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问答死于知乎十周年

发布时间:01-1518:34

虎嗅机动资讯组作品

作者 | 黄青春

题图 | 视觉中国

悟空问答倒在了2021年伊始。

1月14日,悟空问答向创作者推送通知称:

悟空问答APP将于2021年1月20日00:00起从各大应用商店下线。2021年2月3日00:00起停止运营,关闭服务,悟空问答APP将无法注册、登录、发布内容、查看已发布内容及查看其他人发布的内容。悟空问答APP中的收益、粉丝、内容、收藏等都将迁移至今日头条APP及头条号后台和悟空问答pc端,创作者可转移至今日头条APP、头条号后台和悟空问答pc端继续进行创作。

巧的是,在悟空问答宣布关停的前一天,知乎十周年的消息正在席卷整个朋友圈。

时间拉回2017年6月,头条问答更名悟空问答后迅速上线了APP及网站。对此,外界的评价是,字节跳动试图用流量倒灌与算法分发优势迅速在问答领域撕扯下一块势力版图。

悟空问答正式被外界熟知始于2017年名噪一时的“300大V抢夺战”——2017年8月,知乎用户“恶魔奶爸Sam”称“今日头条今年一口气签约了300多个知乎大V,而且还是给钱的,年收入比普通白领还高。”其堪称内容创作领域规模最大的一次公然“挖墙角”。

另据界面新闻报道,一位与悟空问答签约的“大V”透露,每月只需在悟空问答上回答次数达到15次,每月就可收入1万元,平均单次收入666元。而在《Tech星球》相关文章中,当年作为300大V其中一员的王瑞恩亦表示:

“当时还在上学的我,不夸张地说,人生第一辆车,就是悟空问答上赚出来的。一个 300 字的回答就能赚 500 元稿费,每个月前 20 篇回答都可计算稿费,而且竟然不需要独家,只需要全平台首发即可。”

由此可见,当时的字节跳动出手有多阔气。

至于字节跳动2017~2018两年间在悟空问答身上到底砸了多少钱,后来也有了确切数字——20亿人民币:

2017年“今日头条创作者大会”上,今日头条高级副总裁赵添表示:今日头条将重点发力“微头条”和“悟空问答”两个产品,未来一年内悟空问答将投入10亿元签约补贴答主;2018年,今日头条持续加码,再向悟空问答投入10亿元补贴答主。

一时间,悟空问答成为闯入问答领域的“鲶鱼”,补贴越激进,数据的增长曲线也越陡峭。

QuestMobile报告显示,2017年10月悟空问答MAU为121万。而当年今日头条高级副总裁赵添透漏的数据亦显示:彼时悟空问答便已成功触达过亿用户,平台上的提问数、回答数分别以每天3万、20万的速度增长。

来源 / QuestMobile

然而,字节跳动忽视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社区的搭建并不能硬套今日头条、抖音崛起的逻辑——因为在问答平台上提问者、回答者、读者处在同样重要的位置,用户的角色甚至会不断在三者之间完成切换。

字节跳动一掷千金补贴答主时,便完全忽视了另外两方用户,导致整个互动机制都有明确的目的性——即相对于此前大家带着问题上知乎,悟空问答一时间涌现大量被“补贴”吸引而来的提问者和答主,上悟空问答的心态,早已失去了问答的初心。

一方面,算法推荐粗暴地破坏了“内容—人”双向流通体系,算法堆积在首页的“不专业”内容、广告填充率过高等问题都会极大劝退新用户。

另一方面,当时悟空问答和今日头条互相打通,相当数量的创作者只不过把悟空问答当做今日头条引流的工具,为了赚外快才把原本准备发在今日头条的内容修修补补发在悟空问答。

如今回过头看,“撒币”补贴的策略无异于揠苗助长。

那些短时间被制造出来、为了“补贴”而生产的内容自然难以让读者在心理层面心向往之,更遑论良性互动。

毕竟,当回答者不是为分享而是为收益而回答,提问者不是为解惑而是为小号提问大号回答骗补贴,这会直接导致整个平台内容沉淀良莠不齐且注水严重,而在这样的社区氛围中答主缺乏成就感,读者缺乏参与感。

要知道,大多数在知乎上回答问题的答主,第一诉求并非物质奖励而是分享所带来的成就感以及自我价值实现。

诚如科技自媒体人“望月的博客”在文章中提到那样:

“知乎是基于‘认知盈余’建立起来的知识社区,用户在这里提出问题、分享‘认知盈余’本身就已经是一种收获。而这些收益,可以算得上是‘认知盈余’换来的额外收益,是一种站着把钱赚了的优雅模式,和写软文发硬广的体验全然不同。”

最终,通过补贴短时间营造出来的虚假繁荣并未建立起用户的使用惯性,一旦补贴不可持续,它离落败也就不远了。

2018年8月底,《界面》报道称,字节跳动要放弃悟空问答业务,悟空问答已被并入微头条,团队100多人已转岗。字节跳动则对此回复称,没有放弃问答业务,而是优先级发生了调整。

随之而来的自然是MAU急速下滑。

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8年4月到7月,知乎的MAU从3019万增长至3476万,而悟空问答却从93.4万下降至67.9万。

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曾这样评价张一鸣:

“头条系的产品就是大力出奇迹,但这类产品只有规模效应,没有网络效应。为什么快手直播的收入比抖音高那么多?因为快手用户和作者之间是有情感连接的。”

字节跳动这家爆品工厂在技术、算法、高效率加持下,利用“钞能力”发动“闪电战”来蚕食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从内涵段子到今日头条、从抖音到TikTok,所向披靡。

然而,悟空问答的溃败显示这套逻辑在问答领域已经失灵,因为社区的搭建、UGC内容的产生都需要长时间沉淀。这也是为什么知乎精英文化虽然不断被稀释,但依旧是中文互联网里高质量内容来源的原因。

如今,四年前的高歌猛进终以不甘和落寞收尾,“赚补贴”的答主重回知乎,“薅羊毛”的用户皆做鸟兽散尽,悟空问答只剩下一纸关停公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