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新周期:科技与教育进入“魔”合期

极点商业评论

发布时间: 04-2316:44鲲鹏计划获奖作者

大数据、人工智能、5G、人脑科学等为代表的新一代产业互联网信息技术,如何与教育进一步应用、融合,促进教育进步和教育普惠,成为业界共同思考的话题。

作者 | 杨铭

编辑 | 刘珊珊

“为什么计算机改变了几乎所有领域,却唯独对教育的影响小得令人吃惊?”

2011年10月5日,苹果公司灵魂人物乔布斯因病去世,享年56岁。教育如何走出工业文明、步入信息时代?乔布斯带着内心深处最大困惑与遗憾,临走之前遗留的教育战略问题,外界将其称之为“乔布斯之问”。

对此,美国联邦教育部部长邓肯给出的答案是:原因在于“教育没有发生结构性的改变”。

业界就此开始求索之路。在国外,2012年5月,麻省理工学院校长苏珊·霍克菲尔德和哈佛大学校长德鲁·福斯特共同宣布启动一项重要的合作项目:各投入3000万美元,创建大规模开放在线课堂平台(edx)。

在国内,伴随移动互联网红利时代的到来,以及政策的出台,在线教育开始兴起,资本纷纷涌入,成为诸多创业者、传统教育机构以及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趋之若鹜的布局方向。仅仅是2011年-2014年前后,就有猿辅导、作业帮、跟谁学等企业相继成立,并成长为行业巨头。

对国内在线教育行业来说,过去数年中上演多次兴衰更替后,迎来了2020年疫情之下的大爆发,数十万所学校、2.8亿学生、1700万教师将教学场景从线下转换到线上——“停课不停学”在线教学,这是中国教育史上前所未有的线上大迁徙。

疫情之后,线下教学逐渐回归常态,但新科技对于新教育的改造,显然刚刚开始:大数据、人工智能、5G、人脑科学等为代表的新一代产业互联网信息技术,如何与教育进一步应用、融合,进入“魔”合期,促进教育进步和教育普惠,成为业界共同思考的话题。

01

教育,科技正改造的产业蓝海

教育界以及其他各行人士,过去一年对科技加快改造教育之心,从未如此迫切。

在2020年,包括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韩平、上海大学副校长汪小帆等在内的多位教育界知名人士,就多次明确表示,疫情后在线教育不会被冷落,未来教育发展方向是线上线下融合式教学转变。“疫情防控期间已经证明,在线教学可以取得积极成效,要借此机会加快推动教学变革。”

“科技手段拓宽了教育空间和课程容量,要让它成为高等教育的一种新形态,这既是教育发展的内在需求,也是国际教育的新趋势。”苏州大学校长熊思东也认为。

从政策角度来看,互联网+教育同样是国家层面的重要发展战略。2011年,教育部发布《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 年)》,把教育信息化纳入国家信息化发展整体战略。2018年,教育部发布《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将信息化2.0定位于“互联网+教育”模式,要求到2022年基本实现“三全两高一大”的发展目标。

业内人士认为,在政策影响下,教育信息化建设从“重硬件”1.0时代进入“重软件、应用、和数据”的2.0时代。与此同时,教育信息化2.0对教育的硬软件设备、师生信息素养以及课程改革,也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可以看出,无论是相关部门的政策,还是教育界人士,共同期盼都是——科技、信息技术应该成为千百年来传统教育进阶的关键推手。

毋庸置疑,以产业互联网为主的信息化,早在世界范围内演变为一次产业革命和社会革命。

比如,过去20年来,从传媒、购物、出行,到餐饮、地产,各个传统行业正被互联网重新定义,并由此诞生了新浪、腾讯、阿里巴巴、滴滴、美团、贝壳等一批科技行业巨头。

但与此同时,尽管在线教育几经演变,科技对教育的变革相比其他行业来说仍相对缓慢。千年前孔子聚徒讲学的杏坛、百年前鲁迅求学的三味书屋,和今天的中关村三小教育方式,没有本质区别。”在高途集团首席科学家蒋松看来,和其他行业相比,如今的教育仍是最为传统、古老的行业之一。

从产业角度来看,在线教育与教育深度融合的效果,外界已清晰可见。过去几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一度攀升,成为新的产业蓝海——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数据就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3.42亿,占网民整体的34.6%,较疫情之前(2019年6月)增长了1.09亿。2013年至今,中国K12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增长幅度持续处在两位数水平,到2025年,仅K12在线教育的市场规模就有望突破3000亿元人民币。

“从用户心智角度来看,已经永久性有了一个在线教育的位置。”一位观察人士表示。

因此,这被看成是一个可持续的、万亿级生意,也被外界普遍认为从中必将诞生下一个像贝壳、滴滴、美团这样有竞争力,进入主流互联网视野的行业巨头。

这并非没有可能,只不过最终考验的仍是企业“内功”。

以上市仅20多个月,跟做空机构十多次交锋,但市值仍屡次跻身互联网上市公司TOP10,市值最高在线教育公司的高途集团(4月22日,跟随学更名为高途集团)为例,其背后,是通过投资名师师资建设、标准化课程研发与在线教育技术研发等,在供应链核心端建立教育行业坚固护城河,才能一次次打败做空机构,成为一家面临股价波动岿然不动的“魔性”公司。

“无论是此前与做空机构战斗不休的跟随学(高途集团),还是猿辅导、作业帮、网易有道、新东方在线、学而思网校等其他玩家,归根结底都是在移动互联网大规模普及、直播互动技术成熟,在线教育终于找到相对成熟的商业模式后,催生的产业新蓝海。”一位互联网观察人士就表示。

02

新科技创造新教育:课堂到教研带来哪些可能?

不过,虽然教育行业被科技改造成为共识,但客观而言,目前以APP、直播、短视频为主的在线教育,还只是初级阶段。

这是因为,与其它被改造的行业有着明显不同,科技改造教育,实属特殊。其最终目的,是回归教育初心,要让教育的公平、公正和个性化得到保证,去激发学生更多兴趣和培养更好习惯——目前的在线直播、短视频等方式,更多只是将线下教学搬到线上,尽管随时随地可学,但从教育理念、教学内容、教学方式、教学关系、产品建设而言,尚不足以成为“乔布斯之问”最终答案。

“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新科技不断出现,5G、AR、VR、人脑科学等快速发展,新技术如何更好应用于教育的各个环节,将是科技能否重新定义教育的关键。”高途集团首席科学家蒋松就说。

事实上,在诸多业内人士看来,通过新科技去创造“新教育”,必然成为未来行业大趋势。

比如,5G不仅能实现多个课堂授课的4K高清视频音画同步互动,更能给教育教学更多的想象空间。而将VR技术引入教学中,不仅可将教案简单化,也可以让枯燥课堂变得趣味盎然。同时,通过AI、大数据,围绕教与学的互动性等问题,不断提升教研实力、教学效果。

同时,这也是重塑企业、定义企业,突破原有内容业务范畴的机会。

比如,4月22日,7岁的“跟谁学”第三次“聚焦”,宣布将公司统一更名为“高途集团”,告别做空卸下包袱,从O2O升级为B2C,全面all in 双师直播大班课,开始推进“本地化网课”;并将成人教育品牌高途学院的战略地位再次提升,以期更好做好用户全生命周期教育服务。“公司三次‘聚焦’,每一次都是在不断重塑自己、定义自己。”高途集团创始人陈向东就表示。

重塑企业的关键,仍然是科技。陈向东对此称,高途集团致力于成为一家科技教育公司,将以科技来重塑未来,促进教育进步和教育普惠。

对高途而言,体现“科技教育”基因的方式是,推出“高途研究院”,以及“AI三大战略”,打造沉浸式教学,通过5G、算法、AI、办公协同平台等,去重新定义教学场景、教学内容和教学服务三大场景。

例如,在课堂端,用“奇点课堂”去打造沉浸式的AI课堂,成为学生个性化学习知识的“导航系统”

以5G为核心,通过超高可靠、超低时延的网络设施,提供课堂上“实时交互”功能;以AR/VR技术作为辅助,让学生体验沉浸式教学,打造“身临其境”的在线课堂;以人脑科学为基础,通过实时、海量和深度的数据反馈,实现“教学相长”。

教研端,用“奇点课本”的创作、协作、迭代三大平台,及时发现教学问题,打造最强教学内容,打造类比互联网的内容生态:

集创作平台、协作平台和迭代平台于一体。首先,基于知识图谱、自然语言处理和计算视觉技术,提供讲义、课件和试卷等各种教学内容的创作平台。其次,通过协同办公技术,打造教研、编剧和设计之间的共创机制,实现教学内容的创意制作。最后,依靠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收集学生课内外的真实反馈数据,对教学内容持续迭代和优化。

上述表述略有生涩,但简单而言,就是在各个教育环节中,试图通过5G、AI、大数据等科技手段,一方面激发学生兴趣,实现师生良好在线互动,解决在线学习效果不佳难题;另一方面改变单一教案的传统模式,实现多样化制作,满足本地化、多版本的需求,并支持智能创作,激发出新颖、高效的教学内容。

在业内人士看来,通过AI、VR、AR等技术提高互动效果和教学质量,也是教育行业内需要共同实现的目标——不仅仅是高途集团这样的在线教育企业,全国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小学将5G、VR技术引入了课堂。

“传统教育水平高低取决于老师水平的高低,再加上孩子自身学习偏好、认知方式、能力水平的不同,教育难以做到公平公正。但通过AI、大数据去真正赋能教育,可以无差别地覆盖到世界任何一个角落,从而很早实现教育的公正、公平和个性化。”一位观察人士如此表示。

03

新蓝海变为现实关键:服务

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引入,在业内人士看来,将成为教育变革重要推动引擎。

全国人大代表、民盟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丁光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人工智能技术介入教育过程后,教师可以精准掌握每名学生学习情况,在布置作业或者讲授知识点时候,就会进行针对性布置。“实现对教育内容的精准投入、对学生的个性化培养。”

不过,5G、AI、大数据甚至人脑科学,能否成为“乔布斯之问”的最终答案,除了内容,服务同样也至关重要,这也是在线教育新蓝海变为现实的关键。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教育专家熊丙奇就指出,强调规模效应的在线教育企业和家长追求更个性化教育,很难调和。规模越大,越难以服务好用户,导致学习质量以及用户体验的下降。因此,企业更应该注重以教学质量为核心的用户服务。

“服务业的本质是控制方差,通过守住服务下限,确保服务品质,这其中的核心就是产品化和智能化。”在高途集团科学家蒋松看来,解决服务问题的关键,仍然只有依靠技术。

为此,高途特别推出了“奇点辅导”AI战略,试图通过师训,督课和沟通三种辅导场景,去对互联网教育进行“供应链改造”,提升辅导行业的整体服务水平。

蒋松介绍称,师训基于智能助理技术,通过大规模真人语料培训高品质辅导老师,打造在线教育的“进修学校”。督课基于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计算机视觉和异常检测技术,实现辅导服务的实时监控,确保教学水平。沟通基于深度学习和强化学习,引导师生互动和家校沟通,提升服务品质,减少无效打扰。

不过,5G、AI等技术手段,是让教育更美好、弥合教育鸿沟、创造个性化教育的“新基建”,但是不能替代教育。

这是因为,技术改变了教育环境和教育方式,但是技术永远只是一个手段,不是目的,最终仍需要回归教育本质。

“科技让教育更美好。”蒋松就称,高途相信好的教育就是好的老师。因此,科技应该赋能老师,而不是取代老师,这三大教育场景分别对应赋能主讲老师、教研老师和辅导老师。最终通过老师更好地陪伴学生,实现高途的教育理念:点燃兴趣、培养习惯、塑造人格。

无论如何,新科技创造新教育,都是长期作战,需要保持长足的耐性,不能在乎一时的得失,教学内容、服务的持续迭代与进化,才是行业稳健发展的关键。如同陈向东在回顾创业心路历程时所强调:“人生最大的复利是专注。”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