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我真的不想熬夜,你有一个哄睡之类的东西吗?如果这样下去,我真的熬不下来。” 几天前,00后的网民在网上“找哄睡师”。#超3亿中国人有睡眠障碍#
这个彻夜未眠,遭受失眠困扰的网民并不是“个例”。
到2020年10月底,中国睡眠研究会显示,中国成年人失眠的发生率高达38.2%,“这意味着超过3亿中国人患有睡眠障碍”。
在失眠症患者中,90后、95后和00后出生的年轻人睡眠问题最为突出,这些数据发布后,引起了网民的热烈讨论,一度冲上某博热搜榜首。
为了获得良好的睡眠,年轻人进行了各种尝试,谷雨数据为年轻人整理了两条“睡觉路线”。
流行的路线包括服用褪黑激素、玩手机、听英语、听相声、数羊、跑步、喝酒等。
特殊路线包括在朗读长篇文章、看蜡笔小新、听物理课录音、摇头直到昏厥等等。
花钱购买哄睡服务无疑是一条小众路线。
2020年12月31日,某宝发布了《 2020年十大冷门职业调查》, 哄睡师和螺狮粉闻臭师、寿衣模特、丝袜调色师和直播间上链师等一起被选中。
中间产物
2019年11月27日凌晨1:45,明星高一翔在跑步时大喊“我不行了”,然后摔倒在地并突然死亡, 在此之前,他已经连续录制了17个小时的节目。
高以翔的情况比较极端,但加班、整夜熬夜、失眠已成为年轻人的常态。
至于年轻人失眠的原因,纪录片《追眠记》曾经深入讨论过,学生由于学习压力而失眠,办公室工作人员因工作量过多而经常失眠,他们常常熬夜加班,卡车司机、重症监护室医生、游戏主播等都受到各自工作或生活重点的深远影响,睡个好觉已经成为一种奢侈。
根据“追眠记”的调查数据,上海是睡眠最少的城市,深圳是爱在车内睡眠的城市,而北京是加班最疯狂的城市,平均每年通宵加班12次,从全国范围来看,2013年至2018年,中国人的平均睡眠时间从8.8小时降至6.5小时。
正如“百年孤独”中的失眠症蔓延至马贡多的每个角落一样,年轻人的失眠症正在加剧,然而当存在问题时,需要解决该问题,并且“睡眠经济”利用了这种趋势。
根据《 2018-2023年中国睡眠医疗市场分析与投资前景研究报告》,2017年我国睡眠改善产业市场规模约为2797亿元,其中睡眠保健品128亿元、睡眠药品134亿元 人民币、睡眠设备用品2500亿元、睡眠服务35亿元。
简单地分析数据,您会发现物理催眠产品在“睡眠经济”中占据绝对的主流,但是睡眠服务市场却不容忽视。
一名睡眠医学专家对媒体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身体催眠只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失眠,现代人的失眠症与社交环境和自己的情绪密切相关,他们希望挽救失眠症,更重要的是内心。”
正是因为失眠症患者需要关注心脏,作为心理学家和催眠产品之间的中间产物,哄睡师诞生了。
在电子商务平台上,一些商店运营着哄睡服务,一些商店有100多个哄睡师,至少具有本科学历,也有许多国际学生、海归和公务员。 他们都使用艺名通过微信、QQ语音或电话与客户进行交流。
根据客户的需求和音色特点,一些商店将男性哄睡师划分为“霸道总裁声音组”,“叔叔控组”和“大狼狗声音组织”,并将女性哄睡师划分为“ 萝莉音”和“ 御姐音”等等。
“分组”后,根据订单率和退货率确定哄睡师的水平,然后确定价格,价格从20分钟最低20元到每小时80元不等,您还可以购买一天、一周、一个月服务。
关键是哄睡师还会使用“才华”,例如朗诵诗歌、讲故事和唱歌来哄睡,有时还使用爱心之词来减轻对方的孤独感和焦虑感。
更重要的是,当哄睡师安静地倾听顾客的声音时,他们既需要情商又需要技巧,遇到很少说话时还会找话题;当您遇到情绪失控时如何启发他人; 成为顾客昏昏欲睡时、阅读故事或播放舒缓的音乐正好可以帮助顾客入睡。
睡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在资本和平台的眼中,这是一个蓝海市场。
野蛮成长
许多业内人士告诉媒体,由于巨大的市场需求,“睡眠行业仍然是一片蓝海”。
睡眠行业的一位企业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杭州一家治疗失眠症的医院每年的咨询数量都会翻倍。
巨头带着敏锐的嗅觉,在听到风声之后就动了起来,并早日进入了赛道, 2015年,三星发布了睡眠追踪器SleepSense;2017年,苹果收购了芬兰睡眠监测器制造商Beddit,并将其整合到苹果生态系统中,同样小米等国内巨头也涉足智能睡眠硬件领域。
在细分的哄睡师这一个领域,动作不断。
其中,王思聪投资的技能平台“比心”(原名泡泡鱼)颇为典型,比心于2015年正式启动。
一年后,它从网鱼网咖获得了5000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并且在2017年至2019年期间,它获得了达晨创投、普思资本、歌斐资产、中美创投等机构参与的两轮融资。
在比心平台上,除了诸如《王者荣耀》之类的流行游戏外,还有配音演员的语音展示,提供睡眠、唤醒和其他服务,而睡眠服务的价格为数十元,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使用阅读故事的方式来帮助用户入睡。
除了比心,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应用程序已经启动了“哄睡”服务。 诸如Yami和Soul之类的软件向用户开放了哄睡服务,连麦的价格从每小时几十元到数百元不等。
在Yami平台上,推出了一批“专属哄睡官”,并发布了配音演员主播的“声鉴卡”,并从语音感知价值、市场价值、活动价值和心动价值四个方面对得分进行了评分,指定了辅音色以便于客户选择。
正是由于看到了对睡眠服务的市场需求,在2017年,连续企业家邹邹带领一个团队推出了“小睡眠”小程序和App。
令人惊讶的是,“小睡眠”创造了一个“爱豆哄睡天团”,万茜、陈小纭、王鸥、吴克群、霍尊,陈翔、李施嬅、辣目洋子、BY2、谢安然等明星成为哄睡师,让人们通过音频入睡。
同时,在网易云音乐、荔枝、YY、夜听和其他应用上,它类似于ASMR语音睡眠的内容,也挖掘了很多流量。
对于哄睡师的职业,目前还没有提供专业职业培训的公司,也没有统一的哄睡服务标准,价格不同,渠道也不同。
有的使用音频,有的依靠实时广播,有的使用微信,QQ语音或电话,野蛮增长的总体状态。
即便如此,资金和平台仍在争相提供睡眠共享服务,有以下三个主要原因:
1、睡眠是网民愿意谈论的话题,具有很强的社会属性。2、每个人都必须睡觉,失眠几乎是整个社会的“常见问题”,因此睡眠服务是一个常见的场景。3、平台和失眠人群的目标受众大多是90后、95后和00后出生的年轻人,他们更加愿意接受新事物。强大的社交互动,高频率和相同的目标群体的结合将大大增加平台的粘性,从这个角度来看,不难理解比心是一个游戏平台,但是具有睡眠服务。
灰色地带
许多哄睡师认为他们的工作非常康复,确实哄睡师的存在可以缓解某些失眠症患者的情绪,减轻他们的焦虑和孤独感,并在安宁的睡眠中发挥作用。
但是,哄睡师是新兴产业,由于缺乏监管,存在“灰色地带”。
诸如“色情”和“擦边球”之类的内容是平台最头疼的问题,但必须加以解决。
例如,经过几次收紧管理无济于事,斗鱼曾经选择完全删除直播的ASMR类别;在网易云音乐和其他平台上,搜索与ASMR相关的内容,无法显示结果。
2020年9月,荔枝App暴露出诸如助眠内容挑逗之类的问题,多个助眠主播引诱低俗的音频和视频,在接受了广东网信办和其他部门的约谈后,被勒令关闭直播部分的“睡眠援助”频道,对睡眠援助非法节目进行了全面调查,并清除了非法音频和视频。
荔枝回应媒体说,非法的内容只占一小部分,将得到彻底纠正和严格执行。
ASMR不仅看起来像在播放“擦边球”内容,而且还很容易提供一对一的睡眠服务。
在一个电子商务平台上,发现商店中的一种哄睡服务每月销量超过200,但是在客户评论中,有一张哄睡师老师的腹肌照片,问题是,是否真的有必要将此类照片发送给客户?
这些信息的积累将不可避免地影响哄睡行业的声誉,就像一个哄睡师说的那样,在网上搜索“哄睡师”将给出一些不可接受的评论。
外界的负面评论使这个行业“不舒服”, 在他看来,他周围的哄睡师是真诚而专业的,但有时我们无法清楚地说明,所以我们不想提及我们是他人的哄睡师。
不难看出,这是典型的不良货币案例,导致整个行业被“污名化”,关键是对于仍处于发展阶段的新兴产业,“污名化”可能是难以摆脱的阴影。
是否能够监督新兴的睡眠行业,使睡眠行业和心理咨询师能够有一个规范的操作流程,同时不断纠正开发过程中遇到的问题,这是哄睡行业健康发展的关键。
往期精选回顾:
资本押注,开启加盟模式!火锅食材超市会重蹈瑞幸之路?
创业要成功,餐饮选址的5座大坑怎么避免?
茶饮品牌销售杯子,可能生意不错?
犯了开甜品店的大忌,生意不好可能是这些点“中招”了
第一家“破万”的奶茶品牌,那10万能不能开蜜雪冰城?
举报/反馈

创业参

3994获赞 1281粉丝
聚焦创业资讯,让大众了解一手讯息!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