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疫情失控在印的中国人还好吗?印度疫情最新消息:印度疫情失控会影响到中国吗

中国小康网

发布时间: 04-2911:41《小康》杂志社

近日,印度疫情持续恶化。在来势汹汹的病毒威胁下,在印度的中国人还好吗?印度此次疫情何时得到控制?印度疫情会影响到中国吗?

快讯!4月29日印度疫情最新消息

据印度卫生部最新数据,截至当地时间4月28日早8时(北京时间10时30分),印度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达17997267例,其中死亡病例首次超过20万,达到201187例,治愈出院14817371例,现存确诊病例2978709例。

过去24小时之内,印度共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60960例,再次刷新疫情暴发以来单日最高新增记录,新增病例已连续7天保持在30万例以上。过去一天的新增死亡病例为3293例,也同样再次刷新了单日最高死亡病例数字。

印度确诊新冠华人讲述自救过程

4月26日,一名在印度确诊新冠的华人Nico,向新京报记者讲述了自己感染全过程。自检测呈阳性后,她一直在家吃药治疗,期间因病情迟迟未好转决定想办法就医。无奈医院床位已满,她只能靠药店送药和公司送饭独自熬过“治疗期”。

印度第二波疫情会影响到中国吗?

冯子健:总体上看不会产生太大影响。因为我们国家一直在严防死守,采取“外防输入”的措施。现在,我国防控姿态并没有调整,但我们仍然要保持高度警惕。因为印度病例数的快速上升,也会对周边国家造成输入病例,使其他国家的病例数增长。最近,印度周边国家包括尼泊尔病例数上升很快,这会增加我们“外防输入”的压力。

我们要继续做好“外防输入”各项措施的落实,特别是降低由输入引起本土传播的风险。

目前,多国的援助物资,也陆续开始运送。在新加坡的机场,就有大批打包好的医疗用品装上飞机。

印度疫情失控 在印的中国人还好吗

在来势汹汹的病毒威胁下,在印度的中国人还好么?他们的健康安全情况如何,最迫切需要的帮助是什么,眼中最真实的印度又是什么样子?《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了几位同胞的故事。

王跃州,中国留学生,现居德里

前天对我来说是晴天霹雳的一天,因为和我住在一起的印度房东一家感染了新冠。

我是一名在印度留学的大学生,和两名中国同学一起租住在德里老城的一套房子里。那是一栋四层的小楼,我们在三层,印度房东一家住在二层。昨天,房东一家感到不舒服,想去医院做新冠检测,但排队检测的人太多太多,根本排不上,于是他们就做了一个CT,影像结果是:肺部已经感染。

得知这个消息后,我和同学们更加紧张了。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已经不止一次从窗户中看到救护车开到附近,接走临近的住户,但没有想到,这一次,病毒竟然离我们这么近,和我们只隔一层薄薄的楼板。

为了保护自己,我现在连自己卧室的门都不出,哪怕去我们这一层的客厅,我都要戴上口罩。因为我知道,印度医院的资源现在特别紧张,一旦得病,可能根本没办法得到治疗。所以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多吃蛋白质,在屋子里做锻炼,希望以这样的方式“自救”,提高一点自己的免疫力,躲过病毒。

唯一还算幸运的是,印度的快递比较发达,买食物和日用品不需要外出,可以网上预订送货上门,物资供应和物价也还算稳定有保障。不过,取货时候我也总是特别小心,让快递小哥把东西放在门口,等通风半天之后再拿进来,并要立刻消毒。

我现在非常紧张,可说实话,前一段时间,我也和印度其他人一样认为疫情控制住了,有些松懈。不过,我只是心理上放松,防护措施还是一直在做,但很多印度当地人却是所有行为都放松了。记得今年1月时,我曾去过印度北部另外两个邦,当时我惊异地看到:在这两个地方的大街上,竟然没有一个人戴口罩,对,没有一个人!

即使是在防疫情况要“好很多”的德里,很多人也是在用印度本土的一种包头的羊毛布代替口罩。我的一个邻居就每天戴着这么一块布出门,我实在看不下去,还送了一批口罩给他,可他始终不愿意戴,说是不习惯。后来,他感染了。

现在印度官方通报的感染和死亡数据已经非常严重,但我的个人感受是,实际上的感染情况要比官方数字严重得多。因为我的社交网络上最近突然多了许多大家转发的求助帖,都是亲戚朋友得了新冠,需要康复者的血液等等,这是去年一年从来没有出现的。

此外据我了解,有很多人即使有不舒服,也不会去检测,因为他们不敢:检测阳性的话就无法继续工作,生计会有问题。我自己就认识有这样想法的人,只要症状不严重,就自己熬着。所以我一直认为,印度很多人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染上了病毒,甚至有了抗体,有的症状轻的甚至自己都糊里糊涂不知道,但他们都可以传染他人。

在我看来,印度政府采取的措施、下达的命令,听起来都是对的,但执行的能力和结果却很差。比如德里现在说是“封城”了,但前几天我有朋友从德里的卫星城诺伊达来找我拿药,一路居然十分顺利地过来了,这到底是封了还是没封?我觉得现在的情况很像那个笑话,“在印度人看来,‘计划好了’就等于‘完成好了’。”

现在,像我这样还滞留在印度的留学生大约还有四五十个,有个别还在学校集体住宿。我们此刻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国。我们也很不想给国内添麻烦,但看印度现在的情况,或许一两年内都好转不了。

还记得去年疫情严重时,中国驻印使馆曾协助组织商业包机让留学生回国,但我当时害怕会影响毕业,拿不到学位,就没有回去。今年春节又有一趟包机,但那时疫情看起来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我也过于相信印度政府,因此也没有报名。我一直认为,我在过去一年里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基于理智,可现在回过头来看,觉得自己好傻。

杨绪红,中国工商银行孟买分行副总经理,现居孟买

从我的个人感受来说,印度最近这一轮疫情暴发和去年的第一波简直是“天壤之别”。不仅仅是官方通报的数字每天蹭蹭上涨,更是一种切身体会上的显著不同:

去年,我很少听说我们的哪个印度合作伙伴、客户或朋友家里出现感染的,更少听说谁得了重症。但最近两周以来,每当我打电话和客户或伙伴沟通时,几乎都会听到他们说,“家里有人得新冠了”,或是“亲戚中有人感染了”。更让我心惊的是,这样的情况几乎是普遍存在的,而且好些都是重症,甚至还有病亡。可以说,这一轮疫情几乎影响到了印度每一个家庭,对他们的心理冲击与去年不可同日而语。

印度疫情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认为是有迹可循的。在第二波疫情暴发之前,我曾在路上仔细地观察过,街上每十个人中基本只有五六个人戴口罩,而在这五六个人中,只有两三个人是把口鼻都遮住了。如果再仔细看,会发现很多人其实戴的也不是口罩,而是纱巾、手帕,换句话说,只要嘴巴上有块布,就算“口罩”了。而且,我估计一些人一两个月都没有换过他们的“口罩”。这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印度疫情持续了这么久,口罩却从来没有短缺过:一方面是产量的确增加了,但另一方面,戴口罩对很多印度人来说真的就只是一个形式。

事实上,直到今年三月之前,人们都认为印度的疫情控制非常好,虽说每天还有一两万新增病例,但他们认为自己人口基数大,这点数字不算什么,所以,印度上上下下全社会一度都觉得非常乐观。今年三月时,印度的饭馆甚至全部开放堂食,里面到处人来人往,谈笑风生,而且有很多聚会。选举、公共集会也全部放开了。现在回看,这一波剧烈爆发可以说是印度全社会忽略大意的后果。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疫情有很大一部分是家庭内部传染,尤其有不少病例是通过印度家庭中的佣人传染的。在印度,许多富人家庭都会雇佣保姆、佣人、劳工,而且一家雇佣好几个,有打扫卫生的,做饭的,看孩子的,遛狗的,不同工种,“各司其职”,而佣人也把病毒传染给了其他家庭成员。这种情况也导致防控难度进一步加大。

从本月初起,我所在的印度最大城市孟买就已经开始“封城”。不过,印度的“封城”和国内不太一样,它更像是“宵禁”,也相对宽松:白天,基本的生活服务都还是开的,商店、杂货店都可以买东西,晚上关闭。饭馆也开张,不过现在不允许堂食,只能外带。人可以出去上班、买东西,但不可以漫无目的地闲逛。公交系统还在运行,但没有许可的私家车不能随便出街。不过,整体来说,封锁之后,孟买街头的行人和车辆都少了许多。

我个人现在每隔一天还是要去办公室一趟,因为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不过,从去年印度疫情还在初期的时候,我们就已经采取了像国内那样的措施,分组上班,最大限度地减少在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我也会叮嘱司机等印度本地同事戴口罩,下班后千万不要参加聚会,但他们是否会这样做,就不得而知了。

在印度现在这种局面下,很多中企员工就指望着国产疫苗能快点进来,但我感觉这可能比较难以实现。印度自己是疫苗生产大国,和中国的关系也不太好,所以没有意愿引入中国疫苗。但要接种印度疫苗,我们也很担心:他们三期试验还没有结束,疫苗质量到底怎么样?不知道;打完之后,抗体会变成阳性,申请回国时能不能认?也不知道。

然而,眼睁睁地看着印度的病例一天比一天上升得快,我觉得恐怕也顾不上以后了,眼下保命才是最要紧。于是,在4月印度开放对45岁以上人群注射后,我立即去医院接种本地疫苗。后来,听说有其他中国人也接种了。

据我所知,现在在印度的中企员工绝大部分都希望回国。但是,这一愿望实现起来也有一定困难:一是印度和中国间已没有直飞航班,就连中转路线也很少,大部分国家已暂停和印度之间的客运航班;二是我们一些中资企业是央企、国企,我们需要保障国家在印度的利益和业务运营,有一份责任在这里。去年印度暴发第一轮疫情时,大部分中资人员已经通过商业包机和其他渠道返回国内,今天仍坚守在这里的中企员工大约只有五六百人,大多都是实在没有办法扔下业务回国的。

所以,我们最期待的还是印度自身的情况能有好转。尽管大部分预测是,印度的感染情况还没到高峰,要到五月才能迎来拐点。但我看到,孟买在实施封锁一段时间以后,前两天的单日新增感染人数已经有所下降,这说明严格的社交隔离措施还是有用的。

印度预测:

本国疫情可能5月中旬达峰,日增将高达50万!

据新华社报道,印度政府25日预测,该国这一波新冠疫情可能于5月中旬达到峰值。继马哈拉施特拉邦、古吉拉特邦和首都新德里之后,北方邦将成为下一个疫情热点地区。

印度共有28个邦,根据印度卫生部的数据,包括马哈拉施特拉邦、北方邦和喀拉拉邦等在内的10个邦报告的24小时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占印度全国的69.1%。其中马哈拉施特拉邦24小时内新增确诊病例近5万例,是所有邦之中最高的。此前,在马哈拉施特拉邦发现了一种新的变异毒株,已被科学界正式命名为B.1.617。这一变异毒株传染性更强,并可能导致免疫逃逸,在印度已测序新冠病毒样本中占约10%,在疫情最为严重的马哈拉施特拉邦占约30%。

印度卫生专家认为,这一变异毒株只是印度疫情加剧的部分原因,而造成印度第二波疫情的主因是公众防疫态度松懈,没有严格遵循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防疫规定。3月以来,各种宗教活动和政治选举等大规模人员聚集活动增加。3月底,印度总理莫迪参加一场竞选集会,画面显示,现场人头攒动,戴口罩的寥寥无几。随着人们防疫意识逐渐松懈,从3月中下旬开始,疫情曲线开始“抬头”,到4月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屡创新高。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7日报道,印度公共卫生基金会主席斯里纳特·雷迪认为,印度的确诊和死亡病例数被严重低估。他表示,除非增加检测量,否则无法掌握印度实际的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关于死亡病例,他认为现在印度有很多人是在医院外死亡,这些死亡病例很可能未被官方记录。

和斯里纳特·雷迪一样,印度阿育王大学教授、病毒学专家沙希德·贾米勒也认为印度的疫情数据被严重低估。他认为本轮疫情的峰值将在未来两到三周出现。

世界卫生组织首席科学家苏米娅·斯瓦米纳坦26日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印度当前报告的确诊病例数和死亡病例数被严重低估,实际感染人数可能比报告数字高出二三十倍。(综合媒体报道)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