正在敲响我们的大门。”

耶鲁大学全球健康研究所所长萨德·奥默尔(Saad Omer)说:“虽然政府一直很积极,但要说印度正在发生的事情不会影响巴基斯坦,那是不理性的,”奥默尔说。 “可能导致激增的一个因素是开斋节前后,民众在城市中混杂在一起,他们还会旅行。这会导致全国范围内爆发疫情,在这种情况下,农村地区会有人感染,(疫情之火)会在整个村庄中燃烧。”

即使与印度这一波疫情没有直接关系的国家中,也承受着新的痛苦。专家们将斯里兰卡的新感染浪潮归因于上个月的国内假期旅行,那带来了迄今最高的单日新增病例记录。而印度的危机导致两国之间的旅行被中止,人们对原计划的航空“旅游泡泡”将振兴斯里兰卡旅游业的希望破灭了。 2019年,印度是该国最大的游客来源地,占了来访人数的近五分之一。

一家主要为印度游客服务的旅游公司的负责人表示,该公司今年只接待了很少的游客,自大流行开始以来,公司已经解雇了70%的员工。其余雇员的薪水至少削减了一半。他说:“旅游泡泡是一个伟大的创举,不幸的是,由于印度的疫情,我们无法从中获得任何收益。”

当前,印度已成为世界上感染人数第二多的国家,这让即使是远在非洲的肯尼亚也高度戒备。疫情之前,很多肯尼亚人将印度视为除国内外求医的主要目的地。但印度被疫情席卷后,肯尼亚医疗界人士称:“看到印度的医疗体系不堪重负,不堪重负,这令我们感到担忧。印度是我们寻求优质医疗服务资源的地方。”

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将印度正在发生的事情描述为“非常非常令人担忧”,肯尼亚已经检测到新冠的B.1.617变体,而那正是助长印度感染人数急剧增加的因素之一,目前这个东非国家接种疫苗的人口还不到100万。

(编辑:YZS)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