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13岁男孩睡在垃圾桶里遭碾压致死引关注

科技生活快报

2021-05-14 16:18
关注

近日,一名13岁澳洲男孩因为睡在垃圾桶内,而被倒入垃圾车遭挤压碾死一事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他为什么会睡在垃圾桶里?澳洲部分未成年人究竟过着怎样的日子?这都成为了澳洲社会热议的话题。

那么未成年人应该享受怎样的生活?澳洲政府及各界机构又该为保护未成年人做出什么工作,在当前澳洲的社会环境下,很值得探讨。

澳洲13岁男孩的悲剧为何发生?

据澳广网报道,5月11日凌晨,位于南澳艾尔半岛(Eyre Peninsula)的林肯港(Port Lincoln)发生了一起悲剧。一名13岁的澳洲男孩夜里就睡在工业垃圾桶内,然而当垃圾车在第二天清晨例行进行清理时,早上5点20分,这个垃圾桶被清空,而睡在垃圾桶中的一名男孩,不幸被倒入垃圾车内,经挤压碾死。

南澳警方表示,当时与死者一起睡在垃圾桶内的,还有另外两名男孩,一个11岁,一个12岁,但在垃圾车进行清理时,其中一个设法跳了出来,而另一名被困在卡车里的男孩“相对没有受伤”,但13岁的男孩严重受伤,当场死亡。

警司巴尔(Paul Bahr)称,这辆卡车当时正在爱丁堡街(Edinburgh Street)的停车场进行清晨的例行清理。他说:“司机当时不知道有3个小男孩睡在那个垃圾箱里。当垃圾箱被举起来的时候,其中一个男孩设法爬了出来,然而当垃圾箱被举起来,向垃圾车里倒进垃圾车时,另外两个男孩似乎一起被倒进了车里。其中一个很早就逃出垃圾箱的男孩开始使劲敲门,想提醒司机。但当垃圾车司机被告知垃圾桶里有人时,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此事件一出,立即引起了澳洲社会的热议,许多人表示,他们很难理解为什么会有小孩子睡在垃圾桶里,并为此感到心碎。其中南澳工党议员库桑托尼斯(Tom Koutsantonis)发表“推特”(Twitter)称,这一事件“令人心碎”。他写道:“如果你没有因为一个93岁的老人被送进医院急诊而心碎,那么也该为睡在垃圾桶里的3个男孩难过。”此外,还有网民@warwolves评论道:“他还这么年轻,这实在是太可怜了。”网民@Kimmie T也称:“难以接受的事实。愿你安息,孩子。”而网民@mivoicetoo也质疑道:“什么??到底有多少政府机构辜负了这些孩子?”

南澳工党议员库桑托尼斯发表推特。(图/网络截图)

对于此次事件,警方表示:“这些孩子为什么睡在这个工业垃圾桶里,确实需要一些时间来理解。”巴尔也说道:“我们不曾收到任何有关孩子睡在林肯港的垃圾箱里的报告。这是我们第一次意识到这一点。而且孩子们都有地方住。我认为把他们归为无家可归者是不公平的。”林肯港市长弗莱厄蒂(Brad Flaherty)向遇难者家属表示哀悼。他说:“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可怕的事件,它将对整个社区和相关家庭产生可怕的影响。”

澳洲未成年人究竟生活在怎样的世界?

因睡在垃圾桶里而丧命的男孩,应该引起人们对未成年人的关注。因为在澳洲,这个群体也有着“不为人知”的苦痛。

澳洲人权委员会于2019年发布了一份最新的关于澳洲儿童和青年享受和行使人权情况的报告,该报告由澳洲首届国家儿童专员米切尔(Megan Mitchell)撰写,它涵盖了儿童需要拥有的所有基本权利,比如拥有一个家庭、获得良好的教育、能够获得高质量的医疗保健、免受伤害以及拥有发言权等等。

报告显示,虽然澳洲大多数儿童生活在安全、健康的环境中,过着幸福的生活,但有些儿童群体的权利没有得到充分保护,这对他们的福祉产生负面影响。这其中就包括原住民儿童、残疾儿童、来自不同文化和语言背景的儿童,以及LGBTI儿童群体。

澳洲儿童权益报道。(图/网络截图)

米切尔在报告中提到,澳洲目前没有全面的国家计划、政策、立法或预算程序来支持儿童权利,也尚未批准《儿童权利公约关于来文议定书的任择议定书(Optional Protocol to the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 on a Communications Protocol)》。现如今,澳洲大约有17%的15岁以下儿童生活在贫困中,而虐待和忽视儿童的案例增加了27%(2012-2013年至2016-2017年)。面临移民拘留时,澳洲目前对所有非法的非公民,包括儿童,仍然强制实行。此外,国家安全措施也不成比例地限制了儿童的权利。

报告中还说道,澳洲目前的挑战就是,他们很难满足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提出的数据要求。

而2019年9月,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也敦促澳洲政府采取行动保护儿童不受暴力侵害;保证心理健康;寻求庇护难民和移民儿童;并关注儿童的司法权利。

对此,近些年澳洲联邦政府,各州及领地政府也都开始为维护儿童权益而作出努力。

为了下一代,他们是这么做的

据《时代报》报道,新冠肺炎疫情加剧了许多家庭面临的挑战,也进一步给未成年人保护行业带来了压力。据悉,该行业早已承担了前所未有的需求。未成年人保护服务(CPS)过去10年里收到的通知和调查数量也增加了3倍。

对此,代表150家社区服务组织的儿童家庭福利卓越中心(CECFW)呼吁维州政府在预算案中增加对早期干预项目的关注。干预项目可以保护未成年人的安全,最终可使他们远离儿童保护系统及刑事司法系统。

儿童和家庭福利卓越中心首席执行官特索尔巴拉斯(Deb Tsorbaris)说到:“我们需要让尽可能多的家庭远离儿童保护措施,我们要帮助他们,而不仅仅是处理严重的危机。这些孩子太重要了,这些家庭太重要了,我们不能只是把他们看作别人的家庭或别人的问题,因为他们都是这个国家的公民。”

维州政府在预算案中增加对早期干预项目的关注。(图/网络截图)

另根据Miragenews的报道,塔州近日也成立了调查儿童性虐待委员会。据悉,该委员会拥有与皇家委员会同等的广泛权力。调查委员会将调查国家服务机构内的儿童性虐待问题,并探索政府更好地保护塔州儿童的方法。

对此,塔州州长古德温(Peter Gutwein)表示:“虐待儿童是一种可怕的罪行,可以伤害儿童的一生,摧毁他们的家庭。同样令人震惊的是,虐待儿童的事件经常发生在我们委托照顾和教育孩子的机构中,甚至那些由我们的政府建立和运作的机构。

所谓我们期待可以与塔州民众一起,听取他们的经验,以及他们关于如何最好地确保政府机构可以保证儿童安全的想法。该委员会将继续开展为期五年的工作。我们鼓励任何在政府机构遭受性虐待或拥有其他相关信息的人站出来。”

澳洲部分未成年人或许遭遇着痛苦,但为了国家的下一代能真正幸福快乐地成长,澳洲的政府和社会各界都会为了维护他们的权利而努力,一切总会变得更好的。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