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丰的锅,极兔不背

隐马数研

发布时间: 05-1211:09

前言

快递行业近年来的疲态尽显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顺丰今年一季度的巨亏还是让无数投资人感到意外。在产业格局和资本格局都已基本稳定的情况下,行业龙头竟然还会突遇水逆,背后的原因的确值得研究和思考。有不少市场观点把快递行业的变局归咎于高调挥舞价格战大斧的极兔速递,但年轻的极兔真的能撼动顺丰的业务基本盘么?快递行业的竞争格局会被再一次被重塑吗?隐马数研挖掘分析了最新的快递行业数据之后,却得出一些不同的结论。

巨亏的背后:怨人不如怨己

顺丰的业绩增速在去年四季度就出现了较明显的放缓迹象。但从股价走势来看,几乎没有人预见到这个快递行业巨头在今年一季度会出现历史上首次亏损,而且是上市快递企业中最大的一次季度亏损。顺丰遭遇了至暗时刻,股价随即被腰斩。

从财务角度来看,一季度的亏损主要源于收入增速的放缓和毛利率的大幅下滑。对此顺丰的官方解释主要是对新老业务加大了资本投入,过年期间的人员补贴提升,以及时效件增速下降和低毛利的电商件占比上升。不过从各种市场观点来看的话,几乎是一边倒地把锅扣在了行业新锐极兔速递的头上,认为其极具杀伤力的价格竞争策略扰乱了顺丰正在积极切入的电商件市场。

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顺着业务发展的逻辑去思考,顺丰切入电商件市场其实是维持增长动能的必然选择。过去几年,时效件(以商务件为主)一直是顺丰的主要收入来源,占比一度高达60%。很长一段时间里,国内时效件领域只有顺丰和EMS两个头部玩家,良好的竞争格局让顺丰尽享高端赛道红利,稳坐快递行业的第一把交椅。

随着时效件的收入增速逐步迈入瓶颈期,顺丰不得不开始布局利润率较低但市场空间更广阔的电商快件市场。经过两年多的耕耘,顺丰的“特惠专配”产品拉动了经济件业务量快速提升。经济件收入占比从2018年的22%提升至了2020年的29%,而原本占比超过一半的时效件业务,目前占比已经下滑到了43%。

从隐马数研监控的电商快递数据来看,顺丰目前的电商件业务体量和专攻电商市场的通达系快递企业甚至极兔相比还比较小,在菜鸟网络中的单量尚不足中通和韵达的十分之一。今年以来,顺丰在菜鸟网络的市场份额在2%-2.5%之间波动,而在拼多多快递网络中的市场份额则在1.5%-2%之间。可以说,顺丰与竞争对手们在电商件领域的较量还只处于试探阶段。

再从客户结构来看,顺丰最大的动作是通过并购品骏快递拿下了唯品会的全部订单,使其成为电商件业务的最大客户。其次发力的是阿里平台,目前单月的发件量已经过亿。顺丰在拼多多上也有布局,但力度明显不足。综合来看,顺丰在电商件市场的客户战略和客户结构与集中发力拼多多的极兔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差异。

因此,当极兔凭借着犀利的价格屠刀在电商件市场大杀四方时,受影响最大的还是同质化较为严重的通达系快递公司。相比之下,顺丰在电商客户的拓展上有自己的节奏,目前处在业务扩张的早期阶段,还谈不上和极兔形成面对面的直接竞争。

那么顺丰的问题出在哪里呢?隐马君认为,还是出在自己身上。在向电商件市场进军的时候,顺丰的收入结构和成本结构很可能出现了短时间的错配。

商务时效件和电商经济件在业务逻辑上是完全不同的。时效件强调的是准点率和服务体验,差异化的产品能产生较高的单票收入以及毛利率,是一个讲究管理能力的业务。电商件在产品和服务体验上的差异不大,因此客户对于价格的敏感度远高于快递品牌的黏性。这决定了电商件的利润来自于规模效应体现后的成本效益,是一个讲究经营效率的业务。

今年一季度,顺丰在收入端同比增长27.1%,表现还算不错。电商件市场中,隐马数研监控的数据显示唯品会和拼多多的GMV同比都保持了相当好的增速。顺丰在阿里系的快递份额也在稳步上升。相对失色的是时效件的表现,但隐马君认为这和去年疫情期间居家办公导致时效件的高基数相关。

成本端的失控是导致一季度亏损的核心所在。隐马君认为公司没能够及时做好准备,从时效件的成本结构切换至电商件的成本结构可能是主要原因。

进入电商件市场的最大影响是单票收入的下滑。顺丰整体的单票收入从19年初的25元下降到了目前的15元,下滑幅度高达40%,而同期快递行业整体的平均单票价格跌幅仅为27%。当然,京东物流和通达系对于高端时效件市场的争夺也是部分原因。

单票收入的下滑需要通过单量的上升和成本的同步下降来解决。从跟踪到的电商件单量增速来看,顺丰是达标完成任务的。因此,一季度毛利率的大幅下滑就要归罪于成本控制的不得力。

从现金流量表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今年一季度顺丰的经营性现金流入是正常的,现金流入增速超越了财报营收的增速,与隐马数研监测的单量数据趋势一致。但由于现金经营成本和员工现金薪酬出现了较大的增长,最终导致了12.5亿的现金流出,这与利润表的净亏损数字接近。

由于季报中缺乏对成本结构的详细披露,目前还难以找出现金运营成本巨大波动的真实原因。不过隐马君判断,顺丰可能没有及时调整电商件业务的提点激励机制和薪酬机制,从而导致当季现金成本(特别是人力成本)的大幅蹿升。

无独有偶,在公布一季报业绩当天,顺丰也发布了财务负责人的调任公告,从某种程度上暗示了公司的财务规划能力还有提高的空间。

快递行业还值得深爱吗?

一石激起千层浪。顺丰一季报所引起的波澜,引发了市场对于快递行业投资价值的再度思考与激烈讨论。

在某种程度上,国内的快递行业很像电商行业:就在大家都以为竞争形势大局已定的情况下,突然又杀入一个强势的搅局者,从而给行业格局带来新的不确定因素。

有很多行业数据都试图证明中国快递行业的集中度很高,但是仔细一看就会发觉快递行业是“假集中,真分散”。集中是因为通达系的创始团队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又同时被阿里参股,从而形成一种奇特的竞合关系。分散则是由于近年行业CR10虽然在提升,但CR6的比例自2020年以来又开始出现下降的趋势。头部企业间形成的脆弱平衡很容易被新进入者打破。

在隐马君看来,快递的投资逻辑并不会因为短期行业格局的波动而改变。作为中国庞大的线上消费产业链中的重要一环,快递产业不可替代的基础设施特性决定了其巨大的投资价值。相信这一点也不会有太多人质疑。

快递行业的进入门槛也是显而易见的,巨大的资本支出和人员规模意味着快递是资本和人力双密集的产业,对企业的融资和运营能力都有极高的要求。快递企业在业内的排名和它们上市以来的融资和capex规模基本是可以划上等号的。

一个有价值的行业却陷入旷日持久的低价竞争,竞争格局迟迟得不到改善,究其原因还是在于头部企业们的差异化程度不够。这个差异化不仅仅体现在产品和服务上,更多地是在经营思路上。

以电商件市场为例,所有参与者都深知用户的价格敏感性,但落实到战术打法上,通达系却都深度依赖低价获客带来的规模效应。很少有企业能从成本领先的角度去思考,在发展战略的认知高度上甩开对手,因此最终形成的也只是一种弱平衡。以至于当极兔这样的“野蛮人”杀入时,一切又重新开始轮回。

从产业格局角度来看,当前快递行业差异化不足也阻碍了龙头企业的快速跑出,严重拖慢了行业整合的进度。因此,隐马君认为这次极兔的搅局也不是坏事,反而孕育着行业整合的契机。

回顾四通一达和顺丰近四年来的单票毛利变化,可以看到连年价格战的影响非常明显,各企业的单票毛利均出现了连年下滑。顺丰依然最为优秀,中通和韵达排在第二梯队,而申通已经连续八个季度盈利同比下滑,百世更是连年亏损。

快递行业的价格竞争,表面上比拼的是单票成本和现金流,骨子里却是更深层次数字化和自动化能力的对决。对于任何一个行业而言,每次头部企业发力大战的结局都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只会降价却不会降成本的企业终将沦为被整合的对象。

但市场整合的痛苦一旦过去,寡头竞争的格局一旦形成,隐马君认为快递行业的护城河和定价权优势都将逐步显现。美国快递行业过去几十年的发展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极兔还能走多远?

极兔凭借风险资本的力量,利用价格战闪电般挤进了国内快递行业的前列,显示出强悍的战斗力。大家不免好奇,极兔会不会成为顺丰以外,中国快递行业的又一极呢?

可惜的是,以当前时点的能见度,要判断出极兔未来的成长轨迹,还是一件困难的事。

隐马君认为极兔团队的出身基因与通达系和顺丰都颇为不同,自身的战术素养、执行力和融资能力又都很强,因此有希望在拥挤的快递赛道上走出一条差异化的道路。但是企业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会面临不同的挑战。就现阶段而言,极兔的根基还非常不稳。价格战只是入局的手段,但要真正站稳脚跟还需要内力的修炼提高。

首先一点是在产品和服务的打磨上。B端商家用户眼中,电商件产品的差异化更多是价格,但对于下游C端客户而言,服务质量才是最大的差异化。从国家邮政局披露的最新快递用户申诉率结果对比来看,极兔的有效申诉率(指申诉事件中最终确定为快递公司责任的比率)显著高于四通一达和顺丰。说明极兔仍只是一个全力奔跑的初创品牌,除了价格之外,在用户体验方面还有很多功课需要补上。

另外一点是资金的压力。目前极兔在低价抢单和基础设施投入上双管齐下,压力不可谓不大。隐马数研跟踪的数据显示,极兔最近的日均单量确实超过了2000万单,但有媒体透露极兔平均每单的亏损达超过1元。

极兔在基础设施上的投入也是不遗余力的。从转运中心、自动化分拣设备和运营车辆等维度来看,极兔在较短时间内就砸出了能支撑日处理千万单级别的硬件体系,运营风格的确彪悍。

不少媒体汇总各方面信息得出极兔“在过去10个月内已亏损超过200亿元”的结论。对其真实性隐马君无从校验,但刚完成一轮18亿美元融资的极兔短期内仍将持续面对巨量资金需求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这个疯狂扩张的阶段,现金流管理的能力就更为重要。

由于错过了中国电商和快递行业发展的最佳红利期,极兔要成为下一个顺丰,要想重塑快递的行业格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关于快递行业未来的猜想

要想真正理解快递行业的价值,就不能简单把快递和电商件等同起来。

快递起家于商务快件,成长于电商配送,最后发展成为的应该是一个综合性、赋能型的物流基础设施和相应的物流服务产业。

顺丰在年报中把自己定位成一个独立第三方的数据科技服务公司,为客户提供多行业、多场景、智能化和一体化的供应链解决方案。隐马君认为,这个定位其实已经非常精确地指出了从快递到物流的发展方向和业务内核。正如前文所述,对行业本质和战略方向的认知高度和思考高度,决定了顺丰远优于同业的增长速度和增长质量。

未来,什么样的企业能在行业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呢?

从战略上看,未来物流服务业的领军企业应该能够通过平台底层的数据和算法驱动业务层的智能设施和执行团队,来解决物流中“时效—质量—效率”的不可能三角。而业务方向上也会不断多元化,从传统的商务件、电商件,走向国际物流、专业物流和供应链物流。

从战术上看,隐马君认为合理的资本开支和现金流是用来筛选未来行业赢家最为重要的财务指标。

高强度的资本开支是实现快递物流底层自动化和数字化的必要条件,也是与竞争对手拉开成本优势的主要手段。尽管2020 年多数快递公司的盈利并不理想,但整体的资本开支均有显著的增加。其中2020 年顺丰的资本开支高达123亿元,同比几乎翻倍增长;中通的资本开支紧随其后,达到了92亿元,同比上升76%,为“通达系”快递公司中最高。而申通和百世汇通不仅资本开支金额垫底,业绩表现也同样垫底。

健康的现金流则是保证快递企业在残酷的价格竞争中生存,乃至求变和发展的重要资源。相比之下,顺丰的现金流水平始终是行业的佼佼者,中通再次紧随其后。韵达2020年现金流明显出现滑铁卢,下滑超过50%。申通的经营现金流净额已经连续三年下滑,百世集团甚至出现了负值。

结语

结合业务端和财务端的数据分析,隐马君认为顺丰一季度的亏损更多还是自身的原因,是在电商件业务拓展时没有理顺内部的成本结构,没有及时做好与业务结构变化相对应的调整。

不过,短期业绩上的踩坑还不足以改变对顺丰长期成长逻辑和核心能力的判断。从战略方向、团队能力,管理机制、资源禀赋等各个角度衡量,顺丰相较于其他头部快递企业的优势依然是巨大的。

同样,快递物流行业的内在投资价值也不会因为短期内行业格局和财务表现的波动而波动。极兔带来的冲击固然猛烈,但其自身的成长与完善也需要更多的时间。隐马君更倾向于把极兔的入局看作是中国物流行业开始加速整合的信号。

中国的快递物流行业正在数字智能化大潮中快步前进,一旦真正完成了整合改善了行业格局,则必将迸发出惊人的活力。

#顺丰#

免责声明

本项研究的数据来自于隐马数研的自有监测数据和第三方合作数据,并通过AI算法修正得出。由于统计口径和样本数的不同,数据结果和相关公司实际数据可能存在差异。本项研究的结果仅供定性分析使用,隐马数研并不保证数据结果对使用者决策的价值性,亦不代表或视为做出任何明示或默示的投资建议,对使用者自行运用本项研究所作判断及后果不承担任何责任。

————END————

“我们致力于探索数据驱动的新一代基本面研究”

作者:一群热爱研究、热爱学习的数据分析师&工程师

今日份的分享就到这里啦,欢迎大家关注我们追踪后续,给我们留言或者多多转发噢~ 原创不易,码字很辛苦[笑][笑]期待大家的沟通交流!

关注隐马数研,带你进入探索数据的世界!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