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报道,相关研究报告显示,当下我国超3亿人存在睡眠障碍。过去一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人们居家时间变多,但整体入睡时间延迟2到3小时,对睡眠问题的搜索量增长了43%。还有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进入全民熬夜时代,睡前拖延症正在人群中蔓延。
随着失眠人数越来越多,“睡眠经济”随之诞生,2020年我国“睡眠经济”市场规模超过4000亿元。红星新闻记者通过天眼查专业版发现,“睡眠经济”相关企业迎来爆发期,超过一半都是近5年才注册的。
↑资料图。据图虫创意
『数据』
疫情期间整体入睡时间延迟2到3小时
2020年进入全民熬夜时代
近日央视新闻报道,中国睡眠研究会发布的睡眠研究报告显示,当下我国超3亿人存在睡眠障碍,其中超3/4的人晚11点以后入睡,近1/3的人熬到次日凌晨1点后才能入睡。过去一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人们居家时间变多,但整体入睡时间延迟2到3小时,对睡眠问题的搜索量增长了43%。
据第三方助眠小程序“蜗牛睡眠APP”发布的《2020国民睡眠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用户夜间平均开始睡觉的时间是0点35分,人均花10分43秒睡着,平均睡6小时46分,平均翻身9.57次,白天醒来时间平均为早上7点35分。
《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进入全民熬夜时代,睡前拖延症正在人群中蔓延。在年龄段上,年轻人睡得太晚,中老年人睡得太少。来自北、上、广、深的一线城市“打工人”比起全国其他地方更加晚睡、晚起、少睡。
《报告》中同样提到了疫情给人们睡眠带来的影响:隔离期间,大家思虑国家、担心工作、忧心家人。疫情使得大家睡眠质量有所下降,每晚翻身13次,为平均的2倍。同时,作息时间完全延后,平均每晚11点58分入睡,比平均晚了21分钟,直到4月才恢复正常作息。
↑“蜗牛睡眠APP”发布《2020国民睡眠报告》。
『商机』
“睡眠经济”市场规模超4000亿
相关企业超一半都是近5年注册
随着失眠人数越来越多,“睡眠经济”随之诞生。据央视财经《第一时间》栏目报道,2020年我国“睡眠经济”市场规模超过4000亿元,2030年有望突破万亿元。
与人们睡眠密切打交道的床垫、枕头、眼罩、耳塞、助眠香薰、助眠喷雾等,也开始打“助眠牌”。市面上,一个以售卖床垫、枕头为主的寝具品牌,口号之一是“助眠管家”。一些智能手表、智能手环,也把检测睡眠数据作为卖点之一。
市面上还诞生了多款助眠APP、小程序,例如Sleep Cycle、蜗牛睡眠、小睡眠、睡眠助手等。在大部分助眠APP上,会记录用户的入睡时间、深睡时长、浅睡时长、翻身次数等,以此来综合统计用户的睡眠质量。此外,还催生了催眠歌曲、浅睡唤醒等服务,帮助用户更加舒适地睡眠。
入睡难题也使得这部分用户数量疯长。仅以蜗牛睡眠APP为例,2020年就记录收集到1800万+用户数据,覆盖535个城市。
红星新闻记者通过天眼查专业版了解到,从全国看,经营范围包括“睡眠”“失眠”“助眠”等关键词的“睡眠经济”相关企业达1198家,大多集中在广东和北京。相关企业从事行业主要是批发和零售业(61.10%),其次是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22.62%)。在这些“睡眠经济”相关企业中,超过一半(697家)都是在近5年内注册的,有776家属于小微企业。
↑“睡眠经济”相关企业迎来爆发期。
此外,红星新闻记者从天眼查专业版了解到,经营范围包含“眼罩、耳塞、助眠香薰、助眠喷雾”等的“睡眠经济”相关企业达2692家,主要集中在广东、浙江、安徽、山东等,从注册时间来看同样也是近5年达到最多(1247家)。
↑“睡眠经济”相关企业迎来爆发期。
『专家』
失眠群体以年轻人和老年人居多
专家建议谨慎使用褪黑素
2月2日,主要从事失眠药物及非药物治疗的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睡眠医学中心副教授任蓉介绍,失眠的病因尚不完全明确,目前发现与个体遗传、生活环境、性格特征等均有关系。
“失眠的年龄跨度很大。我们在临床可见到7-8岁的患儿,也可见到70-80岁的老年人。但失眠的高发年龄段为中老年阶段,其中女性更为多见。”任蓉介绍道。
任蓉提醒,失眠可直接导致抑郁、焦虑甚至精神分裂症等重型精神障碍发病风险增加,“失眠和抑郁是互为因果、相互恶化的。失眠可导致抑郁发病风险增加,抑郁症状加重;抑郁也可诱发失眠,加重失眠症状。所以对于合并的患者,一般需要两者同时治疗。”同时,失眠还可直接增加高血压、糖尿病、脑卒中、心衰等重大躯体疾病的患病风险,甚至可直接增加全因死亡风险。
在睡眠问题日渐得到重视的现在,不少人喜欢吃褪黑素来帮助睡眠。对此,任蓉建议谨慎服用。“褪黑素在小于65岁的人群中一般可以正常分泌,过度补充反而会增加生物节律紊乱的风险,对于大于65岁的老年人群可以考虑使用。同时大剂量使用褪黑素还会有影响生殖功能等副作用。年轻人群可以考虑使用褪黑素受体激动剂,但目前国内尚没有这类药物,药房售卖的一般为保健类褪黑素,因此不建议随意购买。”
另外,据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睡眠医学中心主治医师于跃介绍,来院治疗的大部分病人都是和情绪有关造成的失眠问题,比例占到60%左右。而失眠的人群呈现两极分化,以年轻人、老年人居多。
于跃介绍说,来他这里治疗失眠的人较以往增多,“(医院)睡眠医学中心是去年7月份开诊,到11月份还都是我一个人在上,每周有20个左右(挂)号。到了去年12月份,搬了新院区后门诊逐渐增加到七八个医生坐诊,工作量达到每周200多个号,病人增加了10倍不止。”但于跃同时解释道:“并不意味着有睡眠问题的人突然增加了这么多,而是因为以前都在各个科室里看,没有一个以睡眠为主的门诊专门解决这个问题。虽然医院这个门诊是去年才设立的,但这个工作很早之前都在做。”
【案例】
姓名:小王年龄:30岁躺在床上两小时也无法入睡
1990年出生的小王,过去两三年曾饱受失眠困扰。小王习惯晚上打游戏、看电影、看书、看球等,熬着熬着就作息混乱失眠了。
有时候到了晚上11点,小王上床准备睡觉,但到第二天早上八九点都还睡不着。有时候躺了两个小时发现还是睡不着,索性就放弃了,起来忙别的事情。“(睡眠)情况好点的时候,(到了)早上还能睡着,情况不好到了早上也仍然清醒异常。”小王回忆。
为了改善自己的睡眠质量,小王去医院寻求帮助。他分别在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和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咨询过相关症状,医生都建议他开点药回去调理一下。小王记忆中,他吃过两种有助睡眠的药物,有一种效果一般,另一种则效果明显,但都没有彻底改善他的睡眠问题。
失眠状态一直持续到小王交了女朋友之后。据小王说,因为谈恋爱后他需要配合对方的作息时间,渐渐地自己作息规律了,失眠问题也解决了。
姓名:小兰年龄:25岁入睡时间固定在凌晨3点
最近一年多时间以来,小兰发现自己入睡时间渐渐固定在凌晨3点左右。上床时间无论是晚上11点还是12点,躺在床上的小兰都无法入睡。闭上眼睛平静呼吸,还是无法入睡。“我可以闭着眼睛、等待睡觉一两个小时,就是睡不着。”小兰现在的睡觉时间是在凌晨3点左右,个别时候入睡时间延迟到凌晨5点。
虽然是晚睡,但小兰会保证充足的睡眠,“一般可以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身体没感觉有什么影响。”在近来的身体检查中,小兰也没有发现身体有什么问题。
姓名:莉莉年龄:46岁10年来每天靠吃艾斯挫仑才能入睡
从10年前开始,成都人莉莉开始服用帮助调整睡眠的药物。几乎每一天,莉莉都要服用艾斯挫仑才能入睡。浅眠、易醒、难入睡,这让莉莉的失眠状况越来越严重。从最开始的一周一颗,到后来的隔天一颗,再到现在的一天一颗。
“不仅是难入睡,而且醒得早。我几乎没有在早上7点后睡着过,超过7点准会醒。”莉莉透露,不只是自己,丈夫也是同样的问题,“失眠似乎成了我这个年龄段周围人的通病。年轻的时候根本睡不醒,现在睡不着。”
莉莉暂时不打算去就医,“现阶段可以吃药解决就吃药解决,等再过几年确实失眠问题严重了再去医院看。”
■新闻多一点
失眠到底该咋治?
一、正视它
现代社会节奏快,各种压力大,从小到老其实都有可能产生心理问题,出现睡不着的情况,这个时候请正视自己的问题或是关注家人的状态,不要讳疾忌医。很多时候,接受正规心理咨询和疏导后,解决了情绪或心理问题,自然就睡得着觉。
失眠的刺激控制法是一个很有效的方法,遵循下面6个步骤一到两周,很多人都会奏效:步骤1:只有觉得困了才上床;步骤2:不在床上做与睡眠无关的事(手机丢开);步骤3:如果20分钟或者连续两次无法入睡就下床活动,直到有睡意再上床;步骤4:入睡时不要老是看时间;步骤5:无论几点睡的,早上准时起床;步骤6:白天尽量不要躺到床上。
二、药物治疗
当你的睡眠已经严重影响你的生活质量,可以考虑用一点药物帮助睡眠。但是,不管是什么安眠药,都有副作用,该服哪种安眠药,一次服多少量,服多长时间,请一定去正规医院由医生给你作出判断。
红星新闻记者 成序 颜雪
编辑 彭疆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举报/反馈

红星新闻

3296万获赞 354.8万粉丝
西部影响力最大主流媒体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