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余秋雨的《寺庙》看新旧文化的冲突与融合

白玉阅读

2020-12-09 09:39工程师,情感领域爱好者
关注

《寺庙》描述了在落后的乡村,学校和寺庙,也就是新文化和旧文化之间的冲突与融合。

第一节,新文化与旧文化的对比。清晨,老太太们扭着“黑衫蝙蝠舞”,去寺庙朝拜;小孙子们背上书包,又跳又笑,边玩边闹,去学校。衰的,静的,冷的,是寺庙;荣的,动的,热的,是学校。

第二节,乡村的夜里,抗战爆发后,佛灯震慑着匪灯。如今,寺庙的蜡烛灯和学校的煤油灯交相辉映,点点灯光照亮乡村的暗夜。

第三节,先写了新文化与旧文化的争辩。寺庙的“惜生护生”,要是指人和动物,却对植物不太在乎。学校的“惜生护生”,范围要大一点,包括树,包括林荫道,包括孩子们的成长,包括考中学。新文化似乎略胜一筹。但是听了学生的作文,老师们对寺庙的看法改变了,寺庙引导众生向善,对学生说,寺庙那地方可以多去去。

第四节,以学生为媒介,庙里的和尚和学校里的女教师做了一次较量和沟通。“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写这首词的李叔同居然就是弘一法师,寺庙和学校所推崇的居然是同一个人,新文化和旧文化居然殊途同归。

第五节,有四个学生要到县城考中学,到小学里来向老师们告别。几位祖母已经领着他们到庙里拜佛,和尚还为他们的远行诵了三通经。老师说:“好了,佛在说,动身吧。”新文化与旧文化终于握手言和。

“君子怀德,小人怀土。不要太黏着乡土。只有来来去去,自己活了,地方也活了。”人来来去去,文化也随着人来来去去。在不同的文化冲突与交融中,我们才能各取所长,获得成长。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