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蝶“八砸八立”,徐少春:“砸的还远远不够”

i黑马

发布时间: 05-1315:10北京创业未来传媒技术有限公司,财经领域创作者

砸掉“卡脖子的手”,徐少春笑着走到舞台中央。

这是他的第八“砸”,发生在2021金蝶云苍穹峰会现场。自2014年始,作为金蝶创始人、CEO的徐少春,都会亲手砸掉一个象征,以此喻示金蝶破而后立的发展目标与功成决心。

“我希望企业和软件行业能够意识到,真正卡脖子的不是技术,而是我们的思维模式。”徐少春说,“卡我们脖子的不是别人,而是我们自己。”这是一种坚决改革、一往无前的姿态,也以一种自省的态度。

徐少春:我有一个梦想

5月8日,徐少春在2021金蝶苍穹云峰会上挥锤向“卡脖子的手”。与此同时,他也满怀信心,说出了深藏心底多年的梦想。

30年前,徐少春还是一名程序员,他辞掉“铁饭碗”工作,开始编写人生的第一个软件。彼时他就有一个巨大的梦想,“但那时我都不敢说出来。”

30年后的当下,中国走向富强,中国企业崛起,一系列消费巨变、产业巨变和管理巨变正在发生……徐少春说,企业软件行业迎来了奋发图强的巨大机会,也让他终于有信心说出那个梦想:

“让中国管理软件在全球崛起。”

让中国管理软件在全球崛起,外部种种利好只是提供了机遇,而让徐少春“敢做梦”的真正底气,来自于中国企业软件行业的逆风翻盘,和金蝶自身的激流勇进。

中国企业软件行业已是今非昔比。据IDC数据,2000年时,SAP、Oracle等海外公司的产品,在中国ERP市场占了44%的市场份额,而中国软件还处在蹒跚学步期。如今,本土厂商打完了翻身仗,在ERP市场拥有超过80%的份额,但是在高端市场国外管理软件仍然占据绝对大头。

中国企业软件行业的崛起之路,金蝶是一个缩影,也是一个鲜明的符号。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只有这种危机感,才能让中国真正的强大,让中国各行各业都强大”,徐少春说道。在中小企业管理软件市场,金蝶从2004年开始登顶市场占有率榜首,并在之后的十几年继续保持了这一地位。

与此同时,金蝶还在国际巨头把控的高端市场上捷报不断:2020年金蝶云·苍穹拿下的大企业客户合同订单约4.67亿元,新签客户283家。已有超过400家大型企业选择了金蝶云·苍穹,包括华为、国电投、云南中烟等。“仅在过去一年,有40多家企业选择用金蝶云·苍穹扩展或替代国外软件”,徐少春表示。

取得了这些突破之后,徐少春考虑的不是“占位”,而是“开放”。“2021年是我们准备全面和彻底开放的一个元年。金蝶愿意把近30年来的技术和思想,开放给所有企业和开发者。”他说,“金蝶要夺回的不是市场份额,而是中国企业对中国软件的信心!我们应该自信的、大胆地站立起来!形成一个管理软件的生态,一起走向国际,走向全球”。

一个人的梦想只是梦想,一群人的梦想就能成真。徐少春把自己的梦想当成了一个火种,他想要拉动全行业一起“做梦”,一起实现中国企业管理软件的“燎原”。

面对“卡脖子”拦路,做“移山的人”

在通往梦想的道路上,“卡脖子”难题就是一座大山,但徐少春从没想过要绕山而行,而是决意做那个移山的人。

“我们不靠任何政策来保护我们,只靠市场竞争。我创业30年,在企业软件领域实现了全技术栈国产适配,摆脱了对国外技术的依赖”谈到技术,徐少春表示。经过多年技术钻研和沉淀,金蝶自主研发的金蝶云·苍穹企业级PaaS平台,已经实现了从芯片到操作系统、数据库、主机、存储全技术栈的适配,拥有110多项专利,不再依赖国外的技术。

但在徐少春看来,需要解决的不仅是技术上的“卡脖子”,更要解决思维模式上的“卡脖子”。“我们要超越的其实是自己,不能胜寸心,安能胜苍穹?破解’卡脖子’难题,首先就要战胜自己,颠覆束缚我们发展的老旧思维模式。”

当下,究竟是怎样的思维模式束缚着行业?徐少春把自己的理解,写进了金蝶云致国内外软件同行的一封公开信。

信中说,企业已经从以前的软件使用者身份,变为使用者和开发者的双重身份。未来所有的企业都将成为软件公司,软件厂商的使命应该是“赋能”,是帮助企业构建自己的能力,而不是“圈地”,让企业更加受制于自己。

“那些老旧的、复杂的、僵化的、昂贵的系统,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要么固步自封而亡,要么拥抱变化而生。”“一切封闭的、排他的、作茧自缚的行为,都将与行业的发展背道而驰。”……字里行间,显示出徐少春打破窠臼、颠覆到底的决绝。

但打破只是一个开始,更重要的是:打破之后,要建立的是什么?

对此,徐少春和金蝶给出的回答是:用真正自主可控、开放生态、可高频迭代的企业级PaaS平台赋能于企业,支持它们在不确定时代的快速创新。

有硬实力,才敢于重新定义

一年前,徐少春就公开提出:“金蝶要成为软件公司背后的软件公司。我们搭建一个广泛的企业应用市场新生态,给企业提供数字化平台,让企业在平台上不断开发迭代业务系统。”

徐少春口中能够支持企业不断开发迭代业务系统的数字化平台,就是金蝶云·苍穹。这个得名于“不能胜寸心,安能胜苍穹”的平台,既承载了金蝶进击大企业高端软件市场的雄心,也见证了金蝶在技术上自我超越、不断进步的决心。自2018年问世以来,金蝶云·苍穹不断迭代,前后投入将近50亿,4次获得国家专利奖,相关软件著作权超过70件。

在多项自研技术中,徐少春最引以为傲的是金蝶动态领域模型KDDM——这是金蝶云·苍穹的“看家本领”,也是其“重新定义企业级PaaS平台”的关键技术。

据徐少春介绍,早在2000年,金蝶就开始关注平台能力。为了高效完成每年数以万计的开发扩展,金蝶以元数据和模型驱动为开发思想,提炼高频及通用的企业业务场景,将其封装成可复用的功能模块,最终形成自研专利KDDM。

“KDDM让企业的IT资产可以得到沉淀、复用,提高效率,并确保研发过程更规范、更一致,不再依赖个别开发人员能力,或受制于代码技术迭代。”通过类似“乐高积木”的沉淀和灵活组合,解决了传统PaaS平台迭代慢、开发效率低、体验差、开发成本高、不易跟外部连接等弊端。

正因为这项独门技术,海螺集团旗下海螺型材,通过可视化的拖拽设计和丰富的企业级模版,打通了12个子系统,实现生产销售全流程贯穿;某大型跨国企业将原本2个月的迭代周期缩短到14天。金蝶云·苍穹,正成为越来越多大企业“重构数字战斗力”的首选。

正如徐少春在公开信中说的,“不是我们要取代谁,而是客户和伙伴要重新武装自己。要么固步自封而亡,要么拥抱变化而生。”始终关注客户、拥抱变化,这才是金蝶敢于“重新定义企业级PaaS平台”,徐少春敢于一次次“砸”掉旧模式、宣告引领行业变革的最大凭恃。

每一次“破茧”,成就更好的金蝶

“砸是我们的一个里程碑。”徐少春说。

2014年5月4日,徐少春开始了“砸”的故事。他先是砸掉笔记本电脑,宣告移动办公时代来临。几个月后,又砸掉客户的服务器,宣布拥抱云端,成立“ERP云服务事业部”。“表面上我们砸掉的是服务器,实质上砸掉的是旧思维、是恐惧变化的心理。”

2019年,徐少春在金蝶云苍穹峰会上砸破了一个“茧”。他坦言,这是企业领导者自身的警醒——不能束缚自身,失却做好、做大、做强中国软件服务的初心。

破茧成蝶,是自然界的历练。只有找对口子、挤压翅膀,蝴蝶才能通过自我颠覆而拥入天地。对于徐少春和他的金蝶来说,“砸与立”也同样如是。徐少春的每一“砸”,都是呼唤金蝶向上蜕变的“春雷”。

一如此前的每一次,徐少春的第八次的“砸”与“立”,依旧不留余地。金蝶拿出的诚心与信心,除了砸掉“卡脖子的手”,贡献一个真正的企业级PaaS平台,还有一个更开放的生态——金蝶将为全行业提供企业级PaaS平台技术标准,开放KDDM核心技术与思想,还将在未来5年提供20亿生态战投基金,与企业、伙伴、友商们共建PaaS、互为生态。

“金蝶砸的还远远不够。”徐少春说,“金蝶作为一个本土的企业软件厂商,奋斗了28年,我创业30年,从满头黑发干到了满头白发,但是梦想一直存在,现在大好的时代来临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中国的强大不仅仅是靠有形的产品。改革开放40年,中国很大程度上依靠数量式发展,外延式发展,现在我们要向高质量发展,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追求的目标,每一个企业必须要提供更高品质的产品和服务,怎么做到?就要靠管理模式,靠管理软件”。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