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克滨:龙灯做小了 梦想变大了|听非遗讲故事

新华社新媒体

发布时间: 02-2616:31新华社官方帐号

破篾、扎竹圈、编龙头……表演台上,江西省级非遗“城南龙灯”的传承人史克滨手上动作不停,一只竹制龙头骨架渐渐成型。

被誉为江南三大名楼之一的滕王阁,24日举办舞龙闹元宵活动。54岁的史克滨现场表演的扎龙头手艺让台下观众大开眼界。

2月24日,江西省级非遗“城南龙灯”的传承人史克滨在滕王阁前表演扎龙头。新华社记者袁慧晶 摄

龙灯是中国传统的节日符号,在大多数农村地区及城市周边,都有着“请”龙舞龙的年俗,特别是在元宵节这一天。

“我所在的城南村扎龙灯、舞龙灯的历史有700多年,我从事龙灯制作也30多年了。”20世纪80年代,史克滨在父亲的指导下,延续了城南村扎龙舞龙的传统。

过去,扎传统龙灯需要几十道工序,全部需要手工完成,制作一条大龙灯要一个月左右。史克滨手上的老茧磨平了又厚了,划伤的口子长好了又出现,但他从不嫌苦。“每条被‘请’走的龙灯都代表着一个地方的年味。”骨子里的龙灯情结支撑着他继续做下去。

渐渐地,因为制作的龙灯质量好,史克滨的生意从区里做到市里,再到省里、省外,湖南、福建、广东等邻省的农村也会找他订龙灯,厂里的订单也从一年不足百条到后来的五千条。

“在新加坡、美国、澳大利亚等10余个国家和地区也有不少我们的粉丝。”史克滨说,为了让龙灯文化传播得更远,他在保留核心制作技艺的同时,对城南龙灯进行了改良,使其更符合现代人需求。

比如,用韧性好的塑料代替龙身的骨架,解决了远距离运输易损的难题;又如,用LED灯装扮龙身和龙头,解决了明火带来的消防隐患问题,让城南龙灯变得“七彩”。

受新冠疫情影响,城南龙灯厂的传统龙灯订单遭遇断崖式下降,史克滨再次求变求新。

他设计了“迷你”彩带龙,有不同型号大小,适合单人舞动。就这样,原先大到数十人才能舞动的巨龙,如今有了一个孩童也能愉快玩耍的迷你版。仅2020年,这种“迷你”彩带龙的订单达到5000条,改变了过去龙灯厂只能吃“节庆饭”的情形。

“彩带龙保留了城南龙灯的龙头外观专利,是老少皆宜、Q味十足的祥和版龙头。”史克滨说,在当下全民健身意识不断加强的大背景下,龙灯厂又新“圈粉”了城市中的不少健身爱好者。

67岁的熊福根是南昌八一舞龙队的队长,他踩着轮滑舞起了彩带龙,龙身画圈寓意财源滚滚,迎来现场阵阵喝彩。他所在的舞龙队除了传统舞龙灯表演之外,也带来了彩带龙群舞表演,对龙、背龙、跨龙、推龙等一系列花式动作令人目不暇接。

2月24日,熊福根正在表演踩轮滑舞彩带龙。新华社记者袁慧晶 摄

“我爱人也跟着我一起玩彩带龙了。我们舞的龙虽然长8米多,但玩起来不受场地限制,教一两个小时就能学会。我爱人原本颈椎不太好,玩了半年多彩带龙,症状都缓解不少。”熊福根说,龙是中华民族的图腾,玩彩带龙既能锻炼身体又能讨个好彩头。

史克滨制作的龙灯虽然变小了,但他的梦想更大了。“让更多的人参与到龙灯文化的传播当中,让中国的龙灯成为世界性的吉祥符号。”史克滨说。

记者:袁慧晶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