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热爱,所以电竞

发布时间:20-12-2022:35

“我们是冠军!”

2020年12月10日晚,随着敌方水晶的破裂,一声“Victory!”的局内声音响起,首届北京(国际)大学生电竞节王者荣耀项目总决赛迎来项目总冠军——北京体育大学的QAQ战队。

五个少年在比赛区兴奋地蹦了起来,发泄似的大吼一声,然后互相拥抱,在现场观众的见证下捧起了属于他们的冠军奖杯。

虽然跟其他体育项目有所不同,但贯彻如一的是五个少年内心流淌着的体育精神,以及他们身体中奋战到底、追求胜利、永不服输的心。

战队重组,239支队伍中脱颖而出

在众强林立的高校战队中获得冠军并不容易。本次电竞节王者荣耀项目共有239支队伍参赛,1431名选手报名,QAQ战队光淘汰赛就打了上百场,能够以全胜的战绩从海选中突围出来,他们“战”的并不从容。

“有一局淘汰赛被对方破了两路塔,我们五个人龟缩在高地,阿清(潘意清)的韩信因为机动性好,就负责兵断线清兵,水晶不倒,我们就不想认输。”总决赛的最有价值选手、中国武术学院的吴志豪这样说道。不认输,来源于他们平时训练时的底气,“输多了,所以知道逆风怎么打。”

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结果会是如何。这不仅是电子竞技,也是体育的魅力所在。“后来我们抓住机会反打了一波,顺推了对方水晶。对方不服气,想要再加赛一局,但是赛制并不允许。”吴志豪作为年轻人,非常理解对手在优势的情况下输掉比赛,任谁都是憋了一肚子火。毕竟他们就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

“今年老队员都走光了,我们先去找队员,可找来找去,总是少一个人。”吴志豪口中老队员,就只剩下他跟李琪先两个人,往年的战队的成绩算不上太好。

最终他们找到了来自体能训练学院的刘新。“刘新的能力并不突出,巅峰赛的分数也只有1500分,太低了,我们本来是打算等找到高分选手之后再换掉他。”体育商学院学生、队长李琪先说道。但最终没有换人,也跟刘新自身勤勉诚恳的态度有关系。因为其他四人发现,刘新游戏水平也许不是最好的,但却是最契合这个团队的。

“刘新他是上大学才开始深玩的,在比赛中他作为前排其实能够给予队友极大的帮助,特别是拉扯和单带,在团战的时候顶在前排给队友输出的空间。”吴志豪说道。

“队友带我躺赢。”刘新笑着说,但他的刻苦,所有队友都看得见。

短短一两个月,刘新的巅峰分就从1500上到了1800。通常赢一场比赛,巅峰分只能涨十来分,可在王者荣耀里面,连输几局并不罕见。巅峰分的上涨,代表着刘新对游戏的理解已经开始跟他的队友们看齐。

“其实刘新跟老黄(黄斌)一样,就是一个工具人。”潘意清说道。工具人,在他们的语境下意思就是在团队发挥专门作用的队员。

在这个团队中,除了射手核心吴志豪、打野核心潘意清,其他人都是围绕这两个核来确定体系的。而正如木桶理论一样,“一只木桶的装水容量不是取决于这只木桶中最长的那块板,而是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板。”刘新曾是队伍中的短板,此时补足了这一块短板。

在人员确定下来后,距离比赛开始已经不足一个月了。在比赛中能取得怎样的成绩,这样一支重新组建的战队,其实赛前并没有人会去关心。但李琪先知道,队伍想要走得更远,便要将五人真正的打磨成一体。

训练时的输,是为了比赛时的赢

“每天晚上我们会开五人黑练阵容,然后在比赛后复盘。”李琪先说道。为了不影响舍友的休息,几个人训练后在走廊里在线讨论比赛的得失。

“我有一个电竞冠军梦。”李琪先坦言,自己一直都有这样一个梦想:“以后我还是想从事电竞方面的行业,毕竟这是一个朝阳产业,当队伍的教练、数据分析师都可以。”

在队友眼中,李琪先的实力是可以媲美职业选手的。而李琪先为了团队,同样作出了自己的牺牲,他选择了当队友背后的无名英雄——辅助。

辅助英雄在一场比赛中的表现并不像ADC(输出核心)和打野那样亮眼,他将所有的光环都让给了队友,他甘做绿叶:“我也不是打辅助位的,但是队伍的上一任队长因为队里缺少辅助和指挥,就让我来练习。”一开始的练习并不理想,除了辅助并不是那么好玩外,作为当时队里年纪最小的成员,李琪先的指挥也并没有人听。

“当时打比赛没有章法,大家都是在秀自己的个人能力,比赛也是输多胜少。所以在疫情期间,我突然想要练一个英雄到国服最强。”在李琪先看来,国服最强能够代表他某一方面是顶尖的,也让自己在队伍中有更多的话语权。练完了英雄就练指挥,他憋了一口气,想要把以前输掉的比赛再给赢回来。

“我们平时的训练就是个人练英雄,集体练阵容体系,因为李琪先不让我们用拿手绝活英雄,所以一直输一直输。”潘意清叹了一口气,他的绝活是韩信。但在队伍练习赛中,李琪先发现只有一个绝活英雄的潘意清太容易被对手针对,就让他多练英雄:赵云玄策李白裴擒虎,算不上版本热门打野,只是为了能够适用更多的阵容搭配。

“可以说是屡败屡战。”队伍中的中单选手,来自19级运动医学与康复学院的黄斌笑言。

输比赛,这看上去明明是最打击士气的事情,但是在李琪先看来,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训练时候的输,是为了正式比赛时候的赢。所以他们在训练时,打了不少逆风局,惟其如此,在正式比赛中遇到逆风时,他们才没有惊慌失措,而是用了更冷静的处理方式,紧紧守住高地,寻找一丝胜机,将不可能化为最终的胜利,这让他们五个人的心紧紧地拴在一起,“好多场比赛都是先输一局的情况下连赢两局,逆风翻盘的感觉就是一个爽!”吴志豪笑说。

出奇制胜,不给自己留遗憾

总决赛第一场,李琪先拿出了他们队伍中暗藏的阵容:孙尚香、猪八戒、阿古朵、裴擒虎、嫦娥。这是一个连职业解说都表示有些看不懂的阵容,但恰恰是李琪先他们队伍的撒手锏。

“这个阵容是我经过思考以后队伍专门练习过的,是首次出现在国内赛场,也是首次出现在本次赛事中,我们这套阵容就算碰到职业队也有信心能赢。”作为团队的大脑,李琪先的阵容Ban/Pick思路非常开阔。这套阵容拿出来,不光解说和观众,连对手都有些不适应。

因为李琪先从辅助一下子变成了游走Gank,并在队友配合下,分别抢走了对方野区红蓝Buff,己方吃到开局双Buff,一下子让场上己方在局面上取得了巨大优势。李琪先他们将优势化为胜势,把对手搅了一个人仰马翻。“乱套了,这不科学,一般小说都不敢这么写。”当官方解说看到双打野阵容,又占据场面上的优势,直呼不科学。“职业赛场上根本不会出现这样的阵容,但是我们也需要反思,我们的想象力能不能开拓出更多的东西。”这是对李琪先这套阵容打法的一种肯定。

凭借着前期积累下的巨大优势,在比赛的第11分40秒,QAQ拿下了第一场比赛。

此后,双方互有胜负,战成2:2平。

总决赛第五场,决胜局。

在上一局比赛中,潘意清和刘新的一次失误让本来唾手可得的冠军归属又产生了新的悬念——在他们有极大优势可以拿下本次系列赛比赛的情况下,对手抓住他们的失误成功翻盘。

“对士气影响很大,我和老刘心里都不得劲,差点没走出来。”潘意清想起决胜局依然心有余悸。

前面的比赛顺风顺水,输比赛不可怕,可怕的是输了不应该输的比赛,对人的心理刺激极大,稍有不慎,可能直接影响最后的决赛。

这一次,又是李琪先站了出来。“我不能慌,慌了场上就没有指挥了。”在比赛中,越在意一时得失,就越容易心态失衡。“放开打,不要给自己留遗憾。”他对队友这样说道。

“当李琪先开始指挥的时候,我们的心就定下来了。”吴志豪说道。他们选出鲁班大师、周瑜、李白、蒙恬、伽罗,凭借娴熟的配合,将主动权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

刘新和潘意清在比赛中各有亮眼表现,完成了对自己上一场失误的救赎。在12分18秒,他们强推中路,攻破敌人水晶,拿下比赛胜利。

从不理解到支持,中国电竞这十年

“还记得小时候家人一知道我玩游戏,就是打骂。但当我在电竞里面开始获得荣誉的时候,他们已经从当初的不理解变为支持了。”李琪先说道。

家人从不理解到和解再到支持,时间已经过去十年。

这十年,恰好也是中国电竞行业迅速发展的十年。站在2020年回首2010,中国电竞在各方面变化都如此巨大:从最初的草台班子到朝阳产业;从没有相关政策到国内各地相继推出电竞行业扶持政策;从电脑端向手机端;从欧美领先到亚洲崛起;中国电竞游戏市场产值超过1400亿……太多的改变在这十年中悄然发生。根据中央电视台今年8月披露的数据,中国电竞用户已经达到了4.84亿。

而李琪先他们,正好是享受这些时代红利的一代人。

在他们夺冠后,12月16日,亚奥理事会第39次全体代表大会将电子竞技和霹雳舞正式列入杭州亚运会竞赛项目。

昨日微小如星火的电竞,如今已成为一种爱好、一种职业,甚至是一种产业,一种文化、一种生态,从星火到燎原,最终变成日常生活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随着电子竞技产业不断发展,爱好者受众群体不断扩大,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参与其中。对此,北京体育大学始终对学生参与电竞比赛给予支持,并希望大家在竞技体育的不同赛道上,磨炼合作意识,创造新的成绩。相信电子竞技对当代大学生所起到的正向激励作用,鼓励他们在赛场上展现北体学子的良好风貌。

来源:北京体育大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