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出手了!最新新规或实施,“N分钟看电影”彻底凉凉

雷科技

发布时间: 05-0121:06"轻知计划签约作者,百家号2020影响力创作者",广州市微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官方帐号,科技领域爱好者,优质数码领域创作者

点击右上方“关注”,第一时间获取科技资讯、技能攻略、产品体验,私信我回复“01”,送你一份玩机技能大礼包。

---------------------------------

就和各位读者一样,小雷本人也是个典型的视频发烧友。如今,移动互联网已经深入到人民大众的日常生活中,在线视频已经成为我们日常消遣中不可剥夺的一部分。每天下班回家,打开哔哩哔哩或者抖音快手,看上几集简短精炼的影评视频,观看一下UP主剪辑的高能场面,或者浏览一下大佬的剧情解析、片中彩蛋甚至同人二创音MAD等等,已经成为了我们的日常生活习惯。

然而,这样的视频我们可能很快就看不到了。近日,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芒果TV等五家视频平台,联合十五家影视行业协会、五十多家影视公司还有五百多位艺人共同倡议,呼吁短视频平台立即清理所有未经授权的影视作品内容。随后,中宣部版权局更是出来发声,明确表示坚决整治短视频侵权行为。

对我国影视行业来说,盗版影视作品的存在始终是个问题。要知道,影视行业是我国非常重要的文化产业,一部影视作品的诞生,凝聚了作家、编剧、作曲者、导演等多方面的贡献。小雷当然知道,版权应该受到保护。问题在于,保护影视剧集的版权,真的有必要发展到影视相关作品的管束上吗?这把倡议之剑,打的究竟是谁?

倡议之剑,谁在受伤?

想要理解五大视频平台的目的,那就得从倡议书开始看起。根据倡议书所述,五大视频平台希望其他视频平台、公众账号能够遵守版权条例,即日起下架所有无授权的切片、搬运、速看和合集等视频内容,并且禁止用户上传相关内容。不仅如此,和影视作品有关的花絮、现场视频也不允许发布。

首先中枪的,就是那些直接把影视作品的精彩片段切片截取下来放到自己账号上播放的视频。如图所示,这类作品在哔哩哔哩、抖音和快手这三家创作者驱动型视频平台中并不罕见。不论是美剧、日剧还是国产影视作品,在这三家平台都有着相当数量的切片剪辑。

如图所示,就像这种简单的低清晰度切片剪辑,不仅没有技术含量,也没有一点自己的内容。即便如此,这些作者还是能够凭借“免费”这一优势,轻松获得十万乃至百万的视频点击量。这种简单利用影视作品剪辑获得利益的行为,和直接盗版影视作品没有太大差别。如果官方想要下架这种切片剪辑视频,封禁利用影视作品营利的创作者,那小雷是举双手赞成的。

问题在于,这份倡议书针对的并非切片剪辑/盗版视频而已。按照这份倡议书上的说法,不管什么类型的视频,只要视频内容里含有没有得到官方授权的影视作品内容,那就必须下架。换言之,大伙喜闻乐见的烂片吐槽,正是这份倡议书希望下架的一部分内容。

这个消息出来,网友议论纷纷。很多网友表示,可以预见,以后的烂片排雷渠道会急剧减少。很可能在不远的未来,只要是吐槽国产烂片的视频,都会被这些平台以版权理由举报下架,只有夸奖国产影视作品的影评视频才能够得以保留。毕竟授权与否,全拿捏在这几大平台手里

另一方面,很多影视作品粉丝钟爱的二次创作视频,在这份倡议书中也中了枪。举个例子,有的剧迷会因为自己喜欢剧中的某个角色,针对这些自己喜欢的角色或者剧情进行二次创作。这些应援视频可以说是剧迷们抒发自己的喜爱,并且和其他剧迷交流的一种方式。有一些片子要素多多,给粉丝留下很多彩蛋,自然会有人去做彩蛋视频。有一些烧脑的悬疑剧,一般的剧迷看不懂,自然会有人去做剧情解析。然而,在这份倡议书的要求下,除非你能拿到版权,否则这些做法都是不可行的。

网友为何不满?

就个人看来,网友们对这份倡议书感到不满是很正常的。首先,对于大部分的国产影视作品来说,短视频剪辑创作算是绝佳的营销场景和宣发载体。对比传统宣发模式,能够更快切中用户的要害、直接利用影片片段进行宣传的短视频对电影票房的助力作用相当不错。

根据巨量算数的数据分析,在《你好,李焕英》的春节档期期间,抖音平台相关短视频上传量达到近500万条,短视频的热度与电影票房走势呈现出极为高度的正相关。可以看出,数以万计的短视频宣传和票房大爆不无关系。短视频对于电影票房的贡献显而易见。

不仅如此,国产自制网剧、影视剧同样也在利用二次创作内容进行宣传。就在不久之前,这些平台还在享受二创带来的流量红利,鼓励网友进行二次创作和剪辑投稿。不管是企鹅影视参与制作的《长歌行》、还是爱奇艺参与制作的《赘婿》都曾举办过相关的影视剧剪辑比赛。不难理解,相关短视频对于腾讯视频、优酷等长视频平台的播放量、会员付费量自然也同样能够起到巨大的积极作用。

对我有利,我就鼓励二创,希望粉丝用爱发电。对我不利,我就抄起版权大棒,砸得对家痛哭流涕。这也是为什么在联合声明发布后,网友会有这么多负面评价。两面三刀,又当又立,吃完流量就当版权使者,自然会让网友不满。

目的何在?

问题来了,为什么腾讯等多家视频平台会联合多位艺人发倡议书,共同抵制影视剪辑视频内容呢?难道他们不清楚二次创作的氛围被破坏后,自己的利益也会受损吗?小雷认为,这份倡议书出炉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三点。

首先,是国内长视频平台一直以来面临的盗版问题。自2009年以来,国内正规视频平台便一直在走正版化的道路,以版权国产剧集、自拍网络剧集和授权美日剧集作为吸引观众的核心卖点。为了保障长视频平台的利益,监管部门对盗版侵权行为的打击力度一再加大,不仅查封了很多提供盗版影视资源的网站,很多BT下载工具也已经按照要求对盗版资源进行屏蔽。

不可否认的是,直到今天,盗版资源依然在网络上传播着,盗版产业链正在通过更加隐蔽的方式牟利。正如上文所述,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充斥着零零散散的影视剪辑资源。这些剪辑视频虽然不算完整,但是普遍都附上了完整版本的链接。在不知不觉中,短视频平台成为了盗版资源传播的途径。

另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出,迅速崛起的短视频平台,已经成为了腾讯视频等传统长视频平台的心腹之患。根据今年1月,腾讯企鹅智库发布的《2020-2021中国消费互联网竞争趋势报告》。从2018年9月到2020年9月,我国短视频月活跃用户由5.18亿提升至8.65亿,月人均使用时长为38.9小时,增长迅速。

作为对比,根据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发布的《中国电视剧(网络剧)产业调查报告》显示,中国短视频用户使用时长已经超过长视频,双方的利益格局被打破。在本次事件中带头发声的五家平台,有四家位列在线视频平台月活用户的前五位,其中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基本算是国内用户基数最大的两家在线长视频网站,他们的出现基本代表着长视频平台的态度。

可以确定的是,这些平台出示这份倡议书,并不代表他们要抹杀掉所有的二次创作。根据网友爆料,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已经在网页版的视频发布页面增加了在线剪辑的功能。该功能还支持用户在线配音、自动生成字幕。由此看来,腾讯视频希望用户可以利用腾讯提供的视频来进行影视剪辑,那么最终成果自然也是发布在腾讯视频上的。

其他平台乃至视频创作者,又应该如何应对此番版权攻势呢?对于影评创作者而言,可以开始尝试不使用原片片段,而是通过自己演绎/图文描绘进行影评。举个例子,国外网络影评家的先驱——怀旧评论狂就曾因为版权的事情遭到时代华纳起诉。自那以后,他只会在影片登陆付费平台/蓝光光盘的情况下进行原片的展示,其他时候则由自己和演员来进行演绎,自然能够摆脱版权问题。

最后,北京文娱法学会常务副会长刘毅曾经表示,我国《著作权法》第22条规定:

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可以不经作者或著作权人的同意,亦不必向其支付报酬。

因此,只要影评作品处于合理使用范围内,就不存在“先授权才能使用”的情况,对此大可放心。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