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新冠病毒研究“霸占”了各大网站和期刊。《自然》的分析显示,新冠病毒研究改变了科研人员的研究方式和研究对象。
《自然》收集数据并进行分析后发现,新冠肺炎大流行冲击了2020年的科学界,改变了研究出版的现状。
根据某数据库的统计,2020年全球约4%的研究产出都专注于新冠病毒。不过,2020年投给科学期刊的全学科论文也出现了骤增——或许是因为许多研究人员被迫待在家中无法做实验,只能集中精力写论文。
一项研究发现[1],相较于2019年2月至5月,出版机构爱思唯尔旗下期刊在2020年同期收到的投稿数量增加了约27万(58%)。而健康医学类期刊的投稿增幅更甚,达到了惊人的92%。
疫情还推动了预印本论文的增加,让男性作者的产出超过了女性作者,并且影响了审稿时间——一些主题的审稿变快了,另一些则变慢了。
新冠洪流
2020年,科研人员发表的有关新冠疫情的论文远超10万篇。根据Dimensions数据库的统计,这些论文可能在12月初就超过了20万篇。2020年Dimensions数据库收录的论文4%以上都与新冠有关,PubMed收录的论文约6%都与新冠相关——PubMed主要收录生命科学领域的论文。
来源:期刊论文:Dimensions和《自然》整理;Primer(用于PubMed估算);预印本:Dimensions;N. Fraser和B. Kramer
从疾病传播到心理健康
根据美国加州人工智能公司Primer对PubMed索引论文主题的分析,最初的新冠期刊论文主要关注疾病传播、住院患者情况、诊断与检测。但这类论文基本到5月就触顶了,对心理健康的研究开始逐渐增加,Primer分析师Zein Tawil表示。
来源:Primer
预印本浪潮
在2020年的新冠论文中,有3万多篇都是预印本论文——占到累计新冠论文数量的17%到30%(取决于搜索的数据库)。此外,根据Dimensions的估算,2020年有十分之一的预印本论文都与新冠有关。
超过半数的预印本论文都发布在以下三个平台之一——medRxiv、SSRN、Research Square。
来源:Dimensions
发布在medRxiv上的全部预印本论文,超过三分之二与新冠有关。到12月初,medRxiv上约四分之一的新冠相关预印本论文陆续在期刊上发表,medRxiv和bioRxiv的联合创始人、纽约冷泉港实验室出版社执行董事John Inglis说。
“这是对预印本至关重要的一年,”Inglis表示,尤其是临床医生愈发意识到了medRxiv的存在。“人们对提前共享研究的热情持续高涨,我们预计2021年的预印本势头会更猛。”他说。
来源:J. Inglis, medRxiv
审稿提速
各个期刊马不停蹄地将新冠论文送审。medRxiv的新冠预印本论文到最终发表在同行评议期刊上的中位数审稿时间为72天——这个速度是medRxiv上其他主题预印本论文的两倍,Inglis说。他认为这是期刊编辑和出版机构的功劳,是他们让同行评议系统提速了,此外还有愿意比平日审更多稿件的科学家的功劳。
一项对2020上半年11本医学期刊的研究发现,他们发表新冠论文的速度比往常要快,但代价是发表其他研究的速度减慢了[2]。
来源:参考文献2
“对速度的需求给传统的同行评议系统带来了巨大压力,使之很难长期维持。”Inglis说。2020年一季度的疫情相关预印本论文发表在期刊上的速度比之后的快,这也证明了同行评议系统承受的压力。他说,经过今年的这些事件,通过预印本形式将研究结果传播出去后,可能会有更大的动力采用新的方式进行审稿。
来自中国的新冠论文大幅增长
根据一项对已发表论文的分析[3],研究人员的论文发表情况似乎反映了病毒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足迹。中国作者的新冠论文在2020年初达到顶峰。而随着高发地向意大利转移,意大利作者的论文数量也开始激增。
来源:参考文献3
引用量最高的研究
2020年1月24日《柳叶刀》发表的一篇论文描述了武汉的41名住院患者[4],这是最早的新冠论文之一,也是引用量最高的期刊论文。引用量最高的预印本[5]是帝国理工学院的疫情建模师3月16日发布的,论文估算了封城及其他增加社交距离的措施如何能预防几百万人死亡;这篇论文对英国的政策制定产生了巨大影响,得到了全球媒体的广泛报道。
伦敦的Altmetric公司还追踪引用量之外其他指标,据其统计,这篇预印本论文也是社交媒体上最火的文章。(第二名是2005年的一篇论文,论文显示抗疟疾药物氯喹能抑制实验样本中导致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SARS)的冠状病毒[6],第三名是指出新冠病毒并非来自实验室的论文[7]。)
责任不平等
这场疫情下的发表热潮既有赢家,也有输家。对爱思唯尔期刊在2020年2月至5月的几十万篇投稿所做的分析[1]显示,虽然平均而言,投稿数量超过了前一年,但女性作者投稿数量的增长在所有主题领域都不如男性作者,年长女性受影响最大。
来源:参考文献1
这可能是因为女性在封锁期间肩负起了照顾孩子和在家教育的责任,意大利米兰大学社会科学家Flaminio Squazzoni说。Squazzoni是这篇预印本分析文章的共同作者。同行评议中不存在这种效应,受邀为论文审稿的男女性别比例基本持平。
“疫情给研究人员带来了难得的机遇,但对整个学术体系也造成了冲击,新冠论文的发表和引用都出现了井喷。这扭曲了科研奖赏机制。我们必须确保在今后几年的人员升职和招聘中考虑到这些因素。”Squazzoni说。
新冠论文撤稿
有关论文发表的丑闻也不是没有。一些关注度很高的新冠论文被撤回,包括基于美国芝加哥Surgisphere公司提供的电子病历的研究。这些病例之所以引起怀疑,是因为该公司声称它不会将健康数据供给任何第三方审核。根据撤稿观察(Retraction Watch)的数据,截至2020年12月,一共有15篇新冠预印本论文和24篇期刊论文被撤回。(另有五篇论文被“暂时性撤回”;还有五篇论文有编辑部表示关切。)考虑到新冠病毒研究的体量,这样的比例和整个研究领域差不多。
现在评价新冠论文是否比其他论文更容易被撤回还为时过早,联合创办撤稿观察网站的纽约市记者Ivan Oransky说。一般而言,编辑撤回一篇论文要三年的时间,但在疫情期间可能只要几个月——一部分是因为这些论文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撤回可能是比其他任何东西更能代表关注度的一个指标。”Oransky说。#木木西里#
内容来源:Nature自然科研
“研究员”,暗藏玄机!
多个机构“预警”,因为国人占比50%,审稿速度快?今年将突破4分
康奈尔大学的研究员盯上了校园里的牛粪!用“牛粪”发了SCI论文
特别声明:本文发布仅仅出于传播信息需要,并不代表本公共号观点;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公众号转载使用,请向原作者申请,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举报/反馈

木木西里科技

1.1万获赞 2011粉丝
科技资讯、科学研究、学术动态的汇集地!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