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未了│清明节祭老岳父

齐鲁壹点

2021-04-03 10:33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官方帐号
关注

岳父行伍出身,性格豪爽又不失幽默。

“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这是岳父上了年纪经常说的一句话。岳父年轻时喜饮酒,而且酒量颇大,后来因为身体原因喝的越来越少,七十岁后就彻底戒了。岳父叮嘱我们如果有一天他走了,不要搞任何形式,就把他的骨灰撒了,让其随风而去,并开玩笑地说:“一定要顺着风撒,要不就把衣服弄脏了。”

岳父突然辞世,一家人悲痛欲绝。大舅哥连夜召集全家人开会,他说他要违背父亲的遗愿,按照传统下葬,他还说父亲若要怪罪,就怪罪他一人。大舅哥的提议得到全家支持,于是第二天就给岳父买了墓地,并按照组织程序举行了庄严的葬礼。

妻也没有遵照岳父“不许哭泣,不许上坟”的遗言,而是年年清明都来扫墓。

“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清明节的人文园里烟雾缭绕,林立的墓碑,悲哭的人群,被香纸熏黑的地面……

妻一进墓园就开始流泪,我捧着一大束白菊默默地跟在她身后。岳父是党员,我们祭祀他老人家,只用清水和鲜花,不用其他。

妻擎着水瓶,我用双手就着水流一点点清洗岳父的大理石墓碑。一滴滚烫的水滴砸在手背上,我知道那是妻的泪珠,但却不敢抬头,因为我的眼里也早已蓄满泪水。

“爸,这是您最喜欢的白菊。”妻将菊花恭敬地插进墓碑前的白瓷花瓶里,接着从内口袋里掏出一条红绸带,在花束上打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红绸带”是岳父的最爱,岳父十三岁参军,十四岁已经是新四军(后改编为华中野战军)的小号手,他心爱的小号上就绑着这样一条红绸带。

我能想象的到临战前寂静的快要窒息的阵地上,少年岳父站在前沿阵地吹响冲锋号的震撼场面:一声号角,千军万马跃出战壕,一时间枪炮齐鸣,喊杀声震天。我曾在岳母家见过岳父年轻时的照片,身着新四军军装,戴着钉着两粒纽扣的军帽,身姿挺拔,目光炯炯,英气逼人。妻说那时的岳父像极了《红星照耀中国》的封面人物。岳父不但英勇还写得一手好字,不久就被首长看重做了警卫员。

1952年朝鲜战争爆发,岳父第一时间申请去前线,可是由于不会赶马车,而未能成行。后来因为战事需要,岳父被派去内蒙古选购马匹。

战场上需要大量的牡马,而采购人员带回来的却大部分是骒马,这让部队非常恼火。岳父去到草原,通过观察了解到:内地的采购人员因为不会骑马,买马时就直接从马圈里往外赶,因为骒马胆小听话,所以赶出来的大都是骒马。于是岳父开始学骑马,不知道摔了多少回,岳父居然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学会了骑马,而且骑的是头马。

二十刚出头的岳父挎双枪,骑头马,在广阔的蒙古草原迎风飞驰,身后万马奔腾。突然岳父勒住缰绳,回转身躯将马鞭指向马群:“就要前面的二百匹!”岳父采购回来的马无一例外全是一等一的牡马。

突起一阵狂风,妻身子晃了几下,我赶紧上前扶住。“你坐一下吧,跟咱爸说说话。”我将来时盛花的塑料袋铺在地上。

“爸左耳听不见。”妻将塑料袋拖到墓碑右侧。

1945年,岳父所在的部队在进攻途中受阻于一座日本炮楼。岳父请缨去炸掉炮楼,前六名战友都牺牲了,炮楼射口的机关枪却依旧喷射着罪恶的烈焰。岳父是第七名爆破手,在战友的掩护下,岳父抱着炸药包匍匐着冲向炮楼,在炮楼脚下拉着了炸药包的导火索。还没等岳父跑远,炸药包“轰”的一声就炸了,岳父一下子晕了过去。等他醒来,战友告诉他:“日本鬼子的炮楼被你炸毁了!”可是岳父的左耳也被震聋了,再也听不见了,那时他刚刚十三岁。

岳父一生命运多舛,母亲早亡,弟弟早夭。文化大革命又被打倒,开除党籍,蹲监狱,关牛棚……

“阿姨,给你这个。”不知从哪里跑过来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举着个泡沫垫子对妻说“妈妈说刚下过雨,地上凉,让我给你这个,还说你用完不用还了,扔到垃圾桶就行了。”

“你妈妈呢?”妻站起身擦干眼泪问。

“在那里呢。”

我们顺着小女孩手指的方向望去——是警察之魂园!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朝我们挥手。妻也赶紧挥手致谢。小女孩一蹦一跳地走了。

望着她的背影,妻再次泪崩,我的眼泪也止不住流下来。

“别难过了,没有他们,哪有这么可爱善良的孩子……”我边擦泪边劝慰妻。

战场上岳父浴血奋战从不退缩,直到去世身上还有尚未取出的日本鬼子的弹片。打倒四人帮后,岳父得以平反,并很快恢复工作,他又将满腔热血投入到祖国建设中去。他不仅自学了会计学,还自学了全部高中课程,曾获惠民地区供销系统作文比赛第一名,作文题目是《可爱的祖国》。

再多的磨难也动摇不了岳父对祖国的热爱和对党的忠诚,时隔二十年岳父重新入党。岳父的思想和行为也深深地影响着我,我向岳父学习积极向党组织靠拢,如今已是有着年党龄的老党员了。2005年市领导来看望岳父并代表政府向岳父颁发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

小女孩的举动,让妻的精神明显好了许多。

“爸,我们回去了,有时间再来看您!”我和妻向着岳父的墓碑深深地鞠躬。

走出人文园,马路对面是一个大缓坡,满坡的二月兰开得正艳,没过膝盖的淡紫花海芳香氤氲,再远处就是硕大的秦皇台,上立着中华千古一帝——秦始皇。

一阵风吹过,草坡里叽叽喳喳飞起一只只花喜鹊。

“好美!”妻由衷地感叹。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自由是幸福最美的注脚。孩子们在田野里自由的奔跑,小鸟在枝头自由的歌唱,工厂机器轰鸣,商超购销两旺……

这岁月静好的背后是革命前辈的英勇斗争,是公安干警的无私奉献,是中印边境当代军人用生命捍卫守候……

我们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但却不是一个和平的年代。“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这是每个中国人发自内心的呐喊,老一辈的热血在我辈血管里沸腾,现在的中国有这个信心,也有这个能力。

微风携着花香扑面而来,抬眼望去,新雨初晴,天空清澈而明朗。

作者简介:

王英林,笔名十月长安、三郎。山东省作家协会鲁商分会理事,四川省散文诗学会会员,滨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多部作品在《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人民日报》·人民号、《滨州日报》/滨州网、《青年文学家》、省内外报刊杂志及全国知名零售网站发表。

壹点号竹林群英会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