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的告别悄无声

巨潮商业评论

发布时间: 04-1114:12

文 | 程度

编辑 | 王方玉

出品 | tide-biz

美国最终没有放过标准石油公司,即便洛克菲勒用最坚硬的声音为自己辩护:

我给美国人带来了光明、创造了数以万计的就业,我带来了繁荣。你们说这是垄断,我说这是企业的自由行为。

但在西奥多·罗斯福总统眼中,没有洛克菲勒的时代,只有时代的洛克菲勒,没有标准石油的时代,只有时代的标准石油。

100多年之后的今天,阿里巴巴被罚182.28亿。天文数字一般的罚金背后,是这家企业更加天文数字的利润:相当于上一财年净利润的大约13%。

有人说这些钱对于阿里来说“问题不大”甚至是“利空出尽”,但事情的真实面目总是比数字更加复杂。特别是对马云来说——他甚至没能成为这次处罚的一个注脚。

他也曾像洛克菲勒一样“为这个国家创造了数以万计的就业”,曾以一家企业的力量,给中国无数个行业提供电子商务的基础设施,把中国乃至全球的商贸流通体系搬到了互联网上。

但互联网的世界里,很难再次传来马云的声音。2021年的春天,在一个可能是阿里巴巴集团发展关键转折点的日子里,悄无声息的马云,用沉默宣告了自己的告别。

基础设施与欲望

洛克菲勒在他著名的《写给儿子的38封信》中写道:

每个人的起点不同,其人生结果也不同。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穷、富世袭之说,也永远没有成、败世袭之说,有的只是我奋斗我成功的真理。我坚信,我们的命运由我们的行动决定,而绝非完全由我们的出身决定。

像这位美国历史上最传奇的首富所宣扬的一样,马云的行动也决定了他的命运。洛克菲勒的基本盘是石油生意,马云则是把“服务中小企业”当做自己的基本盘。

他曾经在无数场合——尤其特别的一次是在美股IPO讲话的时候,谈起自己创业的梦想是“某一天我们能够创立一个为成千上万小企业主服务的公司”,并“为一些小的生意人奋斗,和他们的客户在不懈努力。”

企业不是慈善机构,也不会免费“为成千上万小企业主服务”。马云的创业本质上来看,就是为企业提供互联网时代的电子商务基础设施。

黄页时期的基础设施是信息展示。淘宝天猫时代的基础设施是交易。信息的展示只需要一个网站与无数的销售员,但完成一笔从线上购买到线下交付的生意,则需要与之相匹配的金融、物流、云计算、网络推广等等环节。

两种所谓“基础设施”截然不同,生意的体量也截然不同。马云的面孔,在两个时代的变化过程中日渐改变:一个企业(甚至是一个人)能做的事情,竟有如此之多,以至于他曾不止一次地提及“控制欲望”几个字。

但最终的结果是,他和阿里集团,并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扩张欲望。通过自己所产出的基础设施,阿里把自己的力量与价值观,渗透到了目所能及的所有地方。

精力倾注与扩张

阿里集团旗下的《南华早报》,曾经大篇幅引用关于马云的金融观点,认为“今天的世界迫切期待一个真正为未来思考的、全新的金融体系。”

这是一个看起来野心太过于赤裸的表态。如果不是将“基础设施”四个字刻进骨子里,断然不会以这种方式去寻找企业盈利的新增量。

传统产业中的公司、企业,不论规模大小,都很少去尝试去影响或改变基础设施层面。但阿里不同,阿里习惯于自己作为规则的制定者,并享受制定规则所带来的收益。

除了在国内电商领域打造支付宝、菜鸟网络和阿里云等基础设施之外,将这一套基础设施进行国际化输出,是马云在最近几年倾注精力最大的事情。

菜鸟网络是电子商务物流基础设施的代表

2015-2016年间,马云在一年左右的时间内拜会了66个国家政府首脑,并在随后一直是其他国家高层的座上宾。包括越南、比利时等等都曾正式或非正式地与阿里签订各种合作协议。

马云希望打造一个名为电子世界贸易平台(e-WTP)的全球化电子商务体系,也就是将国内的阿里生态复制到全球范围内。主要负责这件事的,正是原UC浏览器的联合创始人、高德集团董事长俞永福。

俞永福是马云最为依仗的高管之一

俞在阿里内部是最懂移动互联网的高管,功勋卓著,一度被认为是马云的接班人。但执掌e-WTP之后几乎接近于“消失”。相比处在风口浪尖上的张勇、蒋凡们,俞永福仿佛人间蒸发,不再是圈子讨论的焦点。

我们对于俞永福的具体工作不得而知,但马云对于将电子商务向全球进行拓展的决心,却由此清晰可见。

真实面孔与告别

阿里巴巴的注册地是开曼群岛,大股东是日本企业,创始人是中国人、联合创始人是中国台湾人,上市地是美国与香港,在蚂蚁金服与菜鸟网络的股东名册中,有包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马来西亚国库控股、加拿大养老基金公司、泛大西洋资本集团等在内的大量海外资本参与。

如果我们回忆马云过往的经历,去把那些传奇故事穿插起来就会发现,他是一个从小就在西湖边上结交澳大利亚朋友、创办翻译公司就有了美国客户、追账要去西雅图,并在那见识到了互联网,并且希望通过中国黄页,将中国制造推广到全世界的中国企业家。

两年前的2019年2月份,在一笔被忽视的收购案中,蚂蚁集团以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英国跨境支付公司万里汇(WorldFirst),这家公司为从事国际贸易的企业和个人提供支付和转账业务,目前拥有8万多活跃客户,年交易量超过100亿英镑。

万里汇是蚂蚁集团国际化业务的关键棋子之一

在此之前,蚂蚁集团和旗下的支付宝,已与东南亚多个国家合作,成功打造9个本地版“支付宝”,包括印度Paytm、巴基斯坦Easypaisa、菲律宾GCash、孟加拉bKash等,全球范围内的金融科技布局,如同跑马圈地。

可能,所有人都低估了马云的国际化谋图。国内淘宝天猫业务的成功,让人们在一定程度上忘记了,他从开始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国际化主义者。

与特朗普会面是马云国际化布局的代表事件

当阿里的电子商务基础设施铺满全国的实体与互联网空间,国际市场就成了马云必然想要占据的新战场。

为此阿里需要更多的资本,将支付宝、速卖通和一系列基础设施输出到国际市场中去。马云不遗余力地推动蚂蚁集团高价上市,本是阿里迈向国际化的关键的一步。

直到功亏一篑。

当我们看清楚马云的国际化野心之后,我们才能更清楚地看到他真实的样子:他不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中国企业家,而是成为了无国界互联网资本的代表。

写在最后

依托于海量的中国制造与中国市场,马云成为了电子商务时代的洛克菲勒。

阿里甚至有着标准石油公司更加深远的经济与社会影响力。但两家企业也只能面对反垄断的直接冲击,成为资本与政治之间博弈的焦点。

但值得玩味的是,标准石油的拆分,反而带来了洛克菲勒家族财富的进一步增值,因为庞大企业机构的一些问题,很快在竞争中得到了解决,雪佛龙、埃克森美孚们的盈利、市值不断提升。

反垄断是一个企业成长范式的终结,却并不是企业、企业家们财富增值的终结。

马云的告别也许悄然无声。但他所代表的互联网全球化力量,并没有从此告别历史的舞台。在全球化的互联网世界中,无尽的财富仍在等待。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