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打造的“静海之年”:疫情下海洋环境音如何改变?

十轮网

发布时间: 04-2415:40山东寰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航运船只、拖网捕捞、石油平台,或甚至海底采矿,这些人类活动对海洋造成严重的噪音污染,但这些声音,去年可说几乎消失不见。

2020:安静海洋之年

因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所造成的封城,人类活动大幅减少,让2020年成为海洋近代以来最安静的一年。

研究团队“国际安静海洋实验”(International Quiet Ocean Experiment,IQOE)人员透露,近年陆续在海里装设231支非军用水听器(hydrophone),并用这些水下麦克风记录海洋的声音──他们相信,2020年这相对安静的时刻,可提供非常有价值的对比性数据,是非常特别、可能再也无法重现的机会。

人为噪音影响海洋生态

IQOE表示,水下环境音研究是打算了解鲸鱼、珊瑚或其他海洋生物如何通过“声音”生活,而少了人类活动造成的环境音后,又对它们产生什么改变。

毕竟就像光害对土地的影响,人为噪音对海洋的影响近年来逐渐受到关注──经过科学家研究,有些依赖声音沟通或导航的物种,的确会因人类活动的声音受干扰。因此负面因素消失后,这些物种的生活方式会如何改变,就成了科学家想寻求解答的问题。

航运船只的引擎声对海洋生物来说,是非常严重的噪音来源。 (Source:pixabay)

测量噪音怎么变化

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University of St Andrews)也是IQOE成员的泰克(Peter Tyack)表示:“此计划打算用水听器测量噪音怎么变化,以及这些变化如何影响海洋生态,像鲸鱼鲸歌或其他鱼类的合唱。”

“就像人们可能注意到,少了交通噪音和人类活动后,可听到比较多鸟鸣声,又或可能在居住环境看到更多野生动物,而我们需要用一些方法,才能于海洋侦测这些事。”

国际安静海洋实验科学计划

IQOE早在2011年创立,并不是因为COVID-19才诞生;目前执行的十年研究“国际安静海洋实验科学计划”(International Quiet Ocean Experiment Science Plan),更是2015年就开始运行。

IQOE希望能于海洋不同地点进行一系列环境音测量计划,并以此了解声音在一定频率范围内,强度或其他特征有什么变异性。因此为了数据差异,IQOE本想指定2022年为“安静海洋之年”,在这一年寻求愿意配合降低音量的航运或能源开发商,合作完成计划。

蔓延全球的COVID-19疫情,反而让海洋世界有摆脱人类噪音、喘一口气的机会。图为2020年4月美国加州洛杉矶(Los Angeles)的空荡港口。 (Source:达志图片)

难以重现的2020年4月

但没想到,全球性疫情却在2020年给他们特别的机会。

“准备好见到令人兴奋的结果吧。”洛克菲勒大学(Rockefeller University)人类环境计划主任奥苏贝尔(Jesse Ausubel)说:“海洋在未来几十年,都不可能跟2020年4月一样安静。”

“COVID-19疫情提供意外的时机,让海洋音量大幅降低,甚至比我们原先梦想的程度多很多──我们原本是想征求愿意降低音量的志愿者。”

日本新泻县海外的海上石油平台“岩船冲油ガス田”。 (Source:tsuda,CC BY-SA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降低音量救海洋

据IQOE透露,研究目标之一,就是希望获得足够证据,去游说航运船东或石油及天然气厂,为保存海洋生态系统统而稍微降低音量。

“我们希望“声音地景”这个词更广为人知。声音等于海洋的光,为许多动物照亮海洋。它们用声音地景沟通狩猎,但音量过大时可能会受伤。”IQOE创办人、美国新罕布夏大学(University of New Hampshire)声学研究与教育中心主任米克西斯─欧兹(Jennifer Miksis-Olds)表示。

未来的研究方针

然而长路漫漫,IQOE现在的研究还有许多待补足之处。像231台水听器,目前主要都分布在美国、加拿大,以及欧洲大陆四周,其他地区多只有零碎且一次性记录。为了让数据更完善,还有非常大的努力空间,例如如何分享资料,或要怎么创建数据记录的时间地点一致性,都是现在面临的挑战。

因此,IQOE打算进一步拓展水听器网络,希望安装超过500台水听器在世界各地,尤其目前数据较少的南半球;同时也在寻求和使用海洋资源的企业建模和数据协作,如航运公司或石油天然气开发商等,通过这方式了解航道或油田周围的噪音问题。

如何还给海洋生物没有人为噪音的水下世界,是人类接下来的课题。 (Source:pixabay)

两项重要进展

但同时,海洋环境音研究最近有两个重要进展。之一是IQOE创办人米克西斯─欧兹协调的国际专家小组研发的软件“Manta”(Making Ambient Noise Trends Accessible,即“让环境噪音趋势易取得”)。海洋声音数据能标准化,且也可以更容易比较搜集及查看。

另一个是在德国阿尔弗雷德·魏格纳研究所(Alfred Wegener Institute)测试的软件“Opus”(Open Portal to Underwater Sound,即“进入水下声音领域的入口”) ,Opus能促进声音数据使用,并针对Manta处理的资料提供更简单的取用方法。

减少噪音、修复伤害

回过头来,或许这项研究最重要的,是了解并同理人类以外的生物,并尝试弥补伤害。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研究人员泰克就认为:“身为灵长类动物,我们人类习惯用视觉创建距离感,这是我们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的方法。但如果你曾去浮潜,会知道可视范围只有几米而已,却可以听到好几公里,又或数百公里以外的声音。”

“海洋生物发展出惊人的机制,以这机制了解自己在哪里,并找到猎物,或和同伴沟通。所以我们需要改变心态──不要再问能对海洋施加多少噪音污染,而是寻求如何减少噪音,并修复这些伤害的可能方法。”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