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和平:特朗普“复出” 为何diss拜登是“亲华”总统?

九派新闻

发布时间: 03-0122:57九派新闻官方帐号

文/刘和平

直新闻:刘先生,前总统特朗普在卸任后首次公开露面出席美国的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声称自己或许会决定第三次击败民主党。你认为,这是否意味着特朗普在暗示2024年将会再度参选总统?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知道,不少人对于特朗普最终是否会参选,仍然抱持着将信将疑的态度。而在我个人看来,只要还有机会,特朗普一定会参选2024。这是由特朗普的性格所决定了的。做为一个富豪,特朗普对于金钱或许已经没有太大的兴趣,但是他对于权力的迷恋,几乎已经到了“吸毒上瘾”的地步,这可以从他败选后使尽各种招数百般抵赖甚至至今仍然拒绝败选中,就可以看得出来。另外,虽然特朗普至今仍然没有明确放话说自己一定会参选,但是,他的身体和行动却是非常诚实的,这次在刚刚丢掉总统宝座并且经受了二次弹劾的羞辱之后,就急不可耐地以压轴的姿态出席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以及接下来将自行筹组一个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还有四月份将会出席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举办的春季捐款人聚会,都可以看成是他正在为重出江湖做布局。

当然,特朗普有没有再度参选的意愿是一回事,能不能参选尤其是能不能当选,则是另外一回事。我认为,四年后特朗普要重出江湖尤其是要再度当选为美国总统,至少还有这么几道关卡需要迈过:第一是,虽然成功地躲过了两次弹劾,但他的头上仍然悬着一把尚未落下的剑,而且这把剑是握在民主党手上的。也就是民主党仍然有可能会考虑援引宪法第14条修正案,永久禁止他担任公职。而这一动议只要在国会表决中以简单多数通过就可以了;第二,要看特朗普在接下来的四年内,是否仍然能够维持自己的超高人气,或者说那些死忠粉会不会弃他而去;第三,要看共和党内是否会冒出风头盖过特朗普的黑马,当前蓬佩奥以及多位共和党籍的参议员已经流露出了强烈的参选意愿。另外,即使特朗普最终再度赢得了共和党内的初选,他还得面对民主党的再一次强而有力的阻击。而这一关能不能闯过去,则要取决于拜登接下来四年的执政,是否能够赢得美国选民的肯定。

假如因为各种因素导致特朗普最终不能代表共和党出战2024,我认为,那他就极有可能会支持他的政治搭档蓬佩奥出来参选。也就是说,假如特朗普不出来,蓬佩奥出来参选甚至是当选的几率将会是非常高的。

直新闻:根据共和党在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所做的即时民调,高达55%的与会者支持特朗普成为2024年共和党总统提名人,力压其他竞争对手。你认为,这背后的原因何在?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认为,在防疫抗疫上做得一塌糊涂导致美国已经死亡至少50万人,以及在败选后仍然煽动支持者冲击国会并因此而遭到弹劾调查的特朗普,之所以还能够在共和党内部甚至是在美国国内获得如此高的支持率,根本原因就在于“特朗普主义”不仅仍然有市场,甚至是在美国方兴未艾。而特朗普主义之所以有市场,根源又在于美国当前面临的那些根本性的问题仍然会存在。这些问题包括,美国内部的白人与黑人之间的种族冲突,社会生活上的自由与保守之争,经济全球化带来的贫富差距,以及草根阶层对于传统政治精英与政治秩序的不满等等,在外部则包括基督教与伊斯兰教的文明冲突,究竟是要美国优先还是美国的世界责任优先,以及美国所领导二战世界秩序的存废问题等等。四年前特朗普之所以能够当选,就是敏锐地捕捉到了美国所面临的这些内外深层次矛盾,并且顺势举起了“造反有理”的大旗。而特朗普竞选连任的失败,则可以看成是“特朗普主义”造反尚未成功,特朗普的支持者为此心中憋着一口恶气,所以他们要支持特朗普卷土重来。

这也就意味着,在过去四年搞乱了二战后美国开创的国际秩序,以及撕裂了整个美国社会之后,“特朗普主义”接下来还将会进一步搞乱美国的政党政治生态,让民主与共和两党同时陷入到无所适从的尴尬境地当中。因为所谓的“特朗普主义”,实际上是一个非驴非象,也就是既不像民主党也不像共和党,同时既驴又象,也就是既像民主党也像共和党的“政治怪物”。我们知道,民主党本来是代表劳工阶层利益与对外反战的,而共和党则是代表资本家利益以及对外好战的,然而,在过去的四年中,特朗普却举起了反战大旗,同时为了照顾美国中下层劳工的利益,甚至不惜跟几乎所有经济体都打起了贸易战,并为此得罪了以华尔街为首的美国资本家。这就导致了美国民主与共和两党在政治定位上的空前错乱,民主党的支持者成了特朗普的铁粉,而共和党的同盟也就是资本家则站到了拜登和民主党一边。也就是说,只要“特朗普主义”仍然盛行,民主党将变得不再像民主党,共和党也将变得不再像共和党,两党都将会无所适从。而且,尤其让共和党感到尴尬的是,虽然“特朗普主义”并不是很像共和党,但特朗普仍然声称自己不会脱离共和党另组新党,这也就意味着,在接下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特朗普都将会继续绑架共和党,让共和党变成名副其实的“特朗普党”。

直新闻:在长达一个半小时的演讲中,特朗普不仅痛批了拜登政府上任以来在边境安全、移民政策、能源政策等等问题上的举措,而且再度把矛头对准了中国。对此,你又作何解读?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确实,在这次演讲中,特朗普不仅对准拜登火力全开,而且主要是把攻击的目标对准了拜登的对华政策,给拜登贴上了一个“亲华总统”的政治标签。我觉得,这意味着,接下来的四年,为了维持自己的政治热度,特朗普将会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影子总统”,专门监督与抨击拜登的对华政策。

而这样一种情况,对于中美关系来讲,将会是一个非常不好的信号。他将会使得拜登在处理中美关系问题时处处瞻前顾后碍手碍脚。我相信,这也是拜登政府至今仍然遵循特朗普对华路线的主要原因之一。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的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上,相关的会议议程并没有提到伊朗、反恐、中东以及俄罗斯等议题,而是让“中国”一词频繁地出现在了会议的议程上。这也就意味着,特朗普已经用他的“特朗普主义”架空了美国的保守主义,把他自己对中国的情绪与偏见塞进了美国的保守主义运动当中,它将会使得原本重点针对美国国内价值观念与路线问题的保守主义运动,从此偏离航向,把矛头对准中国。也就是说,当前正在美国方兴未艾的“特朗普主义”,已经不仅仅是美国民主与共和两党的问题,不仅仅是拜登与美国的问题,而是变成了中美关系的问题,甚至是中国必须要面对和处理的问题。

【来源:直新闻】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邮箱地址:jpbl@wccm.sinanet.com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