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价800亿的东南亚富豪:来自天津,和马化腾的关系不一般

帅真财经

2021-05-07 18:42匠心计划创作者,资深财经作者,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2015年,一群来自香港的投资人代表“安大略教师退休基金”走进了新加坡李小冬的办公室,双方敲定了一笔1.7亿美金的融资。

香港代表把支票交到李小冬手上时,突然有些不安:“这笔钱是加拿大老师的养老钱,你不会把公司搞砸了吧?”

李小冬露出轻松的笑容:“别担心,你们投资的是下一个腾讯。”

两年后,李小冬兴奋地站在纽约证交所舞台中央,亲手将冬海集团推上了美股,成为东南亚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互联网企业。

加拿大老师笑了,他们的养老钱翻了六倍。中国的马化腾也笑了,腾讯是冬海集团第一大股东,这次上市的最大受益者。

此时,这位自谦是“腾讯学徒”的李小冬,心中早已不想再做“李化腾”,他的野心是当“马云+马化腾”的集合体。

1、腾讯“干儿子”

虽然冬海集团是家新加坡公司,但它的老板李小冬出生于中国天津。

谈及移民新加坡的理由,李小冬给出的答案和其他中国移民富豪出奇地一致:这里创业条件比较好,更有利于企业的快速成长。

新加坡前十大富豪中,有三个来自中国:做医疗用品的李西廷、海底捞的张勇和冬海的李小冬。

唯一的区别是,李西廷和张勇都是“带资移民”,把在大陆赚的钱转移到了新加坡。

李小冬恰恰相反,他到新加坡时,一无所有,属于高层次人才引进移民。

海底捞的张勇一到新加坡就买了3000多万美元的豪宅,没钱的李小冬只能住在新加坡政府提供的廉租房(组屋计划),身上还背着留学美国欠下的十几万债务。

幸运的是,李小冬选择对了创业市场——东南亚。

东南亚的泰国、马来西亚、越南、印尼、菲律宾等国,具有一定的消费能力,市场开放程度高,本国资本力量又弱,市场很容易被外资攻占。

2009年,他在新加坡创立了Garane游戏公司,进军东南亚游戏市场。Garane毫不掩饰自己的模仿目标:腾讯。

“我们就是要做东南亚的腾讯。”

从产品线到业务模式,Garane无不在模仿腾讯。

首先推出了一款聊天APP,主攻年轻人的社交市场,与某微类似,在这款聊天APP上可以方便的下载Garane代理的游戏。

2009年的腾讯正谋求转型,迫切地希望摘掉“山寨”的标签。业务模式从山寨转为投资——抄不了你的产品,我就买你的公司。

腾讯第一个大手笔投资盯上了美国刚刚创立的Riot Games,即大名鼎鼎的拳头游戏。

此时的拳头只有一款刚刚公测的《英雄联盟》游戏,市场前途不明,腾讯以极低的代价,取得了40%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结果腾讯赌对了,《英雄联盟》全球火爆。

远在新加坡的李小冬很想取得新加坡地区的代理权,这是笔不会赔的买卖。

可一家新公司凭什么拿到代理?

李小冬的中国人脉发挥了重要作用。他没有去找美国的Riot Games直接谈判,而是绕道来到深圳找马化腾,希望腾讯牵线,毕竟腾讯是Riot Games的第一大股东。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有熟人带路,代理《英雄联盟》的合作很快敲定,这是Garane第一款打入全东南亚的游戏(包括港台地区)。

投桃报李,李小冬同意接受腾讯投资。刚开始腾讯还是小额入股,后来随着《英雄联盟》的火爆,腾讯多次追加投资,直接干成了第一大股东,占股39.7%。

腾讯为了这位东南亚“干儿子”,可谓操碎了心。不但在资金上,不留余力的支持,在技术和运营上给予鼎力支持。

比如为了方便转移游戏技术,Garane直接在深圳设了个分公司,大部分员工来自腾讯,做出的游戏处处透出“腾讯味”。

称霸国内的《王者荣耀》全套移植给了Garane,Garane把人物模型改一改,“兰陵王”改成“蝙蝠侠”之类的骚操作,游戏更名《传说对决》,除了“换皮”,核心数据没有丝毫改动。

靠着腾讯悉心培养,2015年时,Garane称霸了东南亚游戏行业。

2、下一站:电商

腾讯和阿里在国内杀得难解难分,腾讯一心想做电商,阿里一心想搞社交。

腾讯的拍拍直接死亡,并入京东;阿里的扎堆宣布病危,团队转行做了钉钉。

互联网行业具有“赢家通吃”的鲜明特征,双方想撼动对方的核心产业,不能说没有可能,只能说比登天难点。

远在东南亚的李小冬瞅准了国内互联网行业的发展路径,决定趁着东南亚电商公司立足未稳之际,杀入电商市场,做“腾讯+阿里”的综合体,shopee电商应运而生。

Shopee成立之前,东南亚最大的电商公司是Lazada。

Lazada最大的股东是阿里,Lazada给人的感觉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东南亚有6.7亿人口,市场足够大,但做电商要有基础设施,东南亚十几个国家没有统一的标准,物流成了大问题。

在越南下个订单,1个月收不到货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碰到退货,折腾完一次,小半年时间过去了。

加上Lazada自己运营也很烂,对商户入驻把控不严,骗单的事情屡禁不止,口碑一落千丈。

李小冬shopee的打法类似于国内的拼多多,主攻移动端,年轻人市场,高额补贴+低价商品,迅速打开了局面。

此外,国内资本大举进攻东南亚物流市场,比如急兔物流,在国内都没有听过,但公司高管全是中国人,目前是东南亚第一快递公司。

物流服务大为改善,给电商发展创造了条件。

这些好事都给Shopee赶上了,所以有时候创业,干得早不如干得巧,时势造英雄,后发优势让Shopee的声势很快追上了Lazada,成为东南亚第一电商品牌。

Shopee还把国内的双十一、双十二等电商节复制到了东南亚,2018年双十一订单1100万单;双十二订单1200万单,全年GMV103亿美元。

同时,李小冬手上还有一张王牌:支付软件AirPay,对标国内的支付宝,使用它不但可以轻松在网上购物,其他的“花呗”、“借呗”、买基金、买理财等功能一应俱全。

志得意满的李小冬,手握Garane、Shopee、AirPay三大流量入口,完成了阿里、腾讯朝思暮想的产业版图,成立“冬海集团”。

2017年赴美上市,股价从16美元一路暴涨到今天的245美元,15倍的利润。只能说一句:“马化腾牛批!”

今年的《2021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第177名,就是124亿美元(约800亿)身价的李小冬。

3、东南亚的故事还能讲多久?

如同李小冬成功的故事,在东南亚屡见不鲜。这些成功人士的背后,都有强大的中国资本背景。

投资东南亚的好处显而易见:

东南亚离中国很近,国内对东南亚情况有清晰的了解,不容易踩坑。

如果换成印度,随时可能遭到当地政府某项政策的打压,中国对东南亚有着强大的影响力,保障了资本安全。

东南亚金融开放程度高,降低了国内资本输出的成本。东南亚遍地华人,文化上有亲近感,中国成功的模式很容易复制到东南亚。

但投资东南亚也有不少值得警惕的地方,最典型的是柬埔寨。

柬埔寨是东南亚最落后的国家之一,由于跟中国有着特殊的历史关系,政府一向亲华,对中国资本非常亲近。这让国内一些犯罪分子找到了转移的基地,把黄赌毒移到了柬埔寨。

黄赌毒在推高柬埔寨GDP的同时,注定滋生犯罪,柬埔寨成了中国经济的“下水道”,大量涌入的中国人在西哈努克港疯狂炒房。

据说,有个广东人在西哈努克港开了家肠粉店,顺手花800美金买了一块地,5年后50万美金脱手。

广东“肠粉佬”一夜暴富的故事传回国内,有些投资公司开始编织美好的东南亚神话,成团组织国人去东南亚看项目。

结果呢?柬埔寨警方对西哈努克港发起了严打,一夜间,黄赌毒撤离,楼市崩塌,国内投资人深度套牢。

在我们羡慕李小冬白手起家,称霸东南亚的同时,也不要忘了:

他为此付出了13年的努力,他是上海复旦大学和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双料高材生。

妄想一夜靠投机发财,99.9%的人都成了韭菜。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