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贴退坡将至 屋顶光伏热度不退

发布时间:20-12-0822:26

“电力公司每月1号抄表,月底将钱打到银行卡里。投资8万块钱,即使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每年也能赚1.4万元,回报率近20%。”山东龙口一户安装了光伏屋顶的村民告诉第一财经。

在即将到来的2021年,除户用光伏以外的光伏项目将全面去补贴,进入平价时代。在补贴政策中经过十几年快速发展的光伏产业正在告别政策“输血”。

第一财经调研的光伏屋顶项目显示,光伏屋顶在补贴渐渐远去的背景下,依然热度不减。

图为龙口村民装满光伏发电的屋顶

农村光伏屋顶安装热

海尔日日顺龙口运营中心光伏销售人员栾亨亮告诉第一财经,光伏屋顶从2017年开始大批量进入农村市场,而今年是他们安装量最高的一年。“在龙口一个两三百户的村庄里,今年安装光伏的数量就有四五十家,招远、莱阳等地的村庄光伏安装数量更大。”他说。

农村市场是光伏发电的巨大潜在市场。根据国家统计局与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公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全国农村常住人口55162万人,农村人口人均住房建筑面积达到47.3平方米。

图为龙口某村村委大楼装满光伏发电的屋顶

上述山东龙口村民告诉第一财经,自家屋顶面积约为150平方米,安装了24千瓦(kW)的光伏,成本是每瓦3.5元,安装成本总共8万多元。即使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每年也能有1.4万元的回报,回报率近20%。

“光伏发电量根据每天的光照情况会有所差异。在龙口当地,全年平均下来每千瓦每天可以发4度电,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光伏发的电按照每度0.39元的价格直接并入国家电网。2020年国家为光伏发电每度补助8分钱,但2021年是否会有补贴还不确定。”栾亨亮表示。

栾亨亮认为,补贴渐渐退场是光伏产业发展的趋势。“虽然光伏补贴在退坡,但近年来光伏安装费用一直在下降,一定程度上对冲了补贴的下降,并没有对农户安装光伏的热情产生太大影响。”他说。

中国的光伏发电经历了从做“大项目”转向光伏屋顶等分布式光伏的一个过程。在光伏领域有十几年工作经验的徐承志告诉第一财经,以前中国的光伏发电习惯于把几百兆瓦的光伏项目建在荒漠、戈壁,那里光照条件好、用地成本便宜,但当地消耗不了这么多电,需要解决如何把电运出去的问题。“特别在新疆等西北地区,当地的智能电网没有那么强,光伏发电并入电网受到限制,虽然装机规模年年攀升,但产生的‘弃电损失’是很大的问题。”徐承志说。

针对这一问题,近年来中国光伏产业开始参照德国等欧洲地区,加强屋顶分布式发电。不同于光伏电站,分布式光伏发电是在用户所在场地或附近建设运行,以用户侧自发自用为主、多余电量上网且在配电网系统平衡调节为特征的光伏发电设施。“而随着光伏产业通过强大的产业链和市场效应使成本价格大幅降低,实际上现在光伏发电已经不需要补贴了,其发电成本基本和火力发电持平。”

栾亨亮介绍,3年前光伏屋顶的安装费用大约是每瓦6元。今年安装成本已降到每瓦3.5元。而在金融方面,当地银行也为农民安装光伏提供了“光伏贷”专项贷款,农户首付10%,剩余的钱可以向银行贷款,利息是6.37%。

栾亨亮给记者算了这么一笔账,按照这家安装24千瓦的用户,10年期的贷款每年还9000元,以光伏自发电还完贷款之后,一年还能赚5000元。并且电力局每月把钱打到银行卡,而银行每个季度自动扣钱,基本不需要农民自己操作。

厂房光伏屋顶前景广阔

除了农村市场外,工业尤其是重工业占到中国能源电力消费的60%左右,在厂房屋顶建设光伏发电也是发展分布式光伏产业的重要途径。

“生产性企业屋顶少则几千平方米,多则几万平方米,如果在这些屋顶上都安装上光伏电站,可以盘活企业固定资产,增加稳定的现金流,使得企业效益变得更好。”光伏屋顶项目运营商星辉太阳能总经理吴旭东向第一财经介绍。

吴旭东认为,没有了国家补贴和少数地方补贴,工商业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依靠“自发自用,余电上网”模式,仍然可以获得不错的收益率。

吴旭东的客户多为工厂企业,集中在江浙等工商业比较发达的地区。他告诉第一财经,目前工业企业安装光伏屋顶已形成一套稳定的运营模式。“这套运营模式是由金融机构出资在工厂屋顶建光伏电站,企业把省下来的电费按月交给出资方。企业分几年时间付清本金和利息之后,光伏电站的产权和收益归企业所有。”

他举了江苏某机电厂安装光伏屋顶的案例:工厂年用电700万度左右,年电费需付出500万元左右,其中峰电占总用电50%、平电35%、谷电15%,电价分别是每度1.069元、0.64元、0.31元。该工厂安装了2兆瓦(MW)的光伏电站,按照每瓦(W)3.2元的成本,总投资640万元,预计年发电约216万度,自用电量占比90%,企业加权电价约为0.85元/度。年度电费收益包括自用收益164万元左右和余电收益6万元左右,合计170万元,平均每月节约费14万元。而该工厂分60个月向出资方还款,每月还款14万元。

他向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出资方总投资640万元,5年收回840万元,年化收益率达到6.25%。如果按照光伏发电站的一般使用年限25年计算,这家企业除去前5年的还款之后,后面年份的收益能达到数千万元。

“金融模式的最大特点是企业建光伏屋顶不用自己出一分钱,金融模式的出资方一般是融资租赁公司、银行,资金来源可能是银行资金或者一些收益率比较稳定的债券。工业企业安装光伏屋顶大多选择金融,这一比例占到九成以上,因为它不占用企业现金流,只有极少部分现金流充裕的企业会选择自投。和金融模式相比,自投大概可以省掉3~5年、每年大概10%的利息。”吴旭东说。

当然,在实际操作中,光伏发电的金融模式对出资方和企业主来讲也存在一定风险。投资方面临的主要风险是“霸网行为”,也就是光伏屋顶安装成功后,企业只用电,不交电费。

“为了预防这种情况,出资方一般会与供电局签署协议,设立第三方账户,企业需要预存一个月的电费到该账户。但实际上,一旦出现‘霸网行为’,出资方主要还是要通过法律途径去上诉。”吴旭东表示。

工厂方面面临的风险则是一旦企业经营不下去,光伏发的电只能“上网”,而不能自用,但上网电价比自用电价便宜,企业的收益将降低30%左右,光伏电站的回报周期也会随之拉长。

徐承志告诉第一财经,光伏发电的金融模式在欧洲早有成熟应用,运营公司承包安装光伏屋顶,用户把电费交给运营公司,运营公司再通过理财公司把产品卖出去,相当于光伏电站资产证券化。

“光伏电站资产证券化为企业开辟了一条低成本的融资新途径;与此同时,为机构投资者提供了类固定收益类投资品种,拓宽了投资领域,提高投资收益率并分散了投资风险。”徐承志说。

解决“光储充”一体化是关键

海尔日日顺在农村的光伏项目没有设置“自用”环节,光伏屋顶发的电全部输入电网。为何电力不能自用?

栾亨亮解释说,一是因为手续繁琐、施工麻烦,二是要想自用需要增加一套储能系统,成本会很高。

家住上海的高琳正在考虑为自家的别墅安装光伏发电屋顶,她安装的目的是自用。“我家用电量大,年用电量超过居民用电最高阶梯,峰值时每度电价达到0.977元,所以想着安装光伏屋顶来省点电费。”高琳告诉第一财经。

高琳家屋顶的向阳面有50平方米,按照每2~2.5平方米可以装一块光伏板,一块主流的电池片为350~370多瓦,高琳家的屋顶最多可安装7000瓦的光伏屋顶,年发电量可达7000度。

“光伏屋顶一瓦的安装成本大概是不到4元,按照居民用平均电价大约为0.55元/度,大约7年能收回成本,但我比较担心后续的维修成本和储电池更换的成本。”高琳说。

家庭安装光伏屋顶需要解决的一大问题是使用时间的问题。“光伏发电只能白天发电,对中国人来讲,用电则大部分在晚上。此外光伏发电量不稳定,且受制于天气情况,夏天发电多、冬天少,下雨天甚至没有电。”高琳说。

徐承志告诉第一财经,目前欧洲流行的做法是“自发自用,余电储能”,其中就要通过“光储充”一体化系统,突破光伏发电的时间限制。但当前光伏发电家用储能还是比较贵,国内用不是很合算,这也是制约国内家庭光伏屋顶发电“自用”的障碍。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曾撰文表示,今后发展的矛盾焦点是基础设施建设。对于可再生能源的间歇性和波动性问题,大电网和分布式储能都可以相应解决。然而,大电网和储能可能意味着不同的技术路径和不同的经济成本。中国利用大电网的成本可能越来越高,而储能的成本却是越来越低,所以储能依然是大规模可再生能源发展的主要解决方案。

徐承志认为,在未来清洁能源系统中,储能是核心,而电动汽车中的电池可能将成为光伏电力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

“电动车的电池叫作动力电池,大约5年就会衰减,可以回收二次利用,既解决了电动车电池回收的环保问题,也是非常好的家庭储能电池。但如何更好利用,还需进一步研发和政策明确。”徐承志称。

而“自发自用,余电储能”一旦实现,居民自家光伏发的电就可以通过供电局的网络直接卖给周围邻居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