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和收入逆势双增长 农村电商万亿级市场只是个小目标

新京报

发布时间: 20-11-2318:47新京报社官方帐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11月第一周刚开始没两天,重庆市荣昌区“在村头”交易平台上成交金额已经快到1万元了,牛肉干、馨琪菜油等特色农产品,成了这个电商平台上的热门商品。远在四川内江东兴区的郭先生,通过手机在平台上花149元买了河包粉条,没两天就吃到了地道的荣昌河包镇红薯粉。就在刚刚过去的双十一,某电商平台预售首日,农村实用微型挖掘机成为爆款,商家订单量翻番。在新发展格局下,下沉市场正在异军突起,消费群体占全国人口的7成左右。

广大农村区域在国内大循环体系的建立中具有怎样的意义?如何激发更大的潜力?全面脱贫后农民作为生产主体、市场主体,将在新的发展格局中如何发挥作用?新京报记者采访到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武拉平教授,作为农业农村部市场预警专家,听听他有哪些独到见解。

内蒙古乌兰察布化德县农村快递点。新京报记者 耿子叶 摄

农产品上线,标准化是第一位

新京报记者在走访重庆荣昌区时,发现所有的村子都有一个“在村头”。所谓的“在村头”,其实就是村民的中转站,回收村里的特色产品,经过统一品控和包装,打造品牌,统一推出销售。目前,可以进行线上线下销售的已经有800多个单品。此外,村民也可以拿自家的农产品在平台进行置换日用品,鸡蛋换洗洁精,蔬菜换食盐等,很容易就能得到需要的商品。

“每个农产品要想上线,标准化是第一位。”武拉平表示,只要标准化搞好了,线上销售是无边界的,国际之间的物流都搞好了,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购买中国农村的农产品。

重庆荣昌在村头线下体验店。新京报记者 耿子叶 摄

“在村头”相关负责人冉彦玲向记者介绍,村里的农产品品质不一,农产品回收首先要面临的就是品控。村级检验,仓库回收检验,普通的农产品要经过包装和农产品检测中心,对产品进行抽检,让供应可以溯源,只有经过这些严格把关才能让农产品在线上流通。

记者了解到,“在村头”原本定位“服务三农,致力于区内农产品销售”,但现在的买卖已经做到了全国,从实时滚动的交易额来看,当地农产品已经远销海南、北京等地。这样的农产品平台给乡镇集体经济提供了交易场所,其中,万灵镇集体经济的尚书蜜、万灵麻饼等上线销售,椒盐味的麻饼最近还卖断了货。

农村消费和收入,前三季度逆势双增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发,经济发展受到很大冲击。根据国家统计局10月份公布的数据,前三个季度GDP累计增速首次实现由负转正,同比增长0.7%。

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武拉平表示,今年前三个季度中,投资拉动GDP增长3.1个百分点,净出口拉动0.1个百分点,而消费则拖了后腿,向后拉动2.5个百分点。“激活市场活力,释放消费动能还是当务之急。”

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武拉平。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对比城乡之间的数据可以看出,今年前三季度农村居民消费增长好于城镇居民,消费增速分别为0.8%和-5.6%;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上半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8069元,名义增速为3.7%,快于城镇居民2.2个百分点。

不论是消费还是收入,农村居民都好于城镇居民。不过,要想农村消费更进一步,武拉平认为还需政府进行相应的政策引导,包括提升小麦和水稻最低收购价、加强生猪产业扶持政策、引导农民工有序进城务工,从而进一步提高农民收入,刺激农村消费升级。

在疫情全球蔓延的情况下,我国农村消费和收入为什么会出现逆势增长?

武拉平分析,农民工进城务工,挣到了钱大部分要寄回家,供养老人和小孩;疫情对城镇产业冲击影响程度大,城里没有活,农民工就会回到农村。“城里需要,农民工就会出来;城里不需要,农民工就回去,因此,农村就是农民工的蓄水池。”

今年,农村产业受到的冲击比城市小得多。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以来,农业生产稳步推进,夏粮丰收,秋粮丰收也基本成定局,收入增长,农村居民的消费也会随之增加。

武拉平表示,消费包括衣食住行等八大类,城乡居民消费的组成部分不同,城镇居民消费更多的是发展型、享受型,疫情冲击最大的也是娱乐休闲旅游行业,因此城镇居民消费增长起来就比较困难。而在农村,消费群体主要是老年人、小孩和妇女,这类刚需消费受疫情影响不大。

农村电商消费,万亿级市场只是个小目标

2020年是脱贫攻坚收官之年,这意味着我们国家消除贫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近日,农业农村部副部长刘焕鑫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农民收入提前实现翻番目标。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19年突破1.6万元,提前一年比2010年翻一番,增速连续10年高于城镇居民。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持续缩小,由2015年的2.73:1缩小到2019年的2.64:1。今年前三季度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2297元,实际增长1.6%,第四季度增速将继续提高。

脱贫后的中国农村,到底能不能成为一支重要的消费力量?答案是肯定的。

武拉平表示,脱贫后的人口消费需求实际上增速会更大一些,目前,脱贫人口只是满足了基本的温饱需求,其他需求还没有得到很好的满足,只要给他们足够机会增加收入,在满足温饱的基础上,其他的消费需求将得到释放。再加上脱贫人口的消费基数小,因此,增长的潜力就更大。“这部分人群应该是农村消费升级重点关注的人群。”

张艾今年28岁,毕业三年,在北京一家新媒体工作,父母在河北老家务农。双十一期间,她趁着电商打折力度高给家里添置了微波炉、吸尘器等小家电,就连卫生纸、牙膏等日用品也囤了不少。

此前,对网购持谨慎态度的父母,也渐渐对此改变了看法。村里的小卖部就是快递点,十分钟的路程就能取到快递。“现在,家里缺啥少啥的,爸妈还常会让我在网上淘一淘。”张艾告诉记者,村里的快递点收快递也是免费的,每天都会到镇上拉快递,物流速度不比城里慢,疫情期间在家时,不少人都在网上购物,村里的小卖部都堆满了,几乎无处下脚。

内蒙古化德县赛不冷村微信群,开小卖部的村民在群里发布取快递信息。新京报记者 耿子叶 摄

武拉平向记者算了一笔账,中国有2.3亿农户,每个农户都可能网购,如果购买和服务都可以通过网络来解决的话,实现万亿级市场只是一个小目标。保守地说,如果每个农户每年从网上购买1000块钱的东西,这都是千亿级的市场了。农民的收入有保障,消费有渠道,这样农村电商就很容易把市场给带动起来。

十四五规划中特别提出,全面促进消费,促进线上线下消费融合发展,开拓城乡消费市场。农业农村部也在广大农村地区进行培训,教农民使用手机和电脑。武拉平表示,这部分能力的提升,对农村地区未来新消费发挥的作用也将得到凸显。不过,政府只是辅助性引导,一些下行农村地区的公司企业才是农村市场发展的主力军。

农村市场整治,查处假冒伪劣商品

任何一个市场在发展比较快的阶段都可能存在一些问题,而农村市场的假冒伪劣产品则是人们一直诟病的顽疾。

家住河北省石家庄市藁城区土山村的耿艳,拜托自己的邻居到区里买了一支牙膏。“村里不是买不到,只是用惯了这种,村里虽然卖得便宜,但可能会遇到假货。”近两年,耿艳不再从村里的小卖部买牙膏,而是到镇上或者区里的大型商超买。

对生活品质有更高追求的耿艳,每次网购也会用十二分的火眼金睛去辨别,始终相信一分价钱一分货。“网上的东西太便宜的不买,太贵的也不买,就是物有所值的才好。”

从“康帅博”方便面、“旺好”牛奶、“六个核弹”核桃乳、“粤利粤”饼干等,到假化肥、假种子、假农药等,假货一度层出不穷。近期,国家出手整治农村“三无”食品,市场监管总局、公安部、农业农村部、商务部、中国全国供销合作总社五部门,联合部署农村假冒伪劣食品专项执法行动,村民可通过12315举报热线进行举报。

“相比过去传统农贸市场的假货,如果网购遇到所谓的假货,反而更加容易追溯。”武拉平表示,在互联网大数据时代背景下,每一笔线上交易都可以做到溯源,也更加容易控制。大数据可以抓取任何企业的信息,信息越来越透明,特别是想做大的企业都顾及质量和品牌。

农村“新消费”,依靠农村“新基建”

2035年,我国将基本建成现代化,到时候,现代化农村是什么样子?城乡差距是否会完全消除?

“在现代化建设过程中,农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再过15年,城乡差距将进一步缩小,但我们城乡的收入和消费差距不会完全消除。”武拉平认为,收入决定消费,同时消费受理念影响。目前来看,城乡收入的差距还是较大的,虽然未来这一差距还将进一步缩小,但城乡收入差距完全消除也是不可能的。

武拉平分析,目前我国农村人口占比约40%,但第一产业占我国GDP的7%,城镇人口占60%,创造93%的GDP,收入和付出应成正比,单从这方面来看,城乡收入就不可能完全持平。“在经济学上讲,收入是消费的函数,收入差存在,消费差距也就存在,但中国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决定了政府将通过宏观调控,逐步缩小城乡居民之间的差距。”

内蒙古乌兰察布化德县农村小卖部。新京报记者 耿子叶 摄

武拉平多年研究中国农村经济问题,关注农村新消费和缩小城乡差距,他建议,农村“新基建”是农村地区“新消费”的前提和重要条件,一方面,政府应积极推进数字乡村建设,加快农村信息高速公路建设的力度,推进农村互联网普及和数字化建设;另一方面,政府还要积极加强农村物流体系建设,为网上交易、电子商务打通“最后一公里”。

多年来,我国农村居民的消费积极性不是很高,与医疗、养老和失业等社会保障体系不健全有关。在目前经济疲软背景下,政府还应进一步推进农村社会保障体系改革,解决广大农民的后顾之忧。

此外,政府还需加强对农村低收入群体和贫困人口的扶持力度,向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低收入群体发放消费券,既能刺激消费,又能改善生活。另外,在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背景下,我国曾推行“家电下乡”,既改善了广大农民的生活条件,又缓解了家电企业的库存压力,目前政府也可以试点对一些耐用消费品购置进行补贴,刺激农村耐用消费品市场,促进农村消费。

新京报记者 耿子叶

编辑 张树婧 校对 危卓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