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日特供|色彩,会成为唯一的继承?

环球时报汽车周刊

发布时间: 05-0400:20《环球时报》社汽车周刊,优质汽车领域创作者

“五一”节,凡是出行的人,都会欣赏春日的盛景。它的色彩,刚刚好,没有夏日的浓郁、没有秋日的斑驳、没有冬日的萧瑟。它的色彩,来自正值青春的树木和仍然娇羞的花朵。

在4月底,刚刚经历了一场上海国际车展的我们,在报道了无数的创变新局之后,不禁想,汽车或者说人与车的联结,还有什么是可以不变,并被继承下来的?

在这个春日的假期,望着窗外被吹拂的槐树,以及在枝叶婆娑中透出的天空与太阳的光影,我忽然意识到,这视觉所及的色彩,是人与自然的联结,因为它是人依附于自然而生的,所以可以是千变万化的,也可以是永恒不变的。

于是赶快起身去找两本书,一本就在手边,是前段时间买的新书——《一色一生》,一本需要翻箱倒柜,找出来一看是2008年印刷的《颜色的故事》。还记得当年找到这本书时,它被摞在中国美术馆对面的三联书店地下一层的书桌上,和它周围的书一样,都被摞得高高,并不那么起眼,只因为它的书名,引起我的注意。“啊,还有专门研究颜色的书啊,给不懂美术的人看。”当时我这样想。

图源:记者拍摄

这本书的作者维多利亚·芬利也不是从事美术的人。色彩给她最初的震撼来自于教堂的彩色玻璃。她的父亲告诉她,那彩色玻璃是在大约八百年前创造出来的,如今的人不一定知道如何配制那种蓝色。维多利亚说,“在那之前,我总是相信世界会变得越来越进步,人会越来越聪明。”很多年后,她开始寻遍各种各样的颜色在世界各地的故事。这故事中有人类的探索、国家的历史和文明的差异。而对与艺术有着距离的人来说,这本书可以告诉我们创造美也是一种科学。正如早期的画家都也是颜料学家一样,美术不只是天马行空的人间臆想,它也是要建立在科学认知的基础上。

这两本写颜色的书,一本来自西方,一本来自东方。《一色一生》的作者志村福美是日本织染家,在91岁的时候被日本授予文化勋章。与维多利亚追求颜色的可追溯信息不同,志村福美更注重于以颜色为媒介,去体会植物的生命。

她写道:“二十多年来,我取各种植物的花、果、叶、茎、根来染色。我渐渐意识到,自己从这些植物中获得的,已不是单纯的颜色,蕴于其背后的植物的生命,正通过色彩显露于我。”在这本书中,最感动我的是第一个故事。有人告诉志村福美有一棵高大的老桤木被砍了,感到非常可惜。志村福美赶到那里,看到几节粗大的树木倚在一边,断面中渗出了红色。“毫无疑问,经历了百余年岁月的古桤木储存了丰沛的汁液。如今突遭砍伐,截断面暴露在空气中,红色汁液便奔涌而出。”于是,志村福美用剥刀将树皮剥下,带回家用大锅熬煮。锅中的液体在加热的过程中转为透明的茶色。她认定它可以做染料。在用布袋将染液过滤之后,志村福美将纯白色的丝线浸在满满的一锅茶色中。

这是一段关于生命与色彩的故事。在《一色一生》中,每一段故事都是一段哲思。颜色的意义这样丰厚,虽然没有走遍世界,只是染织一生,也体悟出色彩的深度。

这是两本猛然看去与车无关的书。当我去寻找颜色与汽车行业的联结时,想起将近两个月前在《纽约时报》看到的一篇关于汽车颜色的文章。文章报道了一家汽车搜索网站isecar对汽车颜色的调查结果。结果显示,颜色对汽车二手车残值影响较大,而对颜色喜好下结论也是让人感到挫败、复杂的事情。人对颜色的选择是千变万化、各有心思的。

图源:纽约时报

与色彩本身,以及人对色彩的认知相比,颜色与汽车的关系要显得浅显一些。作为商品,汽车的用色要考虑规模化生产的难易、是否实惠耐用、是否适合当地市场环境与文化、是否能获得消费者喜好等等。而对于一些豪华车、甚至是超豪华品牌而言,颜色才会带有更多的文化属性,可以讲出一些故事。对于中高级车或者低端车而言,更多的人会考虑实用价值,因此,在汽车颜色的谱系里,很多大胆的颜色往往是靠后的,白色、黑色、银色仍然是最多人选择的颜色。

在这次上海国际车展上,当大家把目光都聚焦在科技的思辨上时,颜色依然没有被汽车企业忽视,只是不同的品牌、不同的车型提供颜色的原因各不相同罢了。(点击阅读:上海车展引发的“十大猜想”)所以,对汽车企业而言,不知色彩是否会成为未来保有车的灵魂的法宝。从历史中走来的汽车工业,在传统元素中,若说哪一些会在留存中继承,不被抛弃,也不是简单重复,并能持续地诠释汽车的生命,那么应该是色彩,而不为过。

图源:宾利官方

新的力量已来,传统也在奋斗成长。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