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石家庄籍博士留校过年,埋头科研无暇忙年

发布时间:02-0120:42
02:01

极目新闻2月1日讯(记者柯称 视频剪辑贾淑瑞 实习生黄瑾 通讯员吴江龙 陶孝芳)“这下真的就剩我一人啦。”2月1日一大早,武汉大学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博士生宋翔宇,把回山西老家的室友送进了地铁站。接着,宋翔宇又一头扎进了学校机房,继续自己的研究课题和论文写作。老家在石家庄的宋翔宇,今年已经27岁,却是第一年不回家过年,他说:“就地过年,是为了将来更好地团聚。”

宋翔宇独自在机房整理科研资料

寒假过着两点一线生活

宋翔宇的家在石家庄市长安区,现在属于低风险地区,但他还是主动申请了留校过年。“一开始父母担心我,主动提出让我今年别回去了。现在疫情好转,虽然他们没直说,但我听得出他们还是盼着我回去。”宋翔宇说,他已做通了家人的工作,父母理解他这是给防疫大局作贡献。

送走室友后,整个南极中心只有4名研究生留校。在武汉大学信息学部教学实验大楼五楼一间机房里,只剩下宋翔宇一个人,忙着在电脑上整理科研数据。

“博士生的生活很枯燥,放不放假都一样。”宋翔宇笑着说,他每天9点到机房,中午吃饭半小时,午休一小时,下午接着干到5:30去吃饭,晚上再干到10:30左右。半个多月来,他都是这种规律的作息时间,唯一的不同是每隔一天,晚饭时间会去健身房运动一个多小时。

因为今年是读博第三年,面临毕业,宋翔宇的寒假计划就是尽快完成毕业论文。“参加南极科考用了几个月,去年因为疫情又耽误了很多时间,现在得赶进度了。”宋翔宇说,目前正在对大论文最后一章有关机器学习部分内容做最后的完善,每天主要的工作就是整理之前的研究资料、完善绘图等,“给自己定的小目标是每天写500-1000字,可有时候也会为了一句话的表述折腾一整天。”

最遗憾错过在南极过年

除了第一次留汉过年以外,宋翔宇还有一次难忘的春节经历。

2018年11月2日,宋翔宇随中国第35次南极科考队出征南极,主要负责卫星接收机的日常维护及开展海洋相关的研究。

宋翔宇在“雪龙号”上留影

2019年1月19日,宋翔宇所在的“雪龙号”科考船意外与冰山碰撞,船艏桅杆及部分舷墙受损。虽然重要的设备都在船尾,没有受到影响,但船头上堆积了250吨的蓝冰,只能靠人工除冰。

接下来的几天,宋翔宇和队友们变身“开山工”,三班倒作业,把一个个重达5到7吨的冰块凿碎。为了保证安全,队员们每次工作2小时就休息4个小时。由于当时正处于极昼期,宋翔宇失去了时间概念。他回忆,“有一次干完活看到6点了,就去了餐厅准备吃晚饭,结果等了半天没见到人用餐,才发现当时其实是早上6点。”

正是由于这次意外,原定4月回国的宋翔宇和他的队友们,被“雪龙号”送到长城科考站提前回国。从长城站飞智利,再转机荷兰飞上海,宋翔宇回到家乡石家庄时,正好是大年三十当天。

“虽然能回家过年很开心,但是内心也充满了遗憾。毕竟去南极的机会非常难得,因为意外减少了科研时间,也错过了体验雪龙号上的春节联欢会。”宋翔宇说。

大年三十会给自己放假

对于今年春节的安排,忙于论文的宋翔宇还没有做任何准备,一点年货都没有采购。但他说,“大年三十一定会给自己放一天假。”

年三十当天,宋翔宇打算和另两位留在武汉的校友一起吃顿团圆饭,给导师拜个年,当然还少不了和家人视频连线。“这几天疫情不断好转,父母那边已经可以出门了,过年物资也很充足,他们最常挂在嘴边的就是,“家里都挺好,不用挂念”我知道,这是让我别担心。”宋翔宇说。

宋翔宇还有个特别计划——那天要连线正在南极科考的师弟麻源源,送去新春祝福。宋翔宇说:“我有点羡慕他,可以体验中山站一年一度的新年美食节。不过我一个人也不孤单,听说学校会给留校学生安排团年饭。”

“今年的团年饭为避免聚集,会按人单独发放,但情谊是一样的。”武汉大学研究生工作部老师介绍,2021年春节期间,该校将有1000余名研究生响应就地过年号召留校,学校将精心做好防疫工作。寒假期间,学校7大食堂不停伙食,图书馆、心理中心等继续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提供服务。校领导和老师会走访慰问留校研究生,送去防疫物资和新年大礼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