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骂过我、欺骗我,让我的病情不断在恶化。”26岁女护士邓琳琳(化名)在副院长陈某家楼顶死亡引发了广泛关注。受害家属表示,不接受赔偿,希望陈某依法受到严惩。
独生女、护士、副院长家楼顶、上吊自缢……26岁的安徽郎溪女护士邓琳琳(化名)的死亡,令人痛心,也将这个女孩痛苦而又短暂的一生,展现在人们的眼前。
10月14日,安阳省郎溪县人民医院女护士邓琳琳在副院长陈某家楼顶死亡。警方判定为自杀。11月16日,郎溪县卫健委通报:涉事副院长已被免职,县纪检委介入调查。女护士父亲称,女儿去年10月曾遭到陈某强暴,后发展为情人关系。去年11月曾为其堕胎,后出现抑郁状态。出事前两天还曾遭到陈某及其妻子的殴打。
没等到人的晚餐
邓先生是晚上8点知道女儿出事的消息的。
邓琳琳的上班时间是早上7点到下午4点半。10月14日早上,她和往常一样洗漱、化妆、通勤。邓先生以为这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而也就是这天,他的女儿——邓琳琳,选择结束了她年轻的生命。
到了下班时间,邓先生做好了饭菜,等待着邓琳琳共进晚餐。打电话没人接,发微信没人回。以为女儿去了美容院做面膜,邓先生也没有过多担心。直到6点半,电话和信息还是无人回应。邓先生有些慌乱,询问医院才知道女儿并没有去上班。他查看监控发现:邓琳琳上午6点40分左右进入了副院长陈某所在的小区。而且在7点01分上到楼顶之后,就再也没有下来。
在副院长朋友程某的帮助下,邓先生见到了自己双腿跪地,脖子被绳子吊死的女儿。伤心过度的邓先生随即晕了过去。
警察是晚上8点左右赶到的。警方告诉邓先生,现场没有打斗痕迹,初步判定,邓琳琳是自杀。
多次被殴打
在女儿身亡后,邓先生在家里发现了女儿的遗书。在遗书中,邓琳琳写道:“我这次真的扛不下来了,对不起妈妈,从打胎的那一段时间里,陈某他无数次地欺骗我,我总以为,每个人都是有良知的。在这段时间里,他骂过我、欺骗我,让我的病情不断在恶化……我太爱他了,也太恨他了,恶魔总是在吞噬着我。”
据了解,邓琳琳出生于1994年,是家里的独生女。卫校毕业后便进入郎溪县人民医院工作。由于之前在外地上学,父亲觉得“工作还不稳定不要恋爱”。据父亲邓先生透露,在陈某之前邓琳琳并没有过恋爱经历。
据邓先生透露,去年邓琳琳与陈某其实就有所交集。2019年9月,在宣城文源山庄,陈某借职务之便将邓琳琳灌醉并实施了强奸。在陈某“说出去咱俩工作都保不住”的威胁下,邓琳琳没有报警。随后陈某不断哄骗邓琳琳,二人成为了情人关系。去年11月,邓琳琳还曾为陈某打过一个胎儿,流产报告被陈某当场撕毁。
据邓琳琳表弟张先生透露:在邓琳琳打胎过后,陈某妻子有了二胎,夫妻关系缓和。此事之后,邓琳琳多次遭到陈某及其妻子的殴打和言语侮辱,并患上了抑郁症。
就在事发前两天,邓琳琳还再次遭到了殴打。10月12日,邓琳琳去陈某办公室拿药时,与陈某产生了激烈的言语和肢体冲突。陈某打电话叫来了妻子,陈某夫妇再次殴打邓琳琳。10月13日,公安机关对陈某进行了罚款处罚。
陈某:“我已经麻木不仁了”
正观记者搜索郎溪县人民医院的主页发现:陈某于2002年毕业于皖南医学院临床专业,是该院的副院长,耳鼻咽喉科主治医师。11月16日,被郎溪县卫健委通报免职。
在邓琳琳和陈某的聊天记录中,正观记者注意到:在邓琳琳提到她曾为其打胎时,陈某回应称“我老婆打过3个,以前的女朋友也有几次,我已经麻木不仁了。”
该事件的实际情况,正观记者曾多次致电陈某本人,但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致电郎溪县人民医院,一名工作人员回应称:“县政府网站上有处理结果,医院正在积极配合调查。其他不方便透露。”
家属:希望依法受到严惩
邓先生是在今年疫情期间知道女儿和陈某的关系的。因为对方岁数大加上有家室,邓先生并不支持女儿和陈某交往。邓先生告诉正观记者,陈某以“自己与妻子不和”、“想要和邓琳琳组建家庭”为由,哄骗邓琳琳与他交往。
由于没有看到书面的检查结果,也没有尸检报告。邓先生对自己女儿自杀的事情始终无法相信。邓先生请求过查看监控,但对方以“没有律师无法查看”为由拒绝了。他也向卫健委、县政府、刑警队等各个部门举报,但信访局的工作人员回应称:“这个不归我们管。”
据了解,陈某的律师已经和邓先生的亲属商量赔偿事宜,数额从开始的三五万元,谈到现在愿意赔偿三十多万。但邓先生表示,“不接受赔偿,希望他依法受到严惩。”
正观见习记者 杨泽雅
编辑:石闯
统筹:石闯
举报/反馈

正观新闻

3733万获赞 64.8万粉丝
郑州报业集团旗舰新媒体平台
正观新闻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