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壹刀:中国今天这记重锤,会打趴澳大利亚吗?

环球网

发布时间: 05-0619:33环球网官方帐号

本文转自【补壹刀】;

执笔/胡一刀&李小飞刀

5月6日上午,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了一条声明,篇幅并不长。核心意思只有一个——无限期暂停由国家发改委与澳联邦政府相关部门共同牵头的,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机制下一切活动。

过去的经验显示,越是这种篇幅简短的声明,越凸显中方的态度坚决。

而中方这个决定也打了澳方一个措手不及,澳大利亚方面市场的反应很明显。澳元对美元的汇率应声下跌,最低降至1澳元兑换0.7701美元。澳大利亚股市也因此产生波动。

之前,澳大利亚方面总是对外界表态说,他们愿意与中国展开对话和沟通,是中方相关部门不接他们的电话。搞得好像他们是无辜的。

而中国网友的回应直接、有力:你自己干了什么,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1

就中国上述决定,有外媒询问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丹·特汉(Dan Tehan),几个小时后他终于有了一个回应,声称“我们对进行对话和部长级接触持开放态度。”但不少舆论认为,这一回应看上去特别假惺惺。

丹·特汉还提到,“中澳战略经济对话上一次举办是在2017年,是中澳双方探讨双方经济伙伴关系相关问题的重要论坛。”看来,重要性他还是很清楚的。

中国发改委做出这个声明,并非是无来由的。

在发布的声明中,除了这决定,发改委还简要阐述了理由:近期,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某些人士基于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推出系列干扰破坏两国正常交流合作的举措。基于澳联邦政府当前对中澳合作所持态度,国家发改委才做出这个决定。

中澳双边关系于2018年趋紧,当时身为“五眼联盟”一员的澳大利亚冲在最前面,成为第一个公开禁止在5G网络中使用华为设备的国家。2020年澳大利亚又炒作所谓“对新冠病毒源头展开独立调查”,导致中澳关系进一步恶化。

那么,近期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在涉华问题上又干了些什么?刀哥觉得有必要梳理一下。

第一,是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在今年4月21日,撕毁了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与中国此前签署的“一带一路”协议。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宣称,“这一协议不符合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其实就是出于自己的政治目的。

中国和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于2019年10月签署了“一带一路”协议。这个合作框架,其实就是为了增进了双方民众的福祉。根据框架协议,中国基础设施建设企业会扩大在维州的参与度,签约双方可以在高级制造业、生物技术和农业技术领域展开合作。

在贸易和市场方面,双方同意加强维州与中国在农产品、食品、保健品和化妆品方面的往来。这显然是互惠互利的事情,所以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州长安德鲁斯当时表示,“我们不是把中国当成客户,而是把中国视为我们的好朋友。”

但是,当时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已经开始追随美国特朗普政府,基于意识形态偏见,展开了一些对华充满恶意的操作。而澳政府一直对中国和维多利亚州签署“一带一路”协议耿耿于怀。

但是,由于澳地方政府在对外合作上有自己的决定权,联邦政府过去不能干涉,所以澳大利亚政客只能干看着。到了去年12月,澳大利亚联邦国会通过了新的《外国关系法案》,该法案赋予了联邦否决州政府等各级政府、机构与外国签订协议的权力。

当时就有澳媒体分析称,维多利亚州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协议很可能成为第一个“牺牲品”。因为,澳大利亚一些政客屡屡抹黑称,澳维多利亚州与中方签署“一带一路”协议“缺乏透明度”,中国的价值观与澳大利亚的不同。

果不其然,澳联邦政府第一次启用这项法案授予的否决权,就是用在了个协议上。

真可以用“处心积虑”来形容了。

第二,澳方还把手伸向中企在达尔文港的99年租约。

上月底,多家澳媒将澳国防部长彼得·达顿接受媒体采访时的一段话,解读为澳政府的下一个目标是中国在达尔文港的99年租约。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称,在一次媒体采访中,当被问及“终止维多利亚州与北京的‘一带一路’合作协议后,澳政府为什么不对2015年签署的达尔文港协议做些什么?”的问题时,达顿表示,“实际上有数千起此类案例需要查看,(澳)外交部长正在处理所有这些案例。如果它们不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那么显然会采取行动。”

达尔文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是距离亚洲和中国最近的澳港口,美军在那里设有军事基地。2015年,北领地政府以5.06亿澳元的价格将达尔文港租给中国一家企业99年。

这原本是一笔正常的商业交易,北领地政府多年来一直想开发达尔文港,借力亚洲的崛起实现经济复苏。澳大利亚联邦政府不愿意拨款,北领地政府只能自己找资金来源。于是,中国企业高价竞标成功,实际上是帮当地解决了开发资金的缺口。

后来,因为澳政府对华态度变化,达尔文港的租赁越来越多地被放到地缘政治的角度来考量。

虽然澳外长佩恩曾表示,达尔文港的租赁协议不会因《对外关系法案》的出台而被重新审查,因为新法案的约束范围不包括公司间的商业协议。不过,在分析人士看来,根据《对外关系法案》,澳政府能否坚持履行该协议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第三,是澳大利亚已经公开鼓吹要“插手台海”,为“台海爆发军事冲突”做准备。

达顿同样是在4月底在接受ABC节目采访时,公然谈论台海问题。他宣称,中国大陆和台湾可能发生军事冲突,“我认为不应该低估(台海发生冲突的可能性)。”

澳大利亚内政部秘书长迈克·佩苏在一份信件中则叫嚣,“澳大利亚必须做好准备,再次派遣战士去战斗”。澳媒分析认为,这番言论就是针对中国。他还表示“战鼓”声正在越来越强,澳大利亚应做力所能及的一切包围“宝贵的自由”。

结合之前《澳大利亚金融评论》网站的那篇“随着紧张局势升级,堪培拉为台湾冲突做准备”的文章来看,“战鼓”是为中国而敲。澳大利亚这种“疯狂”的言论,显示着澳方甘于充当美国“反华”马前卒,粗暴干涉中国内政,甚至可能随着美国出兵。

2

根据澳大利亚媒体的统计,截至今年3月止的过去一年时间,不包括服务贸易在内,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了价值1490亿澳元的商品,其中铁矿石是迄今最主要的出口产品。而从葡萄酒到煤炭等诸多出口产品受到一系列贸易制裁。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网站的文章称,这个名单越来越长,除了葡萄酒和煤炭之外,大麦、原木、龙虾都在名单上。未来还有什么会登上名单,还不好说。

即便如此,还是有澳大利亚政客想对其他的澳对华协议打歪主意。

据英国《卫报》5月5日消息,目前澳工党议员基钦(Kimberley Kitching)等政客正带头呼吁,要求莫里森政府取消西澳大利亚州2011年同中方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因为这个协议与维多利亚州那个协议近似”。

澳联邦政府暂未对此事置评,西澳州则表示没有收到联邦政府对该协议提出的任何质疑。

2011年,西澳州与中方达成协议,承诺双方在该州基础设施和资源领域合作,并共同寻找投资机会。一名西澳政府发言人5日向《卫报》表示,“中国是西澳州最大的出口市场,到2020年,对华出口额占该州货物出口总额的56%。”

这个基钦,是澳大利亚“中国问题议会联盟”(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的联合主席,一直主张澳政府应对中国持强硬立场。另外,两名自由党籍议员也“站队”,支持基钦的呼吁。西澳与中方签订的协议应当取消,“就像维多利亚州的‘一带一路’协议一样”。

不过,根据澳大利亚媒体分析,取消西澳州对华协议的决定,也可能会加剧澳总理莫里森(自由党)政府与西澳州政府之间的紧张关系。现任西澳州负责人为工党成员马克·麦高恩(Mark McGowan),他一直强调对华贸易的重要性,在今年的州选举中取得压倒性胜利。

这事实上证明,澳大利亚并非莫里森代表那样,对华强硬“铁板一块”。还有不少人认为,应该努力恢复对华贸易,加强对华关系。

比如,澳大利亚悉尼大学中国近代史高级讲师戴维·布罗菲5日就在《悉尼先驱晨报》网站上撰文,呼吁澳民众反对本国少数政客近期渲染地区紧张局势。他强调,大多数澳大利亚人反对战争,他们应当向政府清楚表达自己的立场。

这篇题为《澳大利亚人不想与中国发生战争,是时候提出反对意见了》的文章说,一段时间以来,澳大利亚有关中国的讨论都充斥着“战争论调”。这背后既可能出于一些澳大利亚政客的选举需要,也有国际政治的因素,这些政客想向美国表明“澳大利亚愿意站出来同美国一起对抗中国”。

布罗菲认为,澳民众应当积极发声,在澳中关系问题上反对(澳少数政客的)错误论调。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存在“只服务于美国自身利益”,如果美国与中国发生冲突并召集其盟友,那也是为了维护其自身利益。

在这个问题上澳自由党前党首约翰·休森也有着相同的观点。

他日前在澳《堪培拉时报》发表题为《对华开战的危险言论不符合国家利益》的文章,一针见血地指出,台海局势与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没有关系。在这一问题上,澳政府应变得更成熟,更负责任。

休森指出,在历史上澳大利亚已有多次参战是为了政治,而不是国家利益。例如在一战和二战中,澳大利亚参战是因为当时从属于英国;此后,澳大利亚参加了越南战争、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等,这些军事行动都是为了支持美国。

休森在文章中质问,我们(澳大利亚)真的应该考虑与中国开战吗?台海局势与我们的国家利益有什么关系?这不是中国人的内部事务吗?

3

有澳问题专家告诉刀哥,首先,中国暂停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活动,我们可以说一句,这是来而不往非礼也。澳大利亚近期又采取了一系列动作不断挑衅中国,觉得中国拿澳没辙,实际上中澳根本不在一个重量级别上,澳大利亚跳起来也打不到中国的膝盖,中国警示一下就能让澳伤筋动骨。

其次,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是当年澳方主动力促成的,因为美国在奥巴马执政期间与中国有战略经济对话,澳大利亚就也想搞一个,实际上澳大利亚与美国是一个重量级上的吗?说白了,是我们看得起澳,愿意体现出对它的重视。

而现在澳自己在拆自己曾经搭起的台,在一系列问题上大放厥词,撕毁“一带一路”合作协议,抛弃了基本的商业信誉,破坏了对话的基础。坦率地说,战略经济对话产生了不少成果,包括中澳自贸协议的签订和落实,但目前对话已经失去了有效性。

再次,我们用的词是“暂停”而不是取消,就是一种“警告”,警告澳方,我们还有很多牌可以打,澳不要自己太把自己当回事,不要自绝后路。

有学者告诉刀哥,目前情况下,中澳两国在经济合作方面的思路是截然不同的。

在全球政治大气候与澳国内小气候的变化中,澳对华政策发生了逆转,澳认为这是符合他们自己设定的“国家利益”的。

第一,澳考虑的是维护美国主导下的霸权体系,因为澳认为自己的经济和安全利益,包括在南太地区的霸权,都建立在美国的霸权体系之上,没有美国的全球霸权,也就没有澳这个次霸权。

第二,澳认为,由美国主导的对华“脱钩”是至高利益,澳本国经济利益是从属性利益,必须服从于至高利益。因此澳提出所谓“半脱钩”,只要中国的市场,不要中国的投资和商品,把中国从产业链中甩出去,用印度和东南亚替代中国。

从2010年开始,澳总共对华发起20多次反倾销,相比之下中国对澳发起不到5次反倾销,澳对西方其他所有国家贸易都是逆差,而中国是澳第一大顺差国。澳还干预这么“自信”的来源主要有两点:一是它认为中国对澳商品需求尤其是铁矿石是“刚需”;二是澳从中国进口的主要是服装等初级产品,容易实现替代。

最后,我们对澳所谓“国家安全利益”,不能狭隘理解为澳自身利益,澳的国家利益是美国主导下的亚太地区的霸权利益,说白了,没有美国,谁会卖澳大利亚的账呢?在大洋洲,巴布亚新几内亚认为自己是大国,新西兰也不服澳,在太平洋,印尼同样认为自己是大国。如果没有美国撑腰,澳与印尼上世纪60年代已经爆发武装冲突,所以澳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一直视印尼为它的最大威胁。

说白了,类似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在美国主导的全球霸权体系当中一直享受了远超出它本身实力地位的政治和经济利益。这种利益得来本来就是不公平的,也终究有一天要“还债”。因此对这些“旧帝国”在面对新局面时的表现,我们不必抱有幻想和期待。

图片来自网络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