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积极探索讲好中国减贫故事

中国经济时报

发布时间: 20-12-2901:00中国经济时报社官方帐号

决战决胜@2020——DRC扶贫故事(4)

本报记者 刘慧

中国一直引领着全球减贫事业,向世界讲清楚包括减贫在内的中国发展故事,是国际社会多年来的期盼,也是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的使命和担当。

自2017年成立以来,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委托扶贫专家进行综述性研究并提出可靠的解释框架、与世界银行合作研究中国减贫一般经验和未来方向、为中国脱贫县和国际组织架起沟通的桥梁……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常务副主任贡森近日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统筹领导下,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在梳理和交流中国减贫经验议题上,立足既有研究成果,并联合国内外合作伙伴进行了多方面的创新探索,正走在实现突破的路上。

与国内外同行和实践工作者全程合作

贡森向记者讲述了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2017年二季度,在筹建阶段征求在华多边机构意见时,联合国驻华系统原协调员罗世礼指出,当前发展中国家对发展知识的需求与日俱增,但现有的知识体系和知识供给平台不能有效满足各方的需求,特别是现有机构没有讲清楚中国减贫成就的原因,希望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能够填补目前发展知识供给体系的空白。

在过去三年间,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汇集减贫研究成果,组织国际同行和实践工作者从全国家庭调查数据和案例地区实践经验中取得新发现,并组织交流活动。

贡森告诉记者,在中英知识伙伴项目支持下,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于2018年委托国内8位扶贫领域的资深专家对既有研究成果进行了综述性分析,希望提出新的解释框架。在财政部提议和支持下,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与世界银行合作,以“中国减贫:经验借鉴和未来方向”为题开展联合研究。目前,联合研究已取得的分类成果数量,包括10多篇综述性报告、15篇专题报告和近20个案例研究报告,联合课题组正在全力合作撰写课题总报告,计划在中国正式宣布取得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际联合发布所有课题成果。

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还组织各级政策制定者和执行者与国际社会直接交流沟通。在中农办的提议和帮助下,2020年9月,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邀请国内相关部委与世界银行专家团队,就中国脱贫攻坚各方面政策及其执行效果进行了视频交流。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要领导的提议和支持下,2020年12月,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邀请三个脱贫县的领导和当地企业代表与在华外国机构和国际组织负责人进行了面对面的沟通交流。

着力在知识生产方式方法上创新探索

为了向世界讲清楚中国的脱贫故事,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在多方面进行了创新探索。

“我们从40多年的不懈努力来看新时代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继承和伟大创新。”贡森说,40多年来,中国有8亿多人摆脱了绝对贫困。前30多年,中国实现了“让一部分地区和人口先富起来”。近8年来,中国实现了“先富带动和帮助后富”,并开启“推动共同富裕取得实质性进展”的新征程。“过去8年,既是中国40多年减贫最快的一个时期,更是最为艰难和承上启下的时期。”

如何跳出扶贫领域来谈中国的减贫?贡森说,基本假定是中国包容性发展范式是减贫取得伟大成就的主要驱动力和基础支撑。包容性发展是指贫困地区和人口也能从经济增长和结构变革中普遍受益,相关发展战略和路径包括农业现代化、渐进工业化、渐进城镇化和持续推进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相关的体制机制变革等。

据记者了解,在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的创新探索中,实证性研究既利用了全国性数据,也选择开发了一些代表性案例。全国性数据既有家庭收支数据,也有就业结构和公共服务数据。案例研究有家庭、企业、村级和县级等四个层级,时间跨度覆盖改革开放全过程。

贡森进一步表示,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的解释既有经济学、社会学分析,更有政治学分析。除了几代领导人的政治承诺,宏观层面的政治学分析聚焦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力,用大数据说明习近平总书记如何领导和指挥脱贫攻坚工作。在微观层面,通过宁夏自治区固原市原州区农业地膜技术历经20年推广应用等案例,探究减贫背后的基层组织架构和激励约束机制、干部和专业技术人员“一茬接着一茬干”的钉钉子精神。正如一位国际专家所说,“中国减贫受益于一系列技术举措,但坚定的政治领导力和政治决心是确保这些举措落实的关键。”

既讲好成功的故事,也不回避失败的故事

在贡森看来,既要讲好成功的故事,也不能回避失败的故事。我国减贫伟大成就举世瞩目,讲点失败的经历不会影响形象。相反,只有坚持实事求是和一分为二的态度,讲述的故事才值得信任。并且,不论是成功还是失败的案例,都说明我国地方干部在努力探索当地的致富门道,这正体现了试验型、问题导向和不断纠偏的中国发展路径。

“我们要回应发展中国家的关切,讨论中国理念和实践的适应性。”他说,中国渐进性工业化过程中,乡镇企业是一项伟大创造。在介绍中国渐进性城镇化时,国外受众可能无法接受户籍制度这个管理手段,但我们必须强调对人口迁移进行管理是必要的,具体手段可以根据治理能力等基本国情而定。

“在提炼中国减贫基本经验时,绝不能试图当‘教师爷’,而要始终坚持自主学习和互学互鉴的态度。”贡森表示。

他说,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与世界银行联合研究是总结中国减贫的一般经验或原理性知识,但如何在具体国家应用这类基本原理,则是有关国家的自主选择。同时,联合研究还会讨论中国在2020年以后如何巩固减贫成果以及在更高水平和层次上推进减贫事业,这也需要借鉴国际经验。

展望未来,贡森表示,将继续坚持“守正创新”,努力增强凝聚力和号召力,争取早日成为中国减贫知识和发展知识的重要供给者,为促进国际发展合作和推动全球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作出积极贡献。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