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探案3》为何赢了票房却输了口碑?

钛媒体APP

发布时间: 02-1510:30鲲鹏计划获奖作者,钛媒体APP官方帐号,优质科技领域创作者

图片来源@豆瓣

文丨镜像娱乐

《唐人街探案3》延续“唐探”系列前两部的模式,以唐人街神探唐仁(王宝强 饰)和秦风(刘昊然 饰)的破案剧情切入,由此向观众徐徐展开布局已久的“唐探宇宙”。

原定2020年春节档上线的《唐人街探案3》,因疫情原因延迟至今。今年春节档上线的《唐人街探案3》创下了预售总票房破10亿大关的好成绩,至今仍位列的各大平台热度榜榜首。

与《唐人街探案3》的火爆票房相悖的是,《唐人街探案3》的评论呈现两极分化,更多的声音是在吐槽。第三部便嗅出过浓商业气息的“唐探”系列,何以承载起“唐探宇宙”的庞大版图?

囿于“唐探宇宙”的拼盘营销

距离《唐人街探案》第一部上映,已经过去5年。这五年间,《唐人街探案》系列发展出了2部电影作品,分别拿到了8.2亿和34亿票房。同时“唐探”IP还开发衍生出了12剧集的网剧,分别为《玫瑰的名字》《曼陀罗之舞》《幽灵邀请赛》,甚至还突破次元壁准备开发动画版。

从IP名气来看,“唐探”系列拍到第三部时已经形成品牌效应。相比同期上映的其它影片,有着IP光环的《唐人街探案3》受众基本盘更为稳固,“唐探”系列前几部作品不俗的口碑也为《唐人街探案3》吸引了更为庞大的观众群体。

从营销上看,在今年春节档的七部影片中,《唐人街探案3》和《刺杀小说家》是营销力度最大的两部影片,宣传物料数均超过50条,物料播放规模较大。而《唐人街探案3》的物料总播放量达1.4亿,其余几部影片则多在千万量级。

IP加持,营销推动,《唐人街探案3》轻而易举地登上2021年春节档电影票房榜首,首日票房便突破10亿,相比此前华语电影的历史预售纪录提升173%。同时,该片打破了春节档最高单日票房、中国影史最高单日票房、最快破10亿元票房等多项历史纪录。

猫眼专业版显示,截止2月13日,《唐人街探案3》综合票房占比近六成,排片占比约46%,远超同期上映的其它几部影片《刺杀小说家》《熊出没·狂野大陆》《新神榜·哪吒重生》《侍神令》《人潮汹涌》。

凭借口碑出圈的《你好,李焕英》位居第二,但从票房数据来看,《你好,李焕英》约两成的票房占比短时间内也难与《唐人街探案3》对抗。目前来看,《唐人街探案3》稳居2021年春节档票房冠军宝座。

然而,这部在新春七部新电影中一骑绝尘的《唐人街探案3》,评分却惨遭垫底。豆瓣开分6.8分,直至2月14日已降到5.9分,超过七成的观众打出了3星及以下的评分,《唐人街探案3》还因为豆瓣评分而上了热搜。

“唐探”系列三部皆以喜剧结合推理为主类型,口碑上却大相径庭,《唐人街探案》第一部获得了豆瓣7.6分,第二部获6.7分。《唐人街探案3》承载的巨大期待,拥有足够的热度和影迷基础,口碑却走向下坡路,这与“唐探宇宙”的布局有关。

为了连接“唐探”系列IP,创作团队将不少第一部、第二部的元素融入在《唐人街探案3》中。三季联动的做法有利有弊,如果运用适当,联动产生的化学反应不仅可以为第三部的创作增添亮点,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使《唐人街探案》前两部的热度回温,从而拉动整个IP的受众盘。

然而,《唐人街探案3》缺乏前情铺垫,没有内容基础的根植,强行勾连容易让观众看得云里雾里,不仅难以勾起原粉丝的回忆,反之还可能劝退新粉。

IP联动,人气角色聚集的做法在好莱坞超级英雄类电影中并不少见,例如《速度与激情》第五部、漫威系列的“复仇者联盟”。《唐人街探案》的模式似乎也在效仿,商业野心可见一斑,但其忽略的是,《唐人街探案》前两部电影的国民度并不足以支撑其无铺垫式的联动,特别是《唐人街探案》系列网剧,播放量和热度更无法比肩。

第三部里,融合了第一部思诺(张子枫 饰)、第二部的宋义(肖央 饰)、以及唐仁的徒弟林默(邱泽 饰)、IVY(张钧甯 饰)等众位“唐探”IP系列的角色,可就剧情发展来看,这些角色似乎并没有绝对的出场必要性。

图片来源@网剧唐人街探案官方微博

《唐人街探案3》上映两天内,#唐人街探案3广告植入#的词条便上了热搜。此时,观众们吐槽的不仅是为了安利《和平精英》强行出场的网剧角色——“五大灵童”,还有电影中略显生硬的广告行为。

当《唐人街探案3》为了联动而联动,为了广告而广告时,其所构建的群像便不再令人惊喜,反而稍显单薄。当初那个被寄予厚望的“唐探宇宙”,并没有观众预期的精彩,口碑自然而然走向了下坡路。

被“元素杂糅”固化的唐探系列

“唐探”系列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地方在于其形成的“推理+喜剧”类型,创作团队曾表示,喜剧片是“唐探”系列的商业属性,而侦探和推理是它的艺术属性。

而《唐人街探案3》意图布局全球市场,将喜剧效果、推理密室、打怪升级、家庭伦理、反战和平等要素糅合在一起,做出一部既适合春节档上映的喜剧片,又值得被推敲的、具有反思意义的推理片。在系列上,既能填补上“唐人街探案”前两部的埋的坑,又能为“唐探”系列后续造势再挖新坑。

然而,要素过多、主题不明为《唐人街探案3》埋下了叙事的隐患。

“唐探”系列的第一个特征——喜剧。单一类型的推理电影在国内受众较为有限,相较之下,喜剧片老少皆宜,但单纯的喜剧片也存在市场局限、天花板较低的问题。因此,2015年《唐人街探案》一出现,“推理+喜剧”的新奇模式很快将其推为当年的影院黑马。

可惜的是,这部号称披着喜剧外衣的悬疑推理片,在《唐人街探案3》里并没有交融完善。第三部中,喜剧部分绝大时候与推理是割裂开的,大多数喜剧效果仅在叙事停滞时进行,因而显得较为刻意。

“唐探”系列的第二个特征——推理。在第一、二部中,推理环节贯穿始终,结局却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相比之下,《唐人街探案3》的推理环节逻辑性和推理性则相对较弱,影片中段,甚至将严肃的推理转换成闯关游戏,如此设置更使其落入俗套。

“唐探”系列的第三特征——异国风情。《唐人街探案》、《唐人街探案2》走进了泰国、美国纽约,这回《唐人街探案3》选择了邻国日本。总体安排来看,《唐人街探案》系列有心布局国际化市场。

在《唐人街探案3》里,第二梯队的主演分别来自日本、泰国,电影也由此拉开异域文化的序幕。从饮食文化明着PK,到服饰文化暗中较劲,“唐人街探案”放大各国元素的同时也致力突出中华传统文化,但一些附于表面的元素呈现不够深入,便难以做到有机融合。

由此可见,“唐探”模式似乎有着固化的迹象。多种元素的机械化堆叠,其间的排列组合和详略安排并没有得到妥当地处理。除要素杂糅外,主题的不明晰和人物的扁平化处理也是《唐人街探案》口碑难以翻盘的病因。

《唐人街探案》电影三部曲可以说是一个环环相扣,层层递进的整体,由此构建出了“唐探宇宙”。在每一部影片的开头,都有一句黑底白字的题记古文。

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周易·系辞》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老子《道德经》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孔子《礼记》。

从“一阴一阳”,到“三生万物”,再到“天下为公”,“唐探”系列的格局在有意识地扩大。然而在没有足够的核心内容打基底的情况下,《唐人街探案3》强行套上“反战与和平”的主题,导致突如其来大团圆的结局略显生硬。

在人物塑造上,前两部《唐人街探案》都存在着善与恶的相互缠绕,而第三部中泾渭分明,主角是正义和智慧的化身,主角团之间有着不知从何而起的默契,关键时刻总能逢凶化吉。反派角色则承担着拷问人性的功能,却也只是浅尝辄止。

总体来看,《唐人街探案3》是一部充满了商业味道的作品,其宣发较为成功,有着成体系的操盘感。可《唐人街探案3》试图在一个影像文本里,将个人、家庭、社会、世界的格局全部展现,野心之大可见一斑,奈何剧集本身的质量难以承载。

《唐人街探案3》之所以口碑崩坏,更在于其拥有热门IP基底、“票房神话”和高质量宣发的三重强大势能,但与不算上乘的内容之间并不对等。

正如网友的评论:“全136分钟的片长里,有110分钟《泰囧》式跑路,有15分钟讲述‘杀手有一个你听了绝对会哭的故事’,有5分钟国产鬼片式推理,还有5分钟的《Heal The World》,外加1分钟硬广。”《唐人街探案3》想表达的太多,结果适得其反。

IP延伸背后的商业大棋

《唐人街探案》的整个构思起源于2012年,此时的导演陈思诚还在拍摄电视剧《北京爱情故事》。同年12月,其工作室正式更名为上海骋亚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背靠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简称“万达影视”)。

当年,万达影视的持股比例为60%,陈思诚本人持有30%的股份,而“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显示,如今上海骋亚影视文化传媒已由万达影视100%持股。

两年后,由陈思诚导演,刘昊然、欧阳娜娜主演的电影《北京爱情故事》上线,稳稳地拿到了5个亿的票房。彼时,导演能力受到认可的陈思诚心中已有《唐人街探案》的雏形,确定由王宝强和刘昊然参演后,《唐人街探案》于2015年12月31日跨年日公映。

成本8000万的《唐人街探案》犹如平地一声雷,一举拿下超过8亿票房。2018年,《唐人街探案2》以亿成本撬动34亿余的票房市场。自此,陈思诚“唐探宇宙”已然成型,成为了万众瞩目的悬疑喜剧片。在《唐人街探案》的助力下,当时全年利润不过5亿的万达影视,在第一季度交出了4亿净利润的成绩单。

一年之后,由万达投资,陈思诚监制的犯罪悬疑片《误杀》在国内上映,以不到1亿的成本拿到11亿的票房成绩单。对于近年来经营困顿的万达影视来说,陈思诚及其作品的商业价值尤为重要。在一些报道中,陈思诚甚至被称为“拯救万达的男人”。

在陈思诚宣布启动《唐人街探案3》项目后,闻风而动的资本和无数品牌抢着要合作。最终,《唐人街探案3》的出品方多达25家,发行方15家,主投方为万达影视、北京壹同传奇影视和中影股份。“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显示,北京壹同传奇影视的法人名为陈胜奇,正是陈思诚的父亲。

《唐人街探案3》及“唐探”系列身上承载着不仅是陈思诚方的前运,更承载着万达影视的希望。从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万达影视亏损47.22亿元,2020年的营收也不理想。因此,在《唐人街探案3》上投资4.38亿元、在六家制片方里占了三席的万达影视,对《唐人街探案3》的营销推广和排片宣传更是不遗余力。

如今,国产类型电影趋于类型化、系列化、IP化,然而能够在前作基础上稳步提升,并有意识将系列作品贯穿起来的却是少之又少,唱衰国产IP的言论层出不穷。

而作为目前国内前列的本土IP——“唐人街探案”,从第一部中的IP初建,到第二部的接轨国际,再到第三部更大的格局,“唐探”系列仍被期待着。在被迫停摆的2020年里,“唐探”系列具有强品牌效应的大IP,完成了向互动剧、图书、游戏、动画、广播剧等更多内容形态的拓展,其背后还有更多的商业市场和想象空间。

《唐人街探案3》屡破纪录的票房成绩,以及一些观众对《唐人街探案4》的关注,说明了受众对“唐探宇宙”、“唐探”模式的认可与期待。由2021年票房形势可见,尽管其口碑有所下滑,但只要“唐探”系列找准定位,这个本土自产的成熟IP,便有机会搭建起可持续生产的工业标准体系,不断地生长延展,为其背后的制作方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