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名战将忆党史|方祖岐上将:九八抗洪,难忘九江封堵决口五天五夜

人民资讯

2021-05-07 21:38人民网人民科技官方帐号
关注

5月1日,江苏正式进入2021年汛期。最近,原南京军区政委方祖岐上将接受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采访,深情回忆23年前参与指挥南京军区官兵抗击1998年特大洪水的前前后后,封堵九江大堤决口的五天五夜和抗洪期间的军民鱼水情深。

“‘98抗洪’,是我在南京军区政委任上的两件大事之一。”在静谧的江苏省军区某干休所,方祖岐回忆起23年前入汛后惊心动魄的往事,依旧难掩激动。当年4月9日国家防总1998年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判断长江1998年可能会发生1954年型大洪水的判断——1954年,长江出现百年来罕见的流域性特大洪水,当年雨季来得早,暴雨过程频繁,持续时间长,降雨强度大,笼罩面积广,枝城以下1800公里河段最高水位全面超过历史最高纪录。

为更好支援地方防大汛抗大洪,方祖岐给时任江苏省委书记陈焕友打电话,“我说:‘陈书记,今年看来汛情大了,我们已经做好抗洪准备,你们遇到什么问题需要动用部队,不要客气,你们说话’。”在与地方加强协调的同时,方祖岐与时任南京军区司令员陈炳德对组织部署抗洪“一步紧跟一步,紧跟抗洪形势”。入汛后,当时的形势是全线吃紧。方祖岐记得,他到如今的旅游热点镇江世业洲查看汛情,发现驻镇江某部应对围困小岛的洪水较为吃力,大堤险情不断,立即要求原第1集团军调集工兵分队上堤协防。

世业洲的汛情,只是1998年长江全流域性大洪水的缩影。“当时最担心八百里皖江失守,我和陈司令员分头沿着长江查看汛情、视察部队、组织抗洪。我从西往东走,那是险情不断啊!”方祖岐回忆,当时安徽省军区和原第12集团军一些部队奉命彻夜严防死守,不仅面对管涌等层出不穷的险情,还一度缺少抗洪物资,他电话找到时任安徽省省长回良玉请求支援,在军地共同努力下,确保皖江不失。

不料刚从安徽回宁,方祖岐就接到了坏消息。今年已86岁高龄的方老,仍清楚记得那一天的情景。“那是8月7日中午,作战部长给我打电话:‘政委,九江决堤了!出了大事了!’”方祖岐忙问:“是长江的主堤,还是鄱阳湖的圩堤?”听到是长江主堤失守,方祖岐意识到问题严重,立即与陈炳德赶到作战室。

当时,九江城防大堤4-5号闸决口,湍急的洪水很快将决口冲击扩大至40米左右,九江城区50万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危在旦夕。形势万分危急,南京军区抗洪指挥部紧急调遣部队向决口地段集结。“当时有两个师正在当地搞光缆施工,很快调集上去。我们又决定从第1集团军第1师调红军团2000人,急速铁路输送第一波上去,再组织部队不断增援。”当时还决定,由在场的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董万瑞赶赴前线指挥,随即又派时任南京军区副政委雷鸣球等前去组成前指现场指挥。

临危受命,董万瑞担任九江段战区抗洪总指挥,坐镇指挥五天五夜,终于封堵住了长江大堤决口。回忆当年惊心动魄的堵口过程,方祖岐依然感慨不已,“当时这个缺口危险得很呐,一下子冲开了40多米,如果不及时堵住,长江可能改道、九江可能毁城。当时从长江上找了一条装满煤炭的大船,沉到决口处减小水势,后来又沉了8艘船到旁边去堵,为封堵决口创造了条件。”

方老提到的这条船长68米、装有3000吨煤炭。船被凿沉后,决口处的洪水流量减少了三分之二。尽管如此,封堵战斗仍然持续了五天五夜。南京战区陆、海、空、二炮以及武警部队,预备役和民兵都投入了这场战斗,中央军委还从北京军区紧急抽调第27集团军打桩队200余人前来支援。“军民齐动员、军地共奋战,终于创造了在长江上封堵决口的战绩。”方祖岐说。

长江本就是中国水量最丰富的河流,于洪水中封堵长江干堤决口,难度可想而知,压力可想而知。“董副司令员在这儿吃大苦了。他说紧张到三天三夜拉不出尿来,口干得一塌糊涂,太艰苦了。可惜他过世得太早了。”方祖岐惋惜地说。2017年2月9日,董万瑞将军因病在南京逝世。他以一幅抗洪胜利后站台上含泪送别部下的新闻照片《将军的眼泪》,与“98抗洪”永远联系在了一起。

后来,人民日报称封堵决口、保卫九江的壮举是“了不起的奇迹”。在方祖岐看来,人间奇迹是奋不顾身的指战员们和人民群众共同创造的,令人动容的事迹很多很多。像中央军委授予称号的“抗洪钢铁战士”吴良珠,生前系安徽省军区安庆军分区驾驶员。随部队抗击洪水50多天里,他开汽车、垒堰堤、堵渗漏、背沙袋,直至由于过度劳累昏倒在大堤上。当年8月中旬,腹部连续剧痛的吴良珠被紧急送往医院治疗。当医院为吴良珠实施腹部手术时,发现他罹患肝癌,癌细胞已扩散。

“我们都到病房看望了他。他是到了癌症晚期,疼痛难忍还在坚持,送到医院70多天就去世了。当时有7个单位和个人被授予荣誉称号,立功的数不胜数。”方祖岐说,军区部队为“98抗洪”出动了6万余人,指战员们的无畏奋战获得了灾区群众发自内心的感谢,特别是在夺取抗洪的伟大胜利后,每到撤离时当地群众万人空巷送行。

“实际上我们已经向部队明确了,走前不能告诉老百姓,要悄悄撤出,再不能让老百姓费心了。但是‘悄悄’不了,部队一动,老百姓都清楚,沿街沿路含泪送亲人,场面实在感人!”方祖岐说,解放军参与抗洪斗争期间,群众顶着烈日、冒着酷暑慰问官兵,“送水、送冰棍,有什么好吃的都往堤上送。九江当时我记得公交车军人乘坐不要钱,出租车也不要钱。后来我说不行,公交车是公家的,我们接受了,私人的出租车我们不能不给钱,我们一定要给!”

“我有幸经历了百年党的事业的大部分,并且是其中几十年的参与者和见证者。”回顾往事,固是艰险非常,但在方祖岐看来,无论是当年抗洪还是今日抗疫,或是迎接各种挑战,只要坚持党的领导,善于运用制度力量应对风险挑战,就一定能够经受住各种考验。“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我们用事实证明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共产党指引的道路符合人类社会发展历史规律。我把这次党史学习教育理解为新时代新征程的战斗动员,未来更加美好的生活,还要靠我们一代一代人去努力奋斗!”

本文来源:新华日报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