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小杰与潘伟明恩仇录

乐居财经

发布时间: 04-2810:39北京怡生乐居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乐居财经 吕秀伦 发自河南

下落不明的福晟掌门人潘伟明,没有料到自己又卷入了一场舆论漩涡。

4月8日,河南省隆庆祥服饰有限公司(下称“隆庆祥”)旗下两宗土地再度流拍。看似平平无奇的拍卖背后,却牵引出来了它与福晟、潘伟明的恩怨纠葛。

这两宗地块,原本在2018年被福晟旗下的郑州福玮晟实业有限公司,以7.5亿元拍卖竞得。而后,隆庆祥以“串通围标”为由上诉法院,从福晟口中又夺回了自己最为宝贵的两块地。

而在此次流拍的前一日(4月7日),河南隆庆祥总裁姜书敏举报郑州中院原院长索贿的视频在社交媒体疯传。

她穿着红色正装,手持一张身份证并附上录音,举报郑州中级人民法院院长于某辉向其公司索贿数千万、实收现金及等价物近500万元。按照隆庆祥单方面的说法,这名原院长在索贿后并未按照约定为其“主持正义”。

跨界地产

隆庆祥,中华老字号,拥有400年家族制衣史。2001年,袁小杰创办隆庆祥,发展集设计、生产及销售于一体的服装企业,袁小杰和王艳艳各持股99%和1%。

好端端一家量体裁衣、私人订制的制衣企业,为何进军地产?

这缘于一次机缘巧合。2010年前后,郑州为支持服装产业发展以及中心城区工厂外迁,出台了多项鼓励政策。招商条件优厚的中牟县白沙镇便是其中之一。

2012年,隆庆祥竟得中牟县白沙镇两宗工业土地,合计约151亩,为筹建服装工业园所备。同年,由袁小杰担任实控人的河南龙汇聚置业成立,这家企业在2014年更名为河南隆庆祥置业,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开发与经营。

次年,郑东新区区域规划调整,隆庆祥所持两宗地块属性由工业用地变更为商业与住宅用地。

在区域规划调整后,隆庆祥本可做出另类的选择:将该地块出手套现,或与其它企业合作,或寻求他处做新园区开发打算。但它还是选择了“不离不弃”。

让袁小杰最终决心土地自持开发原因有二:一方面,公司内部达成开发员工福利房的共识,且有金融机构前来沟通“团购”;另一方面,在当年的服企老板圈子里,多认为跨界地产是一件很时髦的事。

知情人士透露,工业用地与商业用地之间,差额高达1个多亿,为填上补缴资金,隆庆祥以股权质押方式向银行及民间市场获取融资。

例如,2013年8月,隆庆祥向郑州市市郊联社、新郑农商行、中牟农商行三家银行组成的银团借款2.4亿元,期限3年,以两幅地块为抵押物。

除了向银团贷款,隆庆祥还与多个自然人有民间借贷关系。如在2014年到2015年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隆庆祥与自然人柳某至少签订6份借款及担保协议,共借款2750万元。

隆庆祥为何在短期内大量举债?其负责人坦言,“地产开发需要资金量很大,借款是为了地产开发所用。”

但因工程迟迟未能开工,两幅地块仍为空地。公司于2015年深陷债务旋涡、法律诉讼集中爆发期,以两宗土地为核心资产的河南隆庆祥公司股权,质押在了从事民间借贷的窦某某名下。

此外,2018年一纸催收通告,披露了近年河南隆庆祥最大一笔债务。

当年春节前夕,因欠债不还,金主与隆庆祥公开撕破脸,致使东方资管福建分公司与郑州市市郊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在河南日报上发布债权转让暨债务催收联合公告。

公告称,隆庆祥通过隆庆祥及袁小杰等担保的共计2.93亿元账务,受让给东方资管福建分公司。

“卖身”福晟落空

为了“自救”,隆庆祥向一家闽系房企福晟,发出了求救信号。

2017年新年伊始,隆庆祥股东袁小杰、王艳艳与福晟签订“隆庆祥项目转让协议书”。

约定隆庆祥将其100%股权转让给福晟,福晟替隆庆祥公司偿还8.9亿元债务,分时段支付隆庆祥公司1.67亿元现金,外加交付1.8万平米公寓。而袁小杰、王艳艳负责办理隆庆祥公司全部股权解押和土地解封。

2017年3月,福晟向郑州中院执行账户汇入约2.1亿元,用于偿还窦某某的债务。付款前提是,袁小杰质押给窦某某的隆庆祥的股权先予解除及本案所有查封解除。

但窦某某要求先付款,隆庆祥和窦某某不能达成提前解除股权质押的和解协议。于是,福晟要求法院退还了该笔款项。

之后,河南隆庆祥对退款不服,先后向河南省高院提出异议和申请复议,但均被驳回。

随着2.1亿元款项被退还给福晟一方,其随即起诉解除已经签署的隆庆祥项目转让协议。除了2.1亿元,福晟还另支付了约2.3亿元,法院判决隆庆祥返还这部分本金。

至此,依靠此次转让股权化解债务危机的希望落空,留给隆庆祥的偿债方式或只剩下“甩卖”土地。

2018年9月,隆庆祥旗下两宗土地以7.5亿元价格拍卖成交,竞得者是福晟旗下的郑州福玮晟实业有限公司。

隆庆祥认为,因为福晟妨碍他人参与拍卖,串通围标,才能以超低价中拍;同时,土地委托评估的结果严重偏离市场价,向郑州中院发起执行异议裁定申请复议。次年4月,法院裁定撤销该次拍卖。

今年3、4月份,该两宗土地再度进行拍卖,但两次结果均为流拍。

眼下,隆庆祥与袁小杰旗下的窟窿有多大?

4月9日,河南省高院通报称,隆庆祥累计欠款总额近13亿元。同时,它作为被执行人,尚有近8亿元债务未履行。

作为实控人的袁小杰也被打上“老赖”的标签,3年来,12次被限消令砸中。

同时,隆庆祥公司股权也惨遭冻结13次,被3次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约6.72亿元。截至目前,与隆庆祥相关的裁判文书多达100份,排在前两位均与借款合同纠纷相关。

“老炮”袁小杰

60后老炮袁小杰,话语不多,不喜表达,但内心丰富。他爱好广泛,旅游、古玩、武术等都是其中之一,商业、管理、金融、佛学等也均有涉猎。

在管理上,他大胆放手,不喜欢领袖型的企业家,深谙再伟大的人也会犯错,因此,打造一个成熟的管理团队,实行制度化管理,是他始终追求的目标。

上世纪90年代中旬,26岁的袁小杰偶然机会看到了两部关于服装的记录片。这让他想起了祖上可追溯到明朝的辉煌制衣史,并萌发了恢复祖业的念头。

袁小杰是个急性子,想到就马上去做,立刻去北京、上海、南京等定制服装的老字号考察,边考察边注册公司及注册“隆庆祥”商标。这就是如今隆庆祥服装产业的由来。

殊不知,就是这样一位创始人赋予了隆庆祥的“野心”,地产只是满足“野心”的第二块翘板。

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的隆庆祥,身为河南知名服饰品牌,年经营规模约2亿元。隆庆祥带头走出中原,成为河南服装行业的翘楚。

2010年前后,隆庆祥启动两项计划:一方面,在国内大力拓展直营门店,未来5年计划开200家门店,同时大力拓展线上渠道。

另一方面,谋划投资隆庆祥服装产业园。与之对应的,是隆庆祥运营团队集体进京,并着手实施品牌“去河南化”,这即是北京隆庆祥的由来。

此后,隆庆祥启动直营店国内大扩张,并号称国内规模最大的量身定制服装企业,拥有百余间直营店面,覆盖京、津、冀、豫等7个省市。

2015年后,一路高歌猛进的隆庆祥,遭遇了资金与市场双重压力。

一位隆庆祥前高管曾透露,“从当年起,公司即在着手批量关店,尤其是大型形象店。关店原因很简单,利润无法弥合门店租金与人工成本。”

功亏一篑,如今隆庆祥旗下46家分支机构全部显示已注销。曾叫嚣进军全国的地产业务也成了“拖油瓶”。

起底隐贵房企系列报道:

1、德商邹康:“不算账”先生

2、孙群堤:“名门”没落

3、梁衍锋:中庚”踩雷“

4、地产二代沉沦“网游”记

5、通银地产的贪腐案与神秘女人

7、郭加迪的下一刀割向哪里?

8、荣安王久芳:装在套子里的人

9、苏志团“失控”太东

10、鸿荣源:隐形“地主”

11、一只市值2.37亿的地产股

12、天洋控股:周政“腹背受敌”

13、黄三吾:地产不“合群”

14、世荣兆业:八旬老板“手撕”总裁

15、起底东投:县域地产之王

16、荣和“踏空”

17、光明地产:断不了“奶”

18、万城控股:蚂蚁吞象

19、起底奥克斯地产:公牛下坡

20、兴进不“进”

21、起底顺悦集团:三年百亿“狂想”

22、起底鸿海地产:“影子”兄弟

23、起底广宇集团:“佛系”的焦虑

24、起底鸿翔:IPO折戟后遗症

25、起底圣桦集团:东施效颦

26、卓尔阎志:“铺王”的猎物

27、起底百步亭集团:疫中失足

28、起底文德控股:“劝退员工”罗生门

29、起底世纪金马:“抽水”小额贷

30、起底中欣集团:王本奎传女不传男?

31、杨必全:飞洋折“翼”

32、祥泰实业:“高利贷”压顶

33、中晟:卢一博“跑了”

34、润丰集团滑落:陈水波8年信托融资纠葛

35、正源地产暴雷:一个北大生的资本“镣铐”

36、黄辉:三湘“理财”印象

37、新鸥鹏的“问题与成长”

38、大信控股:“效颦”万达

39、华景川:罗相斌戒不掉P2P瘾

40、吕元庆与润达的政府生意

41、步步高:商业地产“步履蹒跚”

42、珑远集团:“架空”二代

43、方直集团:“金主”鼎晖

44、中正地产:邢建民投靠“财政”资本

45、闫浩的资本“双线”

46、大汉城建:“农村包围城市”模式之困

47、周金辉典当了“中赫”

48、胡国仁:上亿集团“失守”关东

49、郭奎章:时尚“隐者”

50、盛润李喜朋:从河南富豪到资本“囚徒”

【关注百家号乐居财经,洞悉房产市场风云变化。】

文章来源:进深News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