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普法|豪车受损,保险公司拒赔合法!怎么回事?

湘湘带你看社会

发布时间: 04-0817:29潇湘晨报旗下社会新闻帐号

2019年4月,戴先生名下一辆豪车发生事故,仅维修费就高达100多万。然而,当戴先生向保险公司申请车险理赔时,保险公司以改变车辆用途为由拒赔。多次交涉未果后,戴先生将保险公司诉至法院。近日,黄浦区法院对该案作出判决,驳回了戴先生的诉请。这是怎么回事?

2019年3月,戴先生为自己名下所有的一辆兰博基尼跑车向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商业保险,保险期限一年。保单对于保险车辆使用性质标注为:家庭自用汽车。同时,保单还在重要提示栏载明:被保险机动车因改装、加装、改变使用性质等导致危险程度显著增加以及转卖、转让、赠送他人的,应书面通知保险人并办理变更手续。

2019年4月,王某通过某租车平台向戴先生租赁了这台兰博基尼跑车,租期一天,租赁费用3180元。可就在租赁后的次日,王某驾驶该车时与路边的绿化带发生碰撞,交通管理部门认定王某负事故全部责任。事故导致车辆受损,仅车辆修理费用就达100余万元。

此后,戴先生多次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但保险公司以涉案车辆从事租赁、改变使用性质,导致保险标的危险程度显著增加为由拒赔。但戴先生坚持认为,自己的车辆没有用于载客,因此车辆性质没有发生变化。在多次交涉未果后,戴先生将保险公司诉至法院。

庭审中,保险公司辩称,戴先生投保时车辆的使用性质是非营运,而发生事故时该车正处于租赁状态,驾驶员是在租车平台租用涉案车辆,并支付相应租赁费用,车辆使用性质已发生改变。涉案车辆在本次保险事故之前已经有3次报案,每次驾驶员均不同,戴先生在保险期间内改变了车辆使用性质,保险标的的危险程度显著增加,戴先生未履行相应的通知义务,保险人不承担保险金赔偿责任。

审理中,法院还查明,涉案的租车平台是一个互联网共享汽车租赁平台,私家车主通过共享闲置车辆获取额外收入,第三人通过平台有偿租借。戴先生和其儿子从2015年起至2019年期间,先后通过该租车平台登记了包括涉案车辆在内的20余辆豪车对外出租。

法院审理后认为,首先,戴先生将涉案车辆通过租车平台出租给他人使用,获取利润,违反了保险合同约定的家庭自用汽车的使用性质,改变了保险标的用途,且未将上述情况及时通知保险公司。其次,涉案车辆用途改变足以导致危险几率的提高,符合危险程度显著增加的法律规定。第三,戴先生以个人名义对自己所拥有的非营运车辆向保险人投保商业车险,投保时的使用性质为家庭自用汽车,保险公司在订立保险合同时,无法预见该车辆将被用于租赁经营活动,故本案所涉车辆所增加的危险不属于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预见或者应当预见的承保范围。因此,保险公司因戴先生未履行保险标的危险程度显著增加的通知义务而拒赔的理由符合法律规定。

一审宣判后,戴先生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说法

“共享租车”是否属于《保险法》规定的“导致保险标的危险程度显著增加”情形?对此,可从三个方面予以考量:

首先,“共享租车”行为改变车辆用途,而营运车辆的保费普遍高于家用车辆保费。车主通过共享租车平台对外出租自有车辆的行为,是以获取租金为目的的,违反了保险合同约定的家庭自用汽车的使用性质,改变了保险标的用途。共享租车模式下车主将自有车辆出租给不特定人使用,一定程度上丧失了对于租赁车辆的掌控。不排除很多租客存在本身驾驶经验不足、处理紧急情况经验少,或因不熟悉车型紧张、导致操作失误等情形,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租赁车辆的出险几率。

其次,共享租车行为导致危险增加状态持续一段时间,足以打破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对保险风险的评估。不同于一般家庭自用,短时间内多次出租,提高了车辆的出行频率,扩大了出行范围。本案中涉案车辆一年内在租车平台上多次登记出租,并且已经发生三次保险事故,且每次驾驶员均不同。由此可见一年内多次出租的行为使得显著增加的危险处于长时间持续状态。

第三,共享租车行为非保险公司可预见情形。共享租车平台上的车主自有保险均是家庭自用性质,其共享出租行为改变了车辆使用性质,增加了承保风险,却未通知保险公司,也非其缔约之时所能预见,导致保险人承担的风险大于其对应收取的保费,违反了对价平衡原则,不利于保险行业健康长久稳定发展。

记者 / 宋梅

编辑 / 黄骞文

图片 / 网络

【来源:上海黄浦】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newmedia@xxcb.cn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