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君停摆背后的在线教育

发布时间:01-1511:20

“这个冬天尤其的冷,奔跑了8年的学霸君还是在2020年冬天倒下了,我们的学霸君1对1和优学小班要歇业了……”1月2日凌晨,学霸君创始人兼CEO张凯磊通过社交平台发布的一篇题为《写给所有学霸君亏欠的人》的文章中如此写道。

在这篇文章中,张凯磊称过去三年,学霸君没有融到一笔大钱,最少5次都游走在资金链崩溃的边缘。此前,学霸君深陷“资金链断裂、濒临倒闭”传闻,这份回应也正式对外界宣布了曾经的在线教育独角兽学霸君,没熬过这个“冬天”,走向了句号。

然而,与学霸君“倒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在疫情推动下迎来爆发式增长,取得了飞跃式发展。无论是舆论还是资本,都将在线教育推向了“风口”,在线教育企业纷纷乘着这股“东风”争相起飞。来自数据机构Fastdata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K12在线教育行业的融资额超过了500亿,这个数字超过在线教育行业此前十年的融资总和。

对于在线教育行业而言,2020年无疑是具有非常意义的一年,一边是在资本的加持下,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钱多多”,一边又是曾经的独角兽企业因为资金链断裂轰然倒下。

●南方日报记者 叶丹

熬不过“冬天”的学霸君

2020年12月26日,一个名为“学霸君1对1教务主管”的账号发布朋友圈称:“学霸君倒闭了!领导给我们召开了长达数小时的无电子设备口头会议(防止录音)。我们现在正排队上交工作手机及卡号,这也是我上交前的最后一条朋友圈……”

2021年伊始,张凯磊就在社交平台发声,宣告了学霸君的倒下。

企查查信息显示,学霸君一对一运营主体为上海谦问万答吧云计算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13年12月,法定代表人为张凯磊,旗下业务主要包括拍照搜题、在线一对一辅导等,是中国最早的拍照搜题产品,也是K12在线教育行业的头部企业之一。成立至今,学霸君共经历过6轮融资,在最新一轮融资中估值达到10亿美元,被视为在线教育行业的独角兽企业。但是在2020年底,学霸君传出了“资金链断裂”的消息,最终成为了2021年第一家“倒下”的在线教育巨头。

虽然在外界看来,学霸君一度是中国在线教育的头部企业,但是据张凯磊透露,学霸君一直都是在生死边缘徘徊。

“过去3年,我们没有融过一笔大钱,最少5次我们都游走在资金链崩断的边缘,最危险的一次,我们甚至晚发了老师4天的工资。”

“刚刚接完最后一个潜在投资人的电话,因为估计爆雷以后的道德风险,不能投钱了。我知道,最后的外部救助没有了,听完没有说一句话,把电话挂了,把灯关掉,开始给你们,每一个学霸君亏欠的人写这些话。”按照张凯磊所说,压垮学霸君最后的一根稻草,是融资没有到位。依靠融资生存,无疑是学霸君倒下的最大根源所在,而如此“脆弱”的商业模式,注定“学霸君”无法走得更远。

能融资也能赔钱

与学霸君融资失败导致的资金链断裂倒下成鲜明对比的是,在2020年,不少在线教育企业获得了资金的青睐而进一步提升了自己的估值。2020年最后一周,作业帮官方宣布已经完成E+轮超16亿美元融资的最后一次交割,最新投后估值约为96亿美元。此前,猿辅导也宣布获得云锋基金3亿美元融资,投后最新估值达170亿美元。

据《商业数据派》此前统计的数据显示,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共披露融资事件97起,同比减少了35.33%;融资金额共计约527.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58.70%。根据公开数据显示,作为在线教育行业的两大龙头,作业帮2020年内披露的两轮融资累计金额为23.5亿美元(约153.48亿元人民币),猿辅导2020年内披露的三轮融资已累计融资超35亿美元(约228.59亿元人民币),两家的融资金额占去了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融资总额的70%以上。

相对于其他行业遭遇的资本寒冬,在线教育则受到资本热捧,成为“巨能融”行业,不仅行业巨头获得了一级市场的认可,而且在多家在线教育企业选择登陆资本市场时,也获得了投资者的追捧。

不过在登陆资本市场的同时,在线教育企业的“家底”公布于众,行业“巨额亏”一面也暴露无遗。据主打在线大班课的机构跟谁学业绩显示,其今年第三季度净亏损9.325亿元,其中营销费用更高达20.56亿元。学霸君的警示不难让外界担忧,依靠资本维持和支撑“生存”的在线教育平台,如此发展模式并非长远之计。

优胜劣汰下比谁“更健康”

一边是不断的融资,一边是不断的亏损,虽然在线教育行业在2020年因疫情得到了加速发展,但资本的涌入也让行业进入野蛮生长阶段。“目前教育行业不少企业只是找到相对可行的商业模式,即便是行业几家头部机构,也仍在探索如何推进健康的商业化进程。在疫情催化下,人才、资本等资源竞相涌入,行业健康规模化增长赛点比拼提前来临。”伴鱼CMO翟磊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由于用户需求远未稳固,因而目前行业所探索出的大班、小班等课程模式,并不是在线教育产品形态的终局,接下来,更加契合用户需求的新产品、形态还将持续出现,在这个过程中,企业可以通过不断提升自身的创新能力,深度挖掘用户需求,保持对市场的敏锐度,打造自身差异化优势。

南方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无论是目前在线教育的行业巨头,还是准备加入战局的搅局者,都希望通过技术和产品的差异化发展来寻找新的突破口,走出“靠融资谋生存”的歧途。据猿题库方面介绍,日前其举办了全国中学生高考英语在线模考,共有来自32个省份的近10万学生参加,而此次开年大模考使用的则是猿辅导自主研发的机器智能批改,学生可以通过小猿搜题App、猿题库App或猿辅导网课App免费报名后,在家与全国学子同场在线考试。考生可以在考试结束后10分钟内,第一时间获得成绩反馈和一份学情诊断报告,查看自己在全国、全省的排名预测,更加精准把握自己目前的成绩水平。在业内人士看来,猿题库利用平台资源和技术的优势,正在不断打通产品之间的间隔,打造更大的在线教育服务平台。

值得留意的是,作为在线教育的新入局者,字节跳动首个公开发布的业务独立品牌大力教育2021年后动作频频。据介绍,其旗下的瓜瓜龙启蒙在今年1月就宣布将在未来两月招聘2000人。

来自艾瑞的数据显示,受疫情带来的网课体验影响,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渗透率已经从2019年的不足20%攀升至50%以上,但是市场依然巨大。而在已经到来的2021年,在资本的加持和巨头的加码之下,市场竞争会更加激烈。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分析认为,在新的一年里,在线教育的发展将呈现出规模化、专业化、领域垂直细分化的发展态势,推动教育的普及和深化。“为了满足用户多样化需求,在线教育将继续扩张品类,未来或将出现像亚马逊、美团等综合型生态大平台,能根据用户的不同需求提供更加丰富多元的服务,打造以用户为核心,学习教育为目的的教育闭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