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九十岁后绘画精品120幅

时代美术

2021-02-18 22:04
关注

齐白石在晚年进行了长足的思考,把写意绘画推向一个高峰。齐白石诗书画印的全面修养使得他风格鲜明,作品闪耀着熠熠的光辉。

花卉四条屏用笔已臻化境,形象不拘泥于葫芦、丝瓜、南瓜、荷花的本型,把中国画的用线推向极致。

祖国万岁极具现代绘画的形式感,用色单纯,红黑搭配,夺人眼目。

牵牛花的用线与其他藤本植物类似,追求线的本身,而不是物理,笔笔写出,笔笔到位。

此幅葫芦是齐白石的绝笔之作,叶子也化为葫芦,线的穿插更具抽象意味。

齐白石的牡丹别具一格,对后世画家启发很大,学齐派牡丹者甚众。

鸡冠花的构图与用色对比强烈,为齐白石晚年佳作。

齐白石曾说,“世间事,贵痛快。”但如同“世人只见贼吃肉,不见贼挨打。”我们只看见了齐白石大写意的痛快挥洒,却不见他在背后每日百次的练习,日日磨炼与精进,才有那痛快的一下。

齐白石是位很有独特审美观很有创造力而又不懈追求的诗人书画家。他作诗自抒胸臆,篆刻刀法凌厉,率意豪放,齐白石反对模仿,强调师法自然,强调精神,强调创造。他说:“我是学习人家,不是模仿人家,学的是笔墨精神,不管外形像不像。”告诫他人:“你不要只注意学我的皮毛,而要多钻研,自己写生。然后,再创造发挥才对……要记住:学我者死,似我者生。”他提出:“若无新变,不能代雄。”徐悲鸿先生自写一副对联挂在书房:“独持偏见,一意孤行。”这也可以用在白石老人身上。他的确做到了新变,而且极富创造力,在绘画和篆刻方面都起到了引领一代潮流的作用,其书法和诗歌也是全然自我面目,一新耳目。

齐白石对荔枝情有独锺,以荔枝入画,取其谐音,寓以“吉利”、“大利”、“多利”等吉祥寓意。白石老人曾言:“果实之味,唯荔枝最美,且入图第一”,并赋诗:“自叹中年何苦思,七言四句谓为诗,一朝百首多何益,辜负钦州好荔枝。”由此足见白石老人对于荔枝的喜爱。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