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汽修第一案落槌 小李补胎多项宣传内容被省高法判定虚假宣传

中国企业报中企融媒

发布时间: 04-2013:44

“始于1997”“450名技师团队”“最安全的扒胎手法”“最高效的轮胎救援服务”……细心的消费者发现:诸名此类的宣传用语,已悄然从小李补胎各家门店、官网撤换下来。

伴随着这些细微的变化,被媒体称为“河南汽修第一案”经历了一审和二审后,终于落槌。

新年伊始,河南省高法终审判定小李补胎多项宣传内容为虚假宣传,判令其立即停止虚假宣传,并在其官网显著位置上就虚假宣传刊登声明,消除影响。

说起河南汽修第一案,不能不提到两个人,这两个人分别就是谭双有和李保堆。

谭双有,男,河南栾川人,退伍军人,在郑州开设修车行后,长期为车主提供免费四轮定位和轮胎修补服务,后来热心慈善公益事业,尝试用修车钱为环卫工人提供免费早餐而闻名。三年前,谭双有看到了小李补胎的虚假宣传后,他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5条规定,锲而不舍地通过网络依法进行社会公益监督。

李保堆就是小李补胎的创始人。但是,李保堆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名字却不是原名,而是:李沅坤和李鑫。

公开资料显示,李保堆是河南鑫德洋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的法人,同时也是河南小李补胎服务有限公司的股东和监事,其名下关联有21家企业。河南小李补胎服务有限公司是河南鑫德洋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2016年河南小李补胎服务有限公司注册成立后,郑州街头涌现出大批小李补胎门店,其以向社会吸引投资人的方式吸收资金和股东,门店迅猛扩展到现有的80余家。

2020年4月,谭双有联合5家单位起诉小李补胎及其母公司河南鑫德洋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虚假宣传。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小李补胎在宣传过程中使用“最具潜力的汽车服务连锁品牌”“最安全的扒胎手法”“最大的案例保障”“最高效的轮胎救援服务”“最佳商业模式第一名”“最具投资前三名”“首创企业商学院”“国际级品质保障”等,应当提供充分证据,而小李补胎未能提供任何有效证据对其主张的这些最高级的表述内容予以证实,因此,这些宣传内容缺乏事实依据,违反了《广告法》相关规定,存在夸大自身竞争优势,误导消费者,以此获得不正当竞争利益的嫌疑,构成虚假宣传。

判决书载明:小李补胎创始人李保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小李补胎门店和其他店的区别进行如下描述:“其他人补轮胎都是从外面把钉子拔了塞个胶条”,“我们补胎必须把轮胎扒开,从里面补”,“外面补的将来一定会漏气,并且还不安全”等,缺乏事实依据。李保堆通过这些片面的优劣对比,以贬损他人的方式来强化小李补胎的服务优势,不正当地获取竞争优势,构成虚假宣传。

根据法院审理的情况,小李补胎对外宣传的“450名技师团队”,在审理过程中没有出具技师资格证,承认只是其450名员工。法院认为,员工与技师显然有区别,小李补胎将员工均表述为技师,意在使相关客户认为其具有较强的业务能力,继而为自己谋取更多的交易机会和商业利益,间接损害了其他经营者的利益,并足以造成相关公众误解,构成虚假宣传。

小李补胎宣传其获得多个荣誉称号中,法院审理认为“中国著名品牌”和“河南省著名商标”均已过三年有效期,且根据我国民政部的公示,“中国著名品牌”的两家颁证单位均被认定为非法社会组织,又依据河南省工商局的通知要求自2018年9月20日起停止将“河南省著名商标”字样用于商业活动,小李补胎现仍宣传“中国著名品牌”及违规使用“河南省著名商标”明显不当,其应当停止在商业宣传中使用。

需要一提的是,在谭双有公司等五家单位起诉小李补胎及其母公司虚假宣传欺诈消费者的同时,小李补胎则以损害其商业信誉和商品声誉为由,将谭双有个人告上法庭。此案经过一审二审和终审也已落下帷幕。法院判决认为谭双有举证证明小李补胎虚假宣传误导消费者,但其言论中充斥“坑人20年”“骗子团伙”等侮辱、辱骂的措辞,超出了对一个企业进行举报应当进行的言辞表述,判令谭双有停止侵权、消除不良影响及赔偿小李补胎损失和维权费用等。

针对这种情况,2月6日起,谭双有相继在网络上发布《谭双有与小李补胎互诉官司情况声明》,声明称:根据国家《反不正当竞争法》第5条规定,国家鼓励、支持和保护一切组织和个人对不正当竞争行为进行社会监督,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不得支持、包庇不正当竞争行为。谭双有认为,他举报小李补胎成功揭开了小李补胎虚假宣传的面具,成就三项社会公义:一是让更多人明白“补胎26式创新内容”是套路消费者;二是揭露了“用料越大越贵越安全”和“蘑菇钉最安全”补胎误区,维护了同行和消费者权益;三是补胎市场并非收费贵就更安全,便宜补胎不仅有利于消费者,更是一种科学补胎消费观。

4月18日和19日,记者先后两次致电小李补胎创始人李保堆,第一次无人接听,第二次接听后对方称他在老家办事,有事随后再联系,然后挂断了电话。通过短信发过去的采访问题,截至发稿时对方暂未回应。

在去年谭双有起诉小李补胎虚假宣传立案后,李保堆曾对当地媒体表示:“我们已经安排律师处理这个事情,更多的细节和详情我也不太了解。我们各有各的说法,就让法官依照法律法规来判吧。”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