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年内,济南黄河隧道、凤凰大桥将具备通车条件

发布时间:01-0822:30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张浩

近日,受强冷空气影响,黄河济南段流凌密度大幅增加,为保障防凌安全,济南市内17座浮桥于6日全部拆除,一定程度上对跨河交通产生了影响。而随着“三桥一隧”今年内陆续开通,“三隧一桥”建设提上日程,未来跨河交通将呈现新格局,年底凌汛再来时,跨河交通将畅行无阻。

壮丽冰河,曾是隔断两岸的凌害

黄河西起巴颜喀拉山,东入渤海,流经九个省区。初冬时节,因气温骤降,黄河上常会出现“淌凌”现象。伫立黄河畔,见那闪烁着银光的冰凌,忽如排山倒海,又似万马奔腾,激流翻涌,滚滚东逝。观之,浩浩汤汤有雷霆万钧之力,梦之,铁马冰河有气吞万里之势。

现如今,裹挟着黄沙与冰凌的河水,如同一条身披银甲的巨龙,一路向东奔涌入海,狂泻而下并无阻碍。而历史上,黄河两岸的百姓却深受其害,苦不堪言。在山东境内,黄河大致为南北走向,自低纬度到高纬度地区,流经地区气温逐渐降低,从而易产生凌汛现象。历史上,黄河凌汛洪水在发生频次和规模上也远高于其他地区。

据《黄河防洪志》记载,从1855年黄河改道至1955年的100年中,便有29年发生凌汛决溢。每次决口便如同猛兽一般,给沿河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严重损失。在1929年,山东利津县扈家滩凌汛决口,口门宽210丈,直接淹没利津、沾化两县60余村。扈家滩“水势浩荡,冰积如山,当年未堵,12月凌汛复至,附近村庄尽成泽国”,房屋倒塌无算,淹死人口、牲畜、财产难以数计。

浮桥拆除,跨河交通带来诸多不便

新中国成立后,为实现凌患进行了综合治理,采取了防、蓄、分、排四种措施,组织强大的防凌汛队伍,防守大堤;将上游来水蓄起来,减少凌汛期排水量;修建沿黄河的分洪工程和洪闸,分泄凌水,减轻大堤的压力;打通狭窄河段,减少卡冰等现象,使冰凌较快下泄,从而避免凌灾,确保了两岸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随着黄河济南段出现流凌,为保障防凌安全,黄河济南段上的17座浮桥于6日全部拆除,并充分做好拆除浮舟的锚固和安全防护措施,确保“淌凌”顺畅。而作为现阶段跨河主要通道之一,浮桥的拆除会一定程度上给跨河交通带来拥堵与不便。

桥隧迎新篇,来年凌汛将不再成困

一直以来,济南充分重视、全力推进跨河桥隧建设,打破黄河天堑对济南城市发展的制约,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助力崛起北部、建设未来希望之城。

目前在建的“三桥一隧”(分别为齐鲁黄河大桥、凤凰黄河大桥、济乐高速南延及济南黄河隧道)中,济乐高速南延已于2020年9月1日正式全线通车,缓解了跨河交通压力,为跨河通道建设打下坚实基础。2021年内,凤凰大桥、济南黄河隧道将陆续具备通车条件,书写济南跨河交通新篇章,依托黄河,先行区也将致力营造“城河共荣、人水和谐”的城市发展新格局。

来年凌汛再来时,黄河南北岸市民将在跨河交通上迎来更多选择,“淌凌”制约交通的瓶颈将被打破。

天堑变通途,"两汛"难题将成历史

去年底,在加快建成“三桥一隧”的基础上,持续加密过河通道,集中开工“三隧一桥”等重大跨黄通道项目建设。

据介绍,“三隧一桥”为济泺路穿黄隧道北延项目、黄岗路穿黄隧道项目、航天大道穿黄隧道工程项目、济南黄河公路大桥扩建项目。其中,济泺路穿黄隧道北延项目南起在建黄河隧道北岸敞开段,下穿鹊山水库,终点位于国道308,总长度4.469公里,总投资59.5亿元。黄岗路穿黄隧道项目南起二环北路以南的蓝翔中路-蓝翔路路口,顺接黄岗路,向北依次下穿二环北路、北绕城高速、鹊山水库沉沙池,与在建国道309互通立交相衔接,线路全长约5.8公里,总投资约66亿元。航天大道穿黄隧道工程项目东起在建航天大道与县道012交叉口,沿现状在建航天大道下穿规划滨黄大道及黄河,向西沿规划孙耿北路终点至国道220交叉口,一期工程路长3.65公里,投资约51.37亿元。济南黄河公路大桥扩建项目起点位于历城区将军路与华山西路交叉口,终点位于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大桥街道山后陈家以东与国道220平交,总投资约80.02亿元。

“三桥一隧”和“三隧一桥”等重大跨黄通道项目的建设,将真正让黄河从天堑变为通途,“两汛”带来的交通压力也将迎刃而解,同时为实现黄河穿城而过、城市拥河而兴的发展格局,为高水平建设新旧动能转换起步区、打造北部未来希望之城提供坚实交通支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